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魔宠的黑科技巢穴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兽卵
    打开的屏幕画面里,曹延首先看见的竟是一只只亡灵。

    有最常见的低阶亡灵,也有少见的亡灵射手,还有部分高阶亡灵,骑在魂火熊熊燃烧的骨马背上。

    它们数量惊人,就像一支军队,在古战场的薄雾里绵延远去,几乎不见边际。

    在它们前方,才是大虫子和尔萨交锋的地点。

    屏幕里出现的尔萨胸前染血,已经受了伤,看起来颇为狼狈。

    他能抵住大虫子的攻势这么久,还是凭借手中圣光璀璨的教义权杖。

    这时尔萨口中的神国经文吟诵声又急又快,不绝于耳。

    他的法典悬在身畔,随着他的吟诵,有一张书页光芒大盛,经文闪烁,弥漫出毁灭的气息波动。

    而圣徒部众显然已经撤走了,助手屏幕的画面里,并未见到他们的身影。

    画面里的亡灵是哪来的?

    曹延有种看电影半路去上厕所,回来后发现有一段重要情节看漏了的郁闷。

    好在还有解说员在线,可以补救一下。

    曹延问侍从们:“刚才发生了什么,战场附近怎么出现这么多亡灵?”

    “老板你回去这段时间,之前在骨山战场上遁走的亡灵妖巫又出现了。这些亡灵是它凭借君王的魂焰波动,召集驱策前来送死的炮灰。

    这些亡灵没有智慧,不知畏惧,之前还对尔萨和大虫子展开过冲击,可惜被大虫子吐出的岩浆焚烧融化,没能形成多少威胁。眼下亡灵徘徊在战场周围,妖巫应该就藏在它们中间。”

    桃花声音轻快:“我分析亡灵妖巫是在等机会,想再次参与神火结晶的抢夺。”

    “尔萨正在催动的,是他法典里封存的某种神术。”

    这次是戴唤雨通过助手屏幕,告知曹延战况的变化:“封存神术就相当于魔法卷轴,可以提前封存杀伤力很强的神术。使用封存神术,通常就是法典中的压箱底手段了。”

    曹延沉吟了片刻,转开话题问:“那些圣徒部众怎么样了?”

    “有接近半数被大虫子所杀,损失惨重。要不是尔萨被迫出手迎战,很可能会全军覆没。余下的圣徒部众分散撤离了……奥赫已经重返古战场,去追杀落单的圣徒了。”桃花道。

    由于圣徒部众和尔萨一样,都有神国教会人员的气息,所以曹延判断,大虫子气急败坏的追逐尔萨,想要抢夺神火结晶,遇上和尔萨气息同源的圣徒部众,肯定是要弄他们的。

    圣徒部众果然吃了大亏,估计这次是彻底凉了。

    此刻尔萨打开的法典封存页面内,不时浮现出一枚枚经文字符。忽然有一缕刺眼的白光,毫无征兆的从中穿出,直射尔萨对面的大虫子。

    锵!

    炼狱守护兽的六颗脑袋中,有四颗同时张嘴,吐出君王级的领域光环,和白光发生碰撞,抵消了其破坏力。

    然而尔萨身畔的法典书页内涟漪又起,这次从封存的神术页面竟然探出一只白皙如玉的手的虚影。

    其掌心推送出一枚经文,直冲高空。

    轰隆!

    那经文在空中炸散,流光绚烂,牵引诱发出一道道的淡金色闪电,交织成柱,倏然轰落。

    “神罚闪电。”曹延隔着屏幕忖道。

    那电柱从空中劈下,迸射出电弧无数,落在地上,将地面劈的千疮百孔。

    战场附近那些亡灵,但凡被闪电波及,顿时就崩散成粉,转眼便灭杀亡灵无数。

    曹延通过屏幕,盯着那只法典中释放出神罚的手的虚影。

    这手是谁的,通过封存的神术,就能催发如此强大威力的闪电!

    大虫子头颈高昂,巨尾如匹练横空,风暴相随,抽打迎击着劈落的闪电。

    那一方天地,六头昂扬的炼狱守护兽与闪电相抗,展现出神话般的战斗场面。

    戴唤雨:“老板,封存在尔萨法典里的神术,有可能是审判所三巨头之一的某个存在。天上的闪电叫神罚礼赞,能将这种神术封存起来,尔萨自己可做不到。”

    通过屏幕,能看见尔萨在闪电劈落的一刻,立即抽身后退,摆脱了大虫子的纠缠,身形闪灭,远离而去。

    战场上,闪电的威力逐渐减弱,大虫子身上多处鳞片龟裂,鲜血横流。

    它发出痛苦愤怒并存的吼声,向着一个方向疾行而去。

    “大虫子又追上去了,看来它和尔萨这番纠缠一时半会不会有结果…”

    曹延和桃花、戴唤雨又交流了几句,便关掉屏幕,这才看向吉格拉尔和宾索带来的影像,凝神研究起来。

    远古时期的元素力量应用,和现有符号学体系虽然差异不小,但内在的道理相通。符号学掌握到了曹延的层次,早就到了通过现象来解析本质的地步,因此他才敢夸下海口说一晚上就能研究出结果。

    ……

    远古大陆。

    当尔萨和大虫子相继远去,地面上在闪电下幸存的亡灵,也陆陆续续的追在他们身后消失。

    这片地域变得安静下来,了无生机。

    然而在上方的高空中,有一团浓重的云朵缓缓侧分,露出了藏在云层上的几道身影。

    几人站在一头漂浮在巨型水泡中的大型虎鲨背上,却是深海国度的队伍。

    他们在不久前骨山之战发生时,感应到了大陆深处的震动,通过开启魔法传送的方式,来到了大陆深处。

    刚才尔萨和大虫子的交锋,深海国度的人凭借水魔法聚敛云气,躲在空中俯瞰,旁观了整个过程。

    “被那只六头君王魔兽追赶的人,是神国教会的审判长吧?”

    虎鲨旁的虚空中,还停着一台垂挂珠帘的车辇,有清冷的声音从中传出。

    “是。”有人躬身回应。

    “我们继续跟上去看看。”车辇内的声音说。

    ……

    时间转瞬,一晚很快过去。

    曹延忙到凌晨才睡,天蒙蒙亮时,睡眼惺忪地起床。

    不久之后,他在协会临时营地的主帐幕内,重新和吉格拉尔,宾索等人会面。

    “怎么样?我们带来的东西破译出结果没有?”吉格拉尔和宾索满怀希冀。

    曹延微微点头,顺便打了个哈欠。

    吉格拉尔二人大喜,“既然有了结果,曹延你给我们讲解一下,我们还赶着回去。”

    宾索挥了下手,身后有一个随员取出一个黑色的方块形小盒子,只有巴掌大小,递给了曹延。

    “盒子里便是我教圣兽多摩加狄的幼卵,曹延你先看看。”宾索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