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春野小农民 > 第664章 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
    “回家问你师父去吧。”
    秦小川嗤笑一声,不再搭理廖华,快速将手中的银针扎进文景林心脏右侧的穴位。
    他下手一丝不苟,速度一点也不比廖华慢,转眼间,文景林的身体已经扎进了十几根银针。
    “鬼手十三针?”廖华一惊,脱口而出。
    淡淡的瞥了一眼廖华,秦小川不动声色的说道:“不错,有点见识。”
    廖华立时感觉到脸上辣火辣烧的,这句话是他刚才送给秦小川的,没想到现在秦小川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廖华在医术上确实很有天赋,二十几岁的时候,就获得了医王大会的冠军。
    但自此之后,他开始飘飘然起来,虚荣心膨胀,目空一切,自以为老子天下第一,把师父李济世的教导当成了耳边风。
    得到秦小川的肯定答复后,廖华惊愕的望着秦小川。
    “太乙神针”和“鬼手十三针”虽然都是华夏针灸术中的瑰宝,但地位却不可同日而语。
    师父李济世曾经跟他说过,“鬼手十三针”是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鬼谷子发明的,是华夏最早的针灸术,就连赫赫有名的“太乙神针”也是借鉴了“鬼手十三针”的手法,衍生而来的。
    廖华心里有一种复杂的滋味,羡慕?有一点吧,但更多的是嫉妒。不过,在他看来,就算“鬼手十三针”是最早的针灸术,并不意味着就是最好的针灸术。
    “太乙神针”虽然借鉴了“鬼手十三针”的手法,但有句话说得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随着秦小川用银针把灵气度进文景林的身体里,平躺在地下的文景林慢慢睁开了眼睛,呼吸也平缓起来,面色变得红润了。
    几分钟后,秦小川将一根根银针拔出,拉着文景林的手,笑着说:“文总,你可以起来了。”
    随着秦小川的手用力,文景林缓缓的坐了起来。
    “哇,这么快就治好了,真是神医啊!”
    “年纪轻轻,就有这么一身逆天的医术,了不起,太了不起了。”
    在廖华看来,这些话原本是夸赞自己的,没想到被秦小川这小子抢走了。他好像吃下了一粒老鼠屎,浑身不得劲儿,咬着牙说:“秦小川,我要跟你比试医术!”
    秦小川瞥他一眼,淡然道:“我是不会跟你比试的。”
    “怎么,你怕了?”廖华叫嚣道。
    秦小川收起银针,淡声说道:“医术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比试。”
    “好,说的好。”文景林站起来,紧紧地握着秦小川的手,满脸感激的说道:“秦兄弟,客套话我就不说了,这是我的名片,以后只要有用得着我文景林的地方,尽管开口。”
    秦小川双手接过文景林的名片,笑道:“文总客气了,救死扶伤是我的职责,用不着回报。”
    “我刚才也看到了,你把那件无价之宝送给了杨教授,现在又救了我的命。我非常敬佩你的人品,不知道我能否跟你交个朋友?”文景林满脸期待的说道。
    秦小川摆摆手,道:“文总太抬举我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谈不上人品不人品的。至于说交朋友,我们已经是朋友了。文总,你说是吧。”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我就叫你小川了,显得亲热些。小川,你住在哪里,我一定抽时间登门拜访你的父母。”
    秦小川笑道:“我在京城没家。”
    “这样啊。”文景林误会了,以为秦小川还没有在京城买房子,当即把秘书叫过来,吩咐道:“在香山清琴的别墅里,给我这位朋友办理一套入户手续。”
    宁重的心脏一咯噔,“香山清琴”是京城最高端的休闲别墅,紧挨着风景秀丽的香山,没有七八千万,那里的房子根本买不起。看来文景林是铁了心要交秦小川这个朋友了。
    秦小川虽然不知道这些情况,但也明白这肯定是一份大礼,肯定不能收,当即推辞道:“文总,我不是京城人,要一栋别墅干什么?”
    “是这样啊。”文景林为难了。他只是一个地产商,除了手里的房子外,实在想不出送什么好礼物给秦小川。
    萧沁沁在萧家大院已经住腻了,而且还不时要受到爷爷萧敬腾和母亲陆雪华的说教,早就想摆脱那个家了。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机会,她眼珠子一溜,脆声说道:“哥,你下半年不是要来京城读大学了吗?”
    秦小川嗔了萧沁沁一眼,暗说是这丫头想要这套别墅吧。
    “那就最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文景林欣喜的说道:“小川,你明天去我公司总部,我会安排好的。”
    见文景林如此坚持,秦小川便也不推辞,他笑道:“既然文总如此慷慨,那我就多谢了。这样吧,为了报答文总的慷慨,我把你的心脏病彻底治好吧。”
    “你说什么,我的心脏病能够彻底治好?”文景林一个激动,又喘息了起来。
    秦小川赶紧为他渡进一丝灵气,笑道:“文总不要激动,这病算不上什么大病。只要再扎一次针,辅以汤药,不出一个月,文总的心脏病就可以痊愈。”
    文景林的呼吸很快就平静下来,感激的说道:“那就这么说定了,要能治好我的病,你就是我文景林的再生父母。”
    他自己的病情他是知道的,先天性心脏病,苦不堪言,看了很多地方也不能根治,而秦小川说能根治,这让他激动不已。
    秦小川点点头说道:“文总言重了,我明天为你施针。”
    “那我明天就在办公室恭候你了。”文景林点点头,与秘书一起上了救护车,临出门时,文景林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走了回来,问道:“小川,你的电话呢?”
    按理说,文景林已经把名片留给秦小川了,只要秦小川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打过去,就会找到文景林,文景林此举不是显得画蛇添足吗?
    秦小川明白文景林的意思,文景林肯定是担心自己不肯接受别墅,不主动给他打电话,那他就找不到自己了。
    这个文景林,还真是个有心人啊。
    秦小川苦笑着摇了摇头,把电话告诉了文景林。
    文景林记下电话,点点头说道:“小川,你别文总长文总短的叫了,我比你大,你叫我一声文哥吧。”
    “好的,文哥。”秦小川无奈的点头道。
    文景林这才满意的和秘书一起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