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园修仙武神 >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战技还是功法?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陆遥、离疆、林嘉仪和小道士文宣一起去了林荫天下庄园。

      这一次,他们依然是在十二祖巫铜人像广场交手。

      “识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小子的天赋果然是不凡,短短数日不见,境界比之前又稳固了不少啊!”水流云一见到陆遥,上下打量了几眼,便笑着说了一句。

      “多谢!”陆遥面对水流云,虽然很不想说出“谢”这个字眼,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实力境界之所以能够如此快的提升,确实是“拜”水流云所赐。

      “行了,我知道你说这个谢字很不情愿,我也不勉强你。”水流云一眼就看出了陆遥的小心思,笑着说了一句,随后道:“今日一战,你是打算一个人呢,还是打算和那位姑娘一起?”

      “……”

      陆遥被水流云一语点破,心里疑云陡然升起。

      他是怎么发现的?

      猜的?

      还是?

      陆遥惊讶,林嘉仪自然是更惊讶,陆遥和水流云交过手,自然清楚他的恐怖,但林嘉仪没有和水流云交过手,她不明白水流云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人们都知道臭豆腐闻起来臭,但真正敢下口去尝试的人并不多,只是,一旦这些人尝上一口,没有几个人会不喜欢他。

      有些东西不亲身经历,是很难做出判断的。

      “怎么,现在了还打算和我保密?”水流云笑着说了一句,见陆遥依旧不说话,笑着摇摇头,道:“如果我没猜错,那姑娘是个神箭手,而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来看,应该是属于那种传说中极为罕见的冰心体质吧?”

      这番话,陆遥和林嘉仪更加震惊。

      水流云笑了笑,继续道:“据我所知,放眼整个修仙界,能够最大程度掩盖她身上那股冰冷气质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谷梦天的天心阁了。”

      陆遥和林嘉仪更更更加的震惊了,这水流云就好像是调查过林嘉仪一般,什么都知道。

      可是,这似乎又不太科学,关于林嘉仪在天心阁修炼的事情,这个世界上知道的人并不多,哪怕是最初发现林嘉仪体质特殊的欧阳云峰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水流云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哈哈!”水流云笑了笑,看向林嘉仪,道:“姑娘,把你的冰晶神弓拿出来让我看看,也让我见识一下谷梦天的冰晶神弓到底有多厉害,如何?”

      陆遥什么话也没说,回头看向了林嘉仪。

      林嘉仪虽然是个女孩子,但她的骨子里有着一种不属于绝大多数男子的执着和倔强,亦如她特殊的体制一样,虽然震惊,但她的一举一动却都是十分的镇定。

      只见林嘉怡缓缓的向前走来,走到陆遥身边,两个眼睛冷冷的盯着水流云,冰晶神弓赫然已经握在手中。

      冰晶神弓出现,广场上的温度似乎瞬间降低了很多。

      只是,这样的变化却超出了陆遥和林嘉仪的想想,林嘉仪的脸色终于是变了。

      林嘉仪拥有冰晶神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从为有过这样的事情发生,为什么在这里,冰晶神弓会引起如此巨大的变化?

      “好弓,真是一把好弓,冰晶神弓配和冰心体质,真是旷世绝配,好!”水流云看着林嘉仪的手中的冰晶神弓打量片刻,忍不住大声夸了一句。

      陆遥虽然不知道水流云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但是他敏锐的发现了一个问题。

      随着水流云的这一番话,自己和林嘉仪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

      这就彷佛是从侧面印证了一句老话。

      不战而屈人之兵。

      尚未交手,水流云已经从气势和心态上占据了优势。

      陆遥不想让势头再这么继续下去,冷冷的道:“我们也不相瞒,今日一战,我和嘉怡联手,你可敢迎战否?”

      “好,正合我意,今日就让我领教一下冰晶神弓的威力!”水流云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了陆遥一眼,顿了顿,才大笑着说道。

      “得罪了!”

      陆遥可不管什么厚道不厚道,对付水流云这种高手,每一个细节他都要十分的注意,尤其是在之前已经吃了暗亏的情况下,更是容不得他讲那些没用的东西。

      话音未落,陆遥已然出手,这一次,虽然依旧是推云手起势,但他的手臂上却是浮着一层淡淡的蓝光。

      那正是上一次交手之后陆遥融合的劫雷之力。

      如今,他已经可以纯属的运用了。

      陆遥出手便是四毫不留情,水流云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也不与他正面碰撞,身形一闪,退出七八步去。

      “咻!”

