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怨长安 > 第九章 落难诉渊源
    这种感觉不好,被人掌握主动的感觉相当不好。

    说实话,就是王恪在重伤初醒的时候,也不曾失去过主动。可老妇人在念叨这些个歌诀时,王恪觉得非常被动。

    自己出自墨门,自汉时起,便是历代朝廷追杀的目标,从不曾有过改变。所以,一直以来,门内弟子出山,都是隐名埋姓在俗世历练。

    而这老妇人似乎也是被官府缉拿的要犯······不对。

    王恪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从救自己时就是个阴谋呢?手里的袖刀飞舞的更快了,五个人五把刀,他有把握一击必杀。

    墨门隐世,不敢为官府知晓。如果这是一次针对自己的阴谋,门派也会因此有灭顶之祸。自己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杀掉这五人,同时闯入徐阳府,屠尽府衙所有关联人,甚至倚央楼也不能留一个活口······

    别看只是简单的几句歌诀,这是墨门在这个世间的布局歌诀,即便是从字面意思理解,也不难找到线索。

    这并不是什么传承歌诀,只是墨门现存布局的简述。但是,王恪不敢冒险,涉及到门派,宁错杀不放过!

    在一瞬间,王恪很快的理清了,手里的袖刀越来越快,人也逼近了她们五人。

    “九宫山,八卦门,巽位三百一十八步折艮,七百十五步向震,五百步返离,百步成兑······”

    老妇人还在絮叨,云梅和郁兰却更加的紧张了,贴着老妇人,暗暗的蓄势。尽管可能没有一战之力,总是要试试,能缓一下,给主公争一息活命的机会也算。

    她俩没埋怨主公,虽然不懂主公为什么要念叨这些,从而激起了公子的杀意,但还是尽心尽责的想护一下。

    主公做事,肯定有她的理由。

    至于夜莺,再一次无措了。这时候他的眼神,比在倚央楼时更可怕······

    就在老妇人继续念叨时,王恪松懈了。

    这是进山门的走法,非本门传人不可能知道。能知道这歌诀了,便可以随时进山,直达九旒观。

    若是这老妇人与九旒观为敌,或者是官府的人,九旒观现在恐怕已经不存在了。

    倒是自己瞎紧张了。

    “不想杀了?”

    “不杀了。敢问前辈出身?”王恪说着,袖刀已经隐而不见,人又再一次坐回去了。

    虽然还处于被动,只要不是敌对,王恪也就无