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校园修仙武神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手刃白玉辉
      陆一谦实力不如以前,可他对于时机的把握依旧是远超常人,且他与陆遥不同,陆遥盯的是白玉辉和郑文娟两个人,而他,眼中只有白玉辉,至于郑文娟,他根本不在乎。

      陆遥因为白玉辉从郑文娟身体内抽离的那道白光而略微分神,让白玉辉找到了一线逃走的机会,但陆一谦却是察觉了白玉辉的意图,当白玉辉冲出窗口的那一刻,陆一谦以逸待劳,给了惊慌失措的白玉辉一击。

      白玉辉胸口插得那把水果刀便是最好的证明。

      对于修仙者而言,胸口要穴依然是致命的地方,陆一谦这一刀虽未让白玉辉立刻殒命,但也是让他实力大打折扣,在眼下的这种下,他再也没有逃走的可能了。

      “樊老弟,多年……”

      “你给我住嘴!”

      白玉辉面色阴晴不定,最终换上一副讨好的表情,想要去打动陆一谦,可他刚开口,陆一谦直接是一声暴喝,两眼如同要喷出火焰来一般盯着他,道:“你怎么厚颜无耻到这种程度的,你有怎么配和我称兄道弟!”

      “樊……,樊医生,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吧!”白玉辉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看着陆一谦、林嘉仪和陆遥三人自知逃走已经是不可能了,只好开启了低声下气求饶的模式。

      “……”

      “你就当我是一条狗,放了我吧,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你们诸位面前,如何?”白玉辉见陆一谦不说话,误以为有希望,立刻朝着陆一谦跪了下来,道:“樊医生,您当年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一马吧!”

      “啊!”陆一谦看着面前如同一条狗一样摇尾乞怜的白玉辉,仰天大啸一声,许久之后心情稍稍平复,冷冷的看着白玉辉,道:“白玉辉,你真是一条狗,不知廉耻的哈巴狗,忘恩负义的野狗!”

      “当年我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如何回报我的!”陆一谦冷冷的道:“你回答我!”

      白玉辉身子一颤,低着头不敢看陆一谦,颤颤巍巍的道:“当年是我不对,当年是我害了你,害了你全家,但我也是被人蒙蔽的,你要相信我啊!”

      “哈哈,可笑,你凭什么让我相信你,难道你觉得我还可能相信你的鬼话吗?”陆一谦冷笑着反问道。

      “真的,我对天发誓,当年都是那个该死的陆惊天唆使我这么做的,是他让我和你套近乎,是他让我骗走了你的鬼门十三针针法,对对对,还有,是他让我杀了你全家,逼你血洗京都。”白玉辉猛地抬头,声泪俱下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他不仅让我害了你,而且为了杀人灭口,对我们白家也是痛下杀手,害得我家破人亡!”

      “……”

      白玉辉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陆一谦的表情,见他没有任何的反应,继续哭诉道:“后来我逃出生天,本打算找他报仇,只可惜等我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樊医生,你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果陆惊天现在还活着,我愿意当面与他对峙!”

      “够了!”

      这一次,陆遥彻底的怒了,一掌击出,将白玉辉打的翻了个跟头,一头撞在墙边。

      白玉辉一直打量着陆一谦的神情,却没有注意到陆遥的神情,当他诋毁陆惊天的时候,陆遥早就有了冲动杀了他,若非他决定将白玉辉的生死交给陆一谦处置,刚才就不可能只是一掌将他打翻在地那么简单了。

      白玉辉惊恐的看着陆遥,他没想到陆遥的反应竟然比陆一谦还要激烈。

      “白玉辉,你以为你把所有的事情推到老爷身上,这一切就真的无从查证了吗?”陆一谦冷笑一声,道:“不怕告诉你,你泼脏水选错了对象,老爷根本就没有死,他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上!”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陆惊天当年不是死在天门关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着,你骗我!”白玉辉说完之后有些后悔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说错了话。

      “白玉辉,睁开你的狗眼好好看看,这位就是老爷的独子!”陆一谦看了一眼白玉辉,道:“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那好,现在我来告诉你,他姓陆,叫陆遥,他的父亲正是陆惊天!”陆一谦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

      “不,这不……”

      白玉辉想要狡辩,可是此时他突然从陆遥的身上看到了当年那个杀神一般的陆惊天的身影,他终于知道,自己这一次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拿命来吧!”

      陆一谦已经懒得和他再废话了,从身后掏出一把菜刀,朝着白玉辉的脖颈处砍去。

      修仙者生命力强大不假,但若是被人把头砍下来,也没有存活的道理。

      “休想!”

