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抗战最牛山寨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一枪的代价
    公路上猛烈的爆炸,就发生在摩托车的车轮下,爆炸的威力巨大,摩托车当即被炸得飞了起来,升腾起了一团火球,坐地之后就燃起了熊熊的大火,黑烟滚滚,三名国军士兵当场阵亡。

    随着爆炸声的响起,竹林里传来了激烈的枪声,接着,七八名身穿各种服装、手持武器的日本特工,从竹林里冲了出来。

    跟在摩托车后面的监狱的囚车和那辆黑色轿车,赶忙紧急刹车,险些撞在一起,一名军统人员反应极快,不等轿车停稳,他就推开车门,从轿车里跳了下来。可是,敌人的火力十分猛烈,他的一只脚刚刚踏在地上,就被飞来的子弹击中,他身上至少中了十发子弹,倒在了地上,当场阵亡。

    日本特工人员迅速地冲向公路,他们要解救囚车中自己的同伴。他们一边冲锋,一边朝着囚车的驾驶室和那辆黑色的小轿车猛烈射击,将它们打得千疮百孔,黑色轿车里的军统驾驶员,以及囚车的驾驶员和一名警官当场阵亡。

    两名狱警人员打开车门试图进行反击,也被从竹林里冲出来的日本特工当场击毙。

    转眼之间就死了这么多人,在远处观望的王锡林,心里很难过。然而,真正的牺牲才刚刚开始。

    王锡林指挥着预先埋伏的三十多名军统特工人员,朝着公路上的日本特工人员,包围了上去,双方随即展开了激战。

    眼看着军统特工靠近了公路,从案发现场的北面射来了狙击步枪的子弹,两名军统特工当场毙命,接着又是一名军统上尉中弹倒地。

    牺牲了这么多人,换来的就是樱花组织神秘枪手的出手攻击。樱花组织的神秘枪手终于暴露了他的踪迹。

    高九、周名山、贾六、宁文、宁武和李小山,事先已经埋伏在周围,他们的目标就是这名日本的狙击手。

    由于事先无法知道日军狙击手所在的位置,他们六个人布置了一个六边形的埋伏圈,就等着这名日本狙击手开枪射击暴露自己的目标。

    贾六埋伏的位置是在正北面,高九埋伏的位置是在贾六的东北面,为了避免日本特工发现,他们只能布置一个很大的包围圈,距离案发的现场全部都在300米以外。

    战斗打响以后,高九在距离340米之外发现了那名日本特工。这是一个穿着风衣带着鸭舌帽,中等身材的男子,他手持狙击步枪,正在射杀冲向公路的军统人员。

    高九原本想悄悄接近这名日本特工,为了阻止他继续杀伤那些军统人员,他只好朝着这名日本特工开了一枪。为了抓活的,他只能一枪打在了这名日本特工身边的一根竹子上。日本特工受到了惊吓,匆忙朝着高九开了一枪。他十分机敏,看到有埋伏,他立刻就朝着北面逃去。

    此时,日本特工距离贾六埋伏的位置只有110米,贾六如果此时开枪,完全可以将其一枪毙命,但是为了要留下这名日本特工的活口,贾六也只能朝着这名日本特工前面开枪,阻止他逃走,同时为高九指示目标。

    在布置任务的时候,高九已经规定了他们这些人,每人只允许开一枪,起到指示目标的作用就行,然后就迅速躲避,避免被这名日本特工狙杀。贾六开完这一枪后,立刻闪身躲进了事先选择好的掩体后面。

    此时战场外面枪声响成了一片,贾六趴在地上,望着那名日本特工逃走的方向,他担心高九没有看到这名日本特工,他忍不住又朝着那名日本特工开了一枪,就在这时,一颗子弹飞了过来,贾六只觉得胸口一热,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高九正在抄近道去拦截那名日本特工,他看到那名日本特工回头开枪,就朝着他的开枪的方向望去,正好看到了贾六中弹。

    高九悲痛万分,他大吼一声:“快去救贾六!”他的声音传得很远,周名山等人即使在猛烈的枪声中,仍然能够清晰地听到。

    宁文,宁武等人虽然平时跟那个贾六拌嘴,可是听到贾六受伤,他们的心中同样十分焦急。他们不顾危险,站起身来,拼命地朝着贾六埋伏的地方奔去。

    高九不知道贾六到底伤的如何,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抓住这名日本特工。假如贾六真的不幸牺牲,高九一定会亲自将这位日本特工千刀万剐。他站起身来,朝着那名日本特工直扑而去。

    在高九开第一枪的时候,这名日本特工就已经发现了高九。高九第一枪打在了他的身边的竹子上,他对高九产生了一丝轻蔑的感觉,觉得他的枪法不过如此。当时他朝着高九开了一枪,由于距离较远,并没有击中目标,他认为也是也属正常,因此他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高九身上。

