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捉鬼续命 > 0128 戒邪香
    路北区第二人民医院。

    我双手插兜站在病房里,表情纠结复杂的看着老姐,低头想点根烟,才想起来医院不让吸烟,郁闷的问坐在一旁抱着赵火火的方胖子:“这是咋回事?大早上的家咋还让过路小鬼给掏了呢?”

    “我一开始也没发现。”

    方胖子面对我愧疚难当,手不停的揉搓着赵火火的小脑瓜,磕磕巴巴的说道:“后来是小小火发现的,他说他闻到了阴差的气味,又不是你属于身上的气味,而且这股阴差气味中还带着杀意……我就觉着是不是你有啥仇人找家来了,就连忙过去看老姐,刚出门就听见你家里面有奇怪的动静……再后来小小火把门打开以后就这样了……”

    “二大爷……”

    于香肉丝身体里附着之前与他交谈的老者,也就是他二大爷,他有些责怪二大爷的说道:“咱家这帮老仙都没发现吗?到底是什么情况?”

    “唉!我们没有发现……”

    借着于香肉丝的嘴,二大爷叹气的说出真相。

    “小燚……小燚……”

    老姐痛苦的辗转反侧却始终没有苏醒,在睡梦中呼喊着我的名字,似乎在发射危难的求救信号,想在惶恐不安的噩梦当中寻找一个依靠。

    “在这呢……”

    我握紧老姐的一只手,苦涩的开启感知力量,引咎自责的去观察老姐身体。

    这一看……

    看到老姐眉心之间有股与商服表面属于同一种类型的黑气,只不过这到黑气弱了不少,所以没有彻底要了老姐的命,否则今日必将是凶多吉少……

    我暗自悱恻的去分析事情为什么会发展这个样子。

    老姐在家居然被祸害成这个样子……那么是不是能代表这个隐藏在暗处的东西早就盯上了我……或者是我一出现,就想靠着老姐激起我的怒火,然后在我怒火上头不管不顾要与其拼命的情况下,再将我斩杀。

    可是……又不对啊!

    根据壮汉所说的,他老板在之前便已经发展直播行业的业务,况且拜所谓佛像的时候,还没有产生这个怪异的直播间以及残忍的作案方式。

    等一下……既然刚才有东西潜入我的家中,会不会在家里留些线索?哪怕是一丁点足迹也够我去追查了。

    更加古怪的是……

    按照系统妈妈一贯的尿性劲,此时此刻应该颁发任务啥的,到现在和系统提示音连个声都没吱,不像她俩这对阴狠闺蜜的作风啊!

    不行,我得回家看看!

    我松开老姐的手,快速的部署计划:“胖儿和肉丝留在这,小小火跟我回家看看……然后胖儿你现在就给老周打电话,把老周叫过来,有他在还能给咱们托个底,再出啥事他肯定不能不管。”

    “行,我现在就给老周打电话!”

    方胖子站起来听话的把怀中的赵火火送给我。

    我点点头,接过赵火火抱紧在怀中,二话不说的调头便走,步子迈的极大极有力,连电梯都没坐,三下五下跑下了搂,跑出了医院。

    “大舅,你这么着急回家干啥啊?大舅妈还没醒呢!”

    赵火火把小脸往胳肢窝里藏,尽量不吸引过路旁人的注意力,说话也是很小声。

    “她现在没啥大事了,但是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我得从源头解决眼下这个问题。”

    我瞅门口实在没有出租车,索性走偏僻的小道放开手脚一路狂奔,并且顶着风冲赵火火问道:“你先跟我说说你有啥本事?有啥值得一提的特殊技能?”

    “我能闻到鬼的气味,并且如果我认识这个鬼的话,我还能认出来这个鬼是什么品种的,是出自地府还是出自阳间。”

    赵火火见我如此模样,颇为诚实的回答。

    “行,一会你就仔细给我闻,闻这鬼是来自地府还是阳间,其他的交给我了!”

    我铿锵用力的为自己打气,奔跑速度越来越快,两口气跑到家门口,连汗都没出。

    “上楼!”

    我弯腰将赵火火放到地面,率先一步的往四楼冲去。

    “大舅……你慢点!”

    赵火火四个爪子完全跟不上我两只脚的速度。

    “咣当!”

    我推开没锁的门,等赵火火在我后面进屋之后,回手锁死大门,并且果断的咬破手指指肚,用血在门面上画了一道刻有福德寿君的镇宅符,企图不让屋子里现保存的气体四散而去,虽然随着时间这些气体已经消失殆尽,但是我让仍然不死心的想做最后尝试。

    走进自己卧室,我在床底下找到帆布包。

    翻出五戒香,急匆匆的走到客厅,用打火机点燃戒酒香,竖立在客厅大概中间的位置。

    我再将其他三根香放到地面,唯独留下一根戒邪香持到手中,用打火机点燃之后,以双手合十的姿势持稳戒邪香,脚踏莲花步以顺时针方向绕着客厅画圈子。

    两根香的烟气袅袅升起,酒气一点一点充斥着整个客厅,竟然做到了将客厅存在不多的其他气体围剿到了一块,将这些气体放到中心在半空团团围住,下面正好便是戒酒香的位置,一时间上空浮现出黑色半透明的驳杂气体,这气体假若多闻一口,便会出现精神恍惚的错觉。

    我摒息凝神聚气,阴差气息让我的腰杆挺直,戒邪香在短短的三秒时间内烧没一厘米,但香灰没有脱落。

    “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著万物;既著万物,即生贪求;既生贪求,即是烦恼;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我脚下步伐陡然变化,步罡踏斗的将戒邪香举过头顶,宛若每逢年关对祖先行供奉之礼的大鞠躬到九十度,一丝不苟而又蕴含虚无缥缈感情的宣读着配合戒邪香使用的《太上老君说常清净经》。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我原地大幅度踢着正步,戒邪香依然烧过两厘米,像是有法力加持般的任由我随意抖动,也没有脱落于香的本身,反而更加厚实,由银白色转换成暗黑色。

    半空中漂浮的黑气形成一个漩涡,漩涡的尾巴链接着戒邪香的香灰处,呈螺旋状的疯狂旋转,逐渐被戒邪香香吸收,戒邪香在彻底吸收干净黑气之后,香灰再次转变成古朴的黑红色。

    “呼……”

    我吐出一口浊气,右手继续持稳戒邪香,左手的中指弯曲到掌心,大拇指扣在中指指甲盖上,食指与无名指往一块搭,却留下一道空隙,小拇指往外撇着。

    “小小火。”

    我掐好手印移动到戒邪香,将香灰立在食指与无名指中间,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动作。

    “大舅!我在!”

    赵火火如同得了鼻炎似的,鼻孔不通气的吭哧瘪肚嗅着空气里的独特气味,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进展。

    “得了,用不上你了,我自己解决吧!”

    我见他的表情,便能知道他啥都没闻出来,对于局势没有多大的用处。所以自己用两根手指主动夹断香灰,香灰被掐断也没有散,极为怪异的立在我手心,似乎有心脏隐藏在香灰中时不时的跳动两下。

    “我是真不想到我自己居然有一天会他妈用上这招……你TM的不是会躲会藏吗?来吧,今天我照小一年的寿命嚯嚯,就是要往死里头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