      陆一谦的动作太快,来的太突然,陆遥反应过来刚要出手,却已经是晚了一步,陆遥从陆一谦的身后看到了白玉辉狰狞的面孔,以及那一声不祥的信号。

      “噗!”

      “啊!”

      下一秒,两个不同的声音传出。

      陆一谦握着菜刀的右臂被齐肩折断,一口鲜血喷出,可他却是一个字也没说,一句疼也没喊,反倒是白玉辉一声惨叫。

      那把菜刀不偏不倚的划破了他的喉管,插在墙上兀自颤抖。

      “不,这不可能……”

      白玉辉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慌乱,血沫子从嘴角,喉管出溢出,一句话都没说完整便一头栽了过去。

      陆一谦积蓄了近二十年的仇怨,终于是发泄出来了。

      这一刀,他等了足足二十年。

      陆一谦看着白玉辉死去,终于是长出一口气,微笑着回头看着陆遥和林嘉仪,有些吃力的道:“陆遥,谢谢你!”

      “干爹,你先不要说话了,我来替你疗伤!”陆遥虽然可以理解陆一谦此时的心情,但是他更关心陆一谦的伤势。

      白玉辉一掌拍断了陆一谦的整条右臂,虽不致命,但也绝对是疼痛难当。

      “不必了,这条手臂就让他断了去吧,大仇得报,我也没有什么未了的心事了!”陆一谦阻止了陆遥为自己疗伤,微笑着说道:“手臂虽然断了,但我的心却完整了!”

      “干爹,我……”

      陆遥还想再劝劝陆一谦,毕竟以他的实力,虽然不能保证立刻让陆一谦断臂重生,但起码能够暂时的保住一线希望,等回到了云中阁,与离疆商议之后或许会有办法。

      可他刚开口,陆一谦就再次拦住了,只听陆一谦道:“陆遥,干爹这么多年没有求过你什么,这个小小的要求你就满足我吧!”

      “干爹,白玉辉是个用毒的高手,让我给您检查一下伤口,是不是有什么不妥?”陆遥见陆一谦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知道自己再坚持也没用了,不过他还是有些担心,想要检查一下伤口再说。

      “呵呵,傻孩子,你忘了,我虽然如今实力大不如以前,但我毕竟是一名医者,用毒,我不比他差。”陆一谦笑了笑,道:“我自己的身体情况我自己知道,你就不要再说了!”

      “……”

      陆遥的确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了。

      “你们俩陪我去个地方吧!”陆一谦看了一眼已经死绝的白玉辉,回头看着陆遥和林嘉仪道。

      “嗯!”陆遥和林嘉仪异口同声地应了一声。

      白玉辉和郑文娟都已经死了,陆遥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现场,将白玉辉和郑文娟的尸体受尽了金戒空间,扶着陆一谦一起离开了。

      陆一谦说的没错,他虽然如今实力不如从前,但他毕竟是医者,自己处理了自己的伤口,左手托着右臂,三人一起离开了温泉山庄。

      ……

      ……

      燕京市区北方向十几公里的地方,有一处没人看守,略显破败的公墓。

      这里葬着的都是一些没什么亲人的人,陆一谦带着陆遥和林嘉仪来到这里。

      “陆遥,你将白玉辉的尸体扔在那里吧!”陆一谦指了指面前连成一排的三座墓堆,道。

      陆遥什么也没说,照做了。

      “这是我妻子的墓地,还有两位是我的朋友,当年他们都是死在了白玉辉这个畜生的手中,今天,手刃了仇人,我也算是可以给他们一个交代了!”陆一谦说了一句,然后跪在墓前,痛哭流涕。

      陆遥没想到这里竟然是陆一谦夫人和朋友的墓地,看看四周的荒凉,心中甚是不忍。可是,他也知道陆一谦这么多年没有来这里,也没有修葺过这里,一定有他的用意,也不好说什么。

      “干娘,我是陆遥,今天我和干爹来祭拜您了,干爹已经亲手为您报了血海深仇,您泉下有知可以安息了!”陆遥跪倒在陆一谦的身边,磕了三记响头,道。

      “……”

      陆遥祭拜完后和林嘉仪离开了,他们将这里留给了陆一谦,将时间交给了陆一谦。

      半个小时后,陆一谦落寞的身影从远处走来。

      此时的陆一谦整条右臂都不见了。

      陆遥和林嘉仪都十分震惊,但是他们谁也没有说话。

      不用猜,他们知道,陆一谦一定是将自己的右臂也留在了这里,陪伴着自己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