    正在此时,贾六开枪了,于是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贾六身上。此时他已经知道中了埋伏,周围应该有不少的狙击手在等着他。于是,他朝着贾六开了一枪,在看到贾六中弹之后,迅速朝着北面快速奔跑。

    日本狙击手事先早已经看好了地形,朝着提前看好的撤退路线飞奔,他已经判断出来了,他的前面就只有贾六一名狙击手,其他的狙击手距离自己至少在300米以上。他跑得飞快,心里很轻松,他对自己的奔跑速度十分自信,同时又熟悉地形,他认为很快就能够摆脱敌人的追踪了。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太乐观了,他已经感觉到有人追了上来。他回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一条人影鬼魅一般的直奔出来。

    日本狙击手从来没有见过,有人能够以这样的速度奔跑。不过,他是个经验丰富的狙击手,并没有感到慌张,他转过身来朝着高九开了一枪。

    此时他距离高九不到100米,以他的枪法,他有百分之百的自信,能够将追兵一枪毙命。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他看到追来的那人似乎闪避了一下,接着继续朝着自己奔来。

    日本狙击手今年已经41岁了,他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长期狙击手生涯,已经养成了他十分冷静的性格。然而,面对着无法理解的情况,他还是有些慌了手脚。想看着追兵越来越近,他知道自己自己继续奔跑,是无法摆脱这名追踪者的。他又朝着高九开了一枪,然后就跑向了路边不远处的一座废旧的砖窑。

    这座砖窑外面有一排房屋,后面才是砖窑。日本神秘枪手不敢钻进砖窑里面,万一被人家堵在里面,那就是瓮中捉鳖了。他跑进了一个房间里,又从后窗跳了出去,然后又从窗户跳进了另外一个房间,让高九无法判断自己到底在哪个房间中。

    此时,日本狙击手已经知道了对方是一个绝世高手,远距离的狙杀起不到任何作用。他躲在房屋的水缸后面,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随时准备在近距离给高九突然一击。

    高九追到了砖窑的跟前,他看到前面的这排房屋一一共有六间,他不知道日本特工如今在哪间房屋里面。他虽然身手了得,但是对方也是一名高手,因此他也不敢大意。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房屋,忽然有了个主意。

    这排房屋房门朝着北面,前后都有窗户,房屋的两端是一堵高墙,没有侧窗。高九来到了东面的墙壁下,蹲下身子,来到了这排房子的后面,他从窗户下面经过,然后站在了第一间房屋后墙的外面。他要用自己眼睛的红外功能,透过墙壁寻找日本狙击手的位置。

    然而,此时天气晴朗,阳光十分强烈,高九眼睛的红外功能不起作用,他略一寻思,又想出了一个办法。

    高九把狙击步枪背在了肩上,从腰间掏出了驳壳枪,左手捡起一块石头,然后双眼贴近墙壁,用石头在墙壁上敲击。高九连续敲击了4个房间,没有发现日本狙击手的踪迹。眼看着后面只剩下两个房间了,高九愈发地小心了起来。

    当敲击到第五个房间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里面有微弱的光影晃动。

    日本的狙击手就在这个房间中,高九在敲击其他的房屋时,他不知道高九要干什么,他只是躲在水缸后面,目光紧紧地钉住窗户和房门,防止高九突然冲进来。

    当高九在后窗的附近敲击的时候,他本能地将枪口转向了后窗,他的身体也产生了一些移动,就这些小小的移动,就暴露了他的位置。

    高九虽然看到了这名狙击手的位置,但是他暂时还是拿他没办法。高九要想消灭他那很简单,只要往窗户里扔两枚手雷,不怕干不死他。关键的问题是,是高九要抓活的,这个家伙很狡猾,他所在的位置,在房屋的中间偏向里面的墙壁的地方,很方便向着房门和两侧的窗户射击。高九如果想从门和窗户进去,在这么近的距离,高九的身手再高,也避不开子弹的攻击。

    高九仔细地琢磨了一下,就从后窗钻进了第四间屋子里面,此时,他就站在那个日本狙击手背后的墙壁后面。

    高九来到了墙壁跟前,他双眼紧贴着墙壁,观察隔壁房间里鬼子狙击手的动静。到了房间里面,光线没有那么强烈了,对面房间里的光影就清晰了许多。他看到那个日本狙击手的姿势,就知道他背朝着自己,注视着房门和窗户的方向。

    高九把手枪揣进了腰间,取出了两块大洋,然后用力敲击了起来。此刻他的眼睛,依旧紧贴着墙壁。

    银元敲击的声音十分清脆,虽然声音微小,但是仍然能够透过墙壁,传到日本狙击手的耳中。高九可以看到对面的光影在移动。从他的姿势来看,应该是把枪口对准了这个方向。

    日本狙击手此时已经能够判断,高九就在隔壁的房间。他不知道高九要干什么,他猜测了一会儿,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于是轻轻移动脚步,将耳朵贴在墙壁上,想听听高九到底在搞什么鬼?

