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惊雷 > 第一千七百三十二章 更加阴险
    宪兵队之内的羽生次郎。

    没有了气愤,现在剩下的只有无奈。

    刚开始的时候,羽生次郎是气愤的,但是现在,是深深的无奈。

    羽生次郎知道自己的办法没有错,自己审讯的思路,完全正确。

    可是谁能想到,余惊鹊居然撑下来了?

    余惊鹊每一次的死去活来,羽生次郎都眼前见证,但是余惊鹊就是不开口,你能怎么办?

    用刑?

    别逗了,大烟都不能让余惊鹊开口,你用刑有用吗?

    饭,余惊鹊照吃。

    话,余惊鹊不说。

    羽生次郎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审讯过的人里面,有宁死不屈的。

    但是像余惊鹊这样的人很少见。

    那些宁死不屈,不惧酷刑的人,都是不怕死的。

    他们可以死,但是不会屈服,甚至是他们会想办法去死。

    但是余惊鹊呢?

    余惊鹊居然不愿意死,明明知道饭里面有大烟,还吃的干干净净。

    明明每一次发作的时候,都要死要活,居然还能咬牙坚持。

    羽生次郎除了无奈,还能有什么感受?

    宪兵队里面负责审讯的宪兵,站在羽生次郎面前,觉得自己有点抬不起头来。

    这宪兵提议用大烟,刚开始的效果很好,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也只是看起来效果好罢了。

    羽生次郎没有责怪这个宪兵的意思,因为这个办法确实很好,羽生次郎觉得换十个人来,这是十个人里面,不是自己受不了自杀了,就是受不了开口了。

    像余惊鹊这样,既不自杀,又不开口的,还真的没有。

    “队长,这审讯现在怎么进行?”宪兵开口问道。

    “还能有办法吗?”

    “算了吧。”羽生次郎第一次从嘴里说出来算了吧三个字,可见余惊鹊的表现,给羽生次郎带来了大多的心理震撼。

    “要杀了他吗?”宪兵问道。

    杀了?

    杀了余惊鹊,羽生次郎总觉得可惜。

    余惊鹊明明是地下党的重要人物,不然也不可能潜伏到特务科科长的位置上来。

    现在就好比你已经到了宝库,却要空手而回的感觉一样,羽生次郎心里就是不舒服啊。

    而且余惊鹊要是自己受不了自杀了。

    羽生次郎可能还能安慰自己,余惊鹊是自己受不了死了。

    但是现在余惊鹊还受得了,还活着,羽生次郎杀了余惊鹊,这不是说羽生次郎输的很彻底吗?

    “不杀的话,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吗?”羽生次郎不甘心的问道。

    负责审讯的人说道:“队长,桑原茂吉教授,对军统开口的事情,已经搞清楚了。”

    桑原茂吉被抓了之后,是怎么开口的?

    是军统和组织一起,将桑原茂吉心里的世界,弄的崩塌掉,桑原茂吉才开口的。

    这件事情,羽生次郎也知道。

    因为这已经不是秘密了,国际上的人知道了,日本人自然也就知道了。

    “你什么意思?”羽生次郎问道。

    宪兵说道:“我们能不能将余惊鹊的信仰也弄的崩塌掉。”

    “余惊鹊现在能撑这么久,就是因为他有信仰,可是如果他的信仰没有了之后会怎么样?”

    羽生次郎也知道,余惊鹊能坚持下来,就是因为余惊鹊有信仰,精神力量强大。

    但是你怎么才能将余惊鹊的信仰,完全弄的崩塌呢。

    “你打算用怎么办法?”羽生次郎问道。

    宪兵说道:“我们其实什么办法都不用用,我们将余惊鹊放出去,放到冰城的大街小巷里面去,自然会有人,帮我们将他的信仰给弄的崩塌掉。”

    “放出去?”羽生次郎没有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办法。

    “队长,余惊鹊以前是特务科的科长,冰城的百姓都认为他是特务科的科长。”

    “甚至是他还做了很多大家看来,伤天害理的事情,如果现在余惊鹊落难了,队长觉得大家会如何对待余惊鹊?”宪兵的话,让羽生次郎心里有了一种假象。

    如果真的出现这样的场面,你说余惊鹊心里还能有信仰吗?

    你苦苦坚持的,用命坚守的,甚至是死去活来都要保持的信仰,突然被颠倒黑白了,你是什么感觉?

    羽生次郎脸上带着笑意。

    放余惊鹊出去你说危险吗?

    羽生次郎觉得算不上危险。

    因为他可以派人,盯着余惊鹊,余惊鹊如果要自杀,羽生次郎觉得也没什么,无非就是自杀呗。

    因为余惊鹊在宪兵队,同样可以自杀,只是余惊鹊不愿意自杀罢了。

    但是如果有人想要救余惊鹊,那么更好,羽生次郎觉得就是放长线钓大鱼了。

    余惊鹊现在对羽生次郎来说,没有用了。

    审讯是审讯不出来东西的,这一点羽生次郎不承认都不行。

    所以放出去,能钓上点鱼也不错。

    至于你说,有没有可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就是鱼没有钓上来,余惊鹊还被人给救走了?

    羽生次郎觉得不可能,羽生次郎会派人盯着余惊鹊,不可能给地下党救人的机会。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真的遇到了有人想要救人的情况,就先杀了余惊鹊。

    这样做的话,羽生次郎觉得是一箭双雕。

    很有可能让余惊鹊的信仰崩塌,从而让余惊鹊开口。

    其次就是,可以利用余惊鹊,钓鱼。

    如果真的能抓到其他人,羽生次郎觉得价值被余惊鹊更大,毕竟余惊鹊不开口,不表示其他人不开口。

    羽生次郎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他现在是非常理智的分析。

    关着余惊鹊没有用。

    杀了余惊鹊,没有用。

    反而是放出去,余惊鹊可能会开口,也可能钓上大鱼。

    唯一需要担心的,仅仅只是余惊鹊被人救走罢了。

    羽生次郎不怕有人来救余惊鹊,他巴不得有人来救余惊鹊。

    只要余惊鹊不被救走就行了,甚至是被人将尸体救走,羽生次郎都无所谓。

    “我来安排,布控一定要到位,不能被人救走余惊鹊。”羽生次郎最后决定说道。

    这是唯一的问题,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说不定还能有很好的收获。

    宪兵立马下去安排起来,内心世界的崩塌,其实有时候,会来的非常突然。

    宪兵觉得余惊鹊,可能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有这么一天。

    负责审讯的宪兵,更加希望的是看到余惊鹊内心世界崩塌,他真的想要看一看,一个内心世界如此强大,带给他如此之多震撼的人,内心世界崩塌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至于羽生次郎,更多的是想要钓鱼,看看谁来救余惊鹊,都一网打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