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武侠行 > 第七十一章 武林大会
    转眼一个多月后。

    这趟镖顺利送到了指定地点,交给了指定对象,也拿到了相应报酬。

    一行人在当地城里休息一晚后,次日轻车快马,赶上了回家的路途。

    这些天来,铁开诚的见识增长得很快,基本已弄清了这个江湖的格局,自认有了独自踏入的资本。

    “听说了吗,四大世家八大门派开了个会,通过了由慕容世家提议的武林大会,近日正准备筹办中,凡是三十岁以下的江湖人都可参与,得到头名的话,奖励丰厚,光黄金就有十万两。”

    在一处酒楼吃饭时,隔壁桌的几位散侠模样的客人津津有味地聊起了近日江湖上的一件大事。

    铁开诚嘴角浮现一抹笑意。

    武林大会可并不常见,一般是在武林盛世时举办较多,但基本也都是十几年一次,少的话几十年一次。

    没想到他初入江湖,就遇上了,运气还真不是一般地好。

    纵使以他的实力,得不到什么排名,可去见识一番,那也是蛮有滋味的,毕竟难得一见。

    “宋叔,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铁开诚忽开口道。

    宋化天一愣,接着反应过来,那怎么行?

    铁开诚若有个闪失,红旗镖局怕就得散了。

    毕竟铁中奇年岁已大,支撑不了多久,若连唯一继承人都死去,还不得伤心死?

    “不行,少主必须跟回去,到时若想再出来,还是得有总镖头的首肯才行。”宋化天坚决反对。

    见其这副模样,铁开诚一点都不恼,反而胸有成竹道:“宋叔应该知道,家父早已允诺我可独自闯荡江湖,他的连环剑法我练成了,内功也练成了,实力在二流高手中,应该还不错,如果这个实力都不能闯江湖的话,那些粗通拳脚工夫的大汉岂不是得回家绣花?”

    这番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顿时引起了方才议论武林大会的那几名散侠的怒火。

    “小子,你说什么呢?老子碍着你了,找死不成?”这几人当即站起身来,手里提了柄大刀。

    宋化天眉毛一皱,正想出口训斥这几人,不料铁开诚摆了摆手,摆出一脸笑容道:“从小读书少,真不知死字是怎么写的,几位如果知道,倒是可以教教我。”

    这几人中一个阔鼻大汉道:“原来如此,得勒,你且看好了,洒家这就教你。”

    说罢一脸嘿嘿怪笑,抬起刀就朝铁开诚的头砍来。

    然而,他的刀还没砍落,脖子上却已架了一把出鞘的带着寒光的剑,他还没仔细去看那把剑,人就被一脚踢飞了出去。

    这个阔鼻大汉摔倒在地,腹如绞痛,在地上翻来滚去。

    其他两人见此,不禁面如土色,冷汗直流,忙抱拳告罪不已:“小的有眼无珠,还请少侠饶命。”

    没办法,实力差距太大,都没看清如何出的手,小命就已捏在了人家手心里,随时不保。

    “滚吧。”铁开诚淡淡说了声,看都不看一眼。

    待几人滚得没踪没影,宋化天神色几分认真地开口了:“少主实力确实不俗,假已时日,成为高通那等顶尖高手也是指日可待。可是,现在少主毕竟年轻,在江湖上,年轻可不是好事,因为死的年轻人,的确不在少数。”

    “是么?可你也知道,我并非普通的年轻人,连高通那等顶尖高手尚且都拿我无可奈何,更别说其他人了。”铁开诚气定神闲地笑了笑。

    宋化天不说话了,因为这的确是事实。

    一剑穿心高通,对少主动了杀心,却连一剑都刺不出来,不但没刺出一剑,连杀心都生生收了回去。

    这,或许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良久,宋化天吐了口气,说道:“知道劝不回,但确实也落心不下。少主应该知道,我跟随总镖头时间不短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情谊。宋某可不想看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少主要闯荡江湖,却也不是不可以,但需得有人保护才行。”

    铁开诚默然了一会,最终点了点头,宋化天跟随铁中奇的时间岂止是不短,甚至比他的年龄还要大些,他叫声叔,都是应该的。

    “不过,人不要太多,两三人足矣。”

    “可以,那就,宋某和胡镖师吧。”宋化天松了口气。

    “宋叔?我岂敢?还是换一人吧。”铁开诚有些不好意思劳驾。

    “还真非我莫属了,换其他人,不但我不放心,总镖头亦不放心。”

    最终敲定了事情。

    午饭后。

    原先押镖的一批人,分成了两批,大部队回去复命,小部队三人,牵离而出,朝东方驾马奔驰而去,一路掀起滚滚烟尘。

    烟花三月下扬州。

    现在,正是三月份。

    烟花,耀眼而夺目,不就是那些想要成名的江湖人吗?

    所以,武林大会的地点,呼之欲出,就在扬州。

    一路之上,铁开诚碰到了许多江湖人,里面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名门正派的弟子鲜衣怒马,衣袂飘飘,悬一柄剑,神色颐指气使。

    武林世家的子弟,车马豪华,一路仆丛伺候,打手跟随。他们的剑是华丽的,镶着明珠,车马里还有女人如清铃般的欢笑声。

    而那些游寇盗贼,面相凶恶,或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或缄默其口不发一言,如个木头人,却无人敢靠近,或是打家劫舍肆意掳掠引得人神共愤。

    至于那些游侠浪子,则是单枪匹马,风尘仆仆,一脸倦容,唯有一双眼睛是亮堂的。

    ……

    总之,这一路上,周宁看到了不少江湖人,有隐士,有侠士,有大盗,有小贼,有翩翩少年,亦有佳人如梦,有酒肉之徒,亦有温玉公子……

    而他,只不过是这百千人里,看起来很寻常的一个。

    不过,他看起来很寻常,却有不少人在茫茫身影里看到了他,并且找到了他。

    “在下司徒镜,乃江西司徒世家子弟,请问阁下高姓大名?”一名华服青年走了过来直说道。

    “在下上官无浪,这位小兄弟,不知可愿结伴而行?”一个背负一杆长枪的冷峻青年不动声色地到了近前道。

    “在下百珍商会的第十七分号掌柜,洛尘尘。”一名清丽柔美的少女亦款款走来,轻启贝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