    高九等的就是这一刻,他后退了一步,抬起右脚,朝着对面的墙壁猛然踹去。

    房屋之间的墙壁只有一砖厚,也就是十几公分,高九的力道何其猛烈!只听“轰”的一声,墙壁就被踹出了一个大洞。日本的狙击手被猛烈的撞击,撞倒在地上,顿时就昏了过去。

    高九从墙壁的洞口里钻了过去,他仔细的检查了他的领口,却没有发现有用来自杀的氰化物药丸,又检查了袖口等位置,也没有发现类似的东西。高九略一寻思,就明白了其中的缘故。这个樱花组织的狙击手,是个十分自信的家伙,他相信自己不会失手,因此不会做这方面的准备。

    高九直接摘掉了这家伙的下巴,就这样还不放心,又撕掉他的一只衣袖,塞进了他的嘴里,然后又将他的手脚仔细捆好。好不容易抓了个活口,不能让他在自己的手中出事儿,把他交给军统,死爱活就跟自己没关系了。

    高九捡起了日本狙击手的那支狙击步枪,背在了自己的肩上,一只手抓着他的腰带,提起这个特工,朝着公路上飞奔而去。

    宁文,宁武等人飞快地跑到了贾六的身边,看到他倒在血泊中,个个悲痛万分。他们都跟高九学过包扎止血,他们的背包里也随身携带着绷带和止血药,急忙替贾六包扎好伤口,然后将做了个简单的担架,将他抬到了公路上。

    王锡林看到这种情况,急忙让人把车开了过来,将贾六送往城里的医院。

    在车上,宁文把贾六抱在怀里,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宁武和李小山同样是泪流满面,他们不停地呼唤着贾六的名字,尽可能保持他意识的清醒。

    此时在公路上,王锡林正在指挥着手下清理现场,他正在担心高九是否能抓住那名日本特工,就看到高九飞奔而来,高九人还没有到跟前,急切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我兄弟贾六怎么样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来到了王锡林到面前,他松开手,将日本狙击手扔在了地上,继续问道:“贾六怎么样了?”

    王锡林看到高九眼中含泪,一脸焦急的样子。他赶忙说道:“我已经派车把他送往医院了。”

    高九看到监狱的囚车仍然是完好的,他就驾驶着囚车,朝着城里狂奔。

    王锡林望着高九的背影,心中感慨万分。他不仅仅感慨高九超凡的身手,更加感慨高九对自己手下兄弟的那一番情意。他想想军统里面的人情的淡薄,再看看躺在地上的,这些毫不知情的牺牲者们,他心里真不知是什么滋味儿。

    今天的这一场战斗,是从高九提供的一份情报引起的。

    在原本的历史上,1938年6月16号,一名日本樱花组织的被捕的特工人员,在从武汉第一监狱,转运到军统黄家岩看守所的路上,遭遇了日本樱花组织的袭击,军统方面三名特工人员、11名国军士兵、以及武汉第一监狱的六名狱警全部牺牲,日本樱花组织的特工人员被成功救走。

    根据现场的勘察,当时在公路上发生了预先埋设的炸药的爆炸,当时在前面开道的不是摩托车,而是一辆卡车,卡车被炸毁,上面九名负责押运的国军士兵、驾驶员和带队的军官当场阵亡,三名军统人员和两名狱警被狙击步枪狙杀,4名狱警被近距离射杀,死亡的现场留下了一枚樱花的印记。

    这起案件一直到武汉陷落,军统方面仍然没有破获。

    这是高九在军统的秘密档案里,查找出的资料,高九跟王锡林等人,利用这个事件,布置了这场反伏击战。成功地抓获了日本樱花组织的一名高级特工,并且阻止了,先前被抓获的那名樱花组织的成员逃脱。可惜的是,仍然有许多国军士兵、狱警人员以及军统人员,死在了这起袭击事件当中。在这些押运人员当中,没有一人是知情人,他们全部都是引诱樱花组织神秘狙击手出手的诱饵。

    对于这些人员的牺牲,无论是王锡林还是高九,也都是无可奈何。当然了,这次少死了不少人,这些人的牺牲比起历史上来说,意义重大了许多。

    这些人用他们的生命,换来了日本樱花组织一名高级特工被捕,八个普通特工被杀,还阻止了那个日本特工被营救出去。对于日本樱花组织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可以挽救更多抗日将士以及无辜百姓的伤亡。

    战争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数的人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为了牺牲品。

    运送贾六的汽车是周名山驾驶的,城外道路的状况十分糟糕,他为了减少路上的颠簸,车速不可能开的太快。

    此刻,贾六的心跳越来越微弱了,他双目紧闭,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宁文、宁武和李小山失声痛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