      既然这一次是陆遥和林嘉仪联手作战,陆遥已经发动了攻势,林嘉仪自然没有犹豫的必要,当她看到水流云向后闪躲,立马拉开冰晶神弓,体内仙力凝结成箭,瞬间射向水流云的方向。

      “好箭法!”

      林嘉仪冰晶神弓射出的仙力之箭好似长了眼睛,如影随形,水流云立刻又是变化了方位,只不过,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慌乱,甚至还不忘夸上一句。

      一击未中,陆遥立刻又是第二招使出。

      这一次,陆遥直接动用了体内精纯的金属性仙力,仙力透体而出,彷佛是凝实成了一柄隐形的利剑,刺向了水流云的胸前。

      “好,再闪躲下去还让你们两个小辈以为我怕了你们!”水流云大喝一声,身上突然爆发出一层耀眼的白光,不退反进,朝着陆遥冲了过来。

      “他这是打算硬扛下我的这一剑吗?”陆遥被水流云这大胆的举动吓了一跳,心中暗道。

      陆遥如今体内已经练出了四种属性的仙力,分别为金木水火四大属性,唯独缺了木属性尚未修练出来,这四种属性中,又以金属性的仙力最为刚猛和霸道,这又是他全力一击,并不是那么好硬抗下来的。

      在陆遥看来,最好的应对之策乃是避其锋芒。

      陆遥也是按照这个料想而谋划着下一招的对策,他本打算当水流云闪躲的同时再祭出水属性的仙力,迫使他落入下风。

      但怎料水流云好似看穿了陆遥的心思似的,放弃了闪躲,而是选择了正面硬刚。

      “好吧,既然你想要正面硬接下我这一招,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水流云的举动深深的激发了陆遥的斗志。  “破!”

      一声暴喝,毫不犹豫的刺向了水流云的胸前。

      “咔嚓!”

      可是,下一刻,陆遥彻底的傻眼了。

      只听到一声金属被折断的声音传来,他那金属仙力凝结的剑气不仅被水流云硬生生的扛了下来,还被对方直接给撞得四分五裂。

      “小子,看好了,这次轮到我进攻了!”

      陆遥被水流云的破解招式给震惊了,但此时的水流云却丝毫不给陆遥想明白的时间,一声轻喝,一对蒲团大的拳头直冲着陆遥的面门而来。

      “不好!”

      “不好!”

      陆遥和林嘉仪心头皆是一怔,来不及思考,陆遥下意识的向旁边一闪,同时使出了无字天书上的精神攻击之法,而林嘉仪则又是弯弓射箭,一箭直冲水流云眉心射去。

      “好小子,竟然精神力也是如此不俗!”

      这一次,陆遥情急之下使出了无字天书上的精神攻击的功法,水流云也是颇为震惊,不过,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水流云倒不至于慌乱。

      右手变拳为掌,随手一甩,便将林嘉仪射出的仙力之箭给挡在了身前,不能使其再进一丝一毫,同时,一声怒吼,直接是将陆遥的精神攻击给破解了。

      “这是什么招式,河东狮吼吗?”

      陆遥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用这种怒吼的方法来破解他的精神攻击,再一次被水流云的手段给震惊了。

      劫雷之力奈何不了他。

      金属性的仙力更是破不开他身体表面的那层白光。

      如今连精神力攻击都被他以这种怪异的手段给破解了。

      陆遥只好使出了他的离火金瞳。

      两道犹如来自太阳的灼热金光从陆遥的眼中迸射出来,朝着水流云射去。

      “好小子,手段不少!”水流云看到陆遥的这一招,忍不住又夸了一句。

      此番战斗,水流云的功法让陆遥大开眼界,但陆遥的手段也是让水流云大加赞赏。

      “只是,你的这功法练的不纯熟,对我构不成威胁!”水流云冷笑一声,身体表面的那层白光再次光芒大作,在他面前形成了一堵白色的光墙,直接将那两道灼热的金光给挡住了。

      “我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战技,还是宝甲?”

      陆遥的攻击再一次被水流云用那层白光给挡住了,陆遥心里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开始揣测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仅能够抵挡得住自己的金属性仙力和劫雷之力,竟然还能抵挡得住自己的离火金瞳。

      “陆遥,不要分心!”

      陆遥或许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竟然在战斗的时候分了心,但一旁的离疆却是看的清楚,心里着急的同时也是大声的提醒了一句。

      陆遥为之一怔,随后立刻向后退了数丈之远。

      此时再看,他刚才所站的地方已经是出现了一个深坑。

      “好险!”

      陆遥深吸一口气,心情久久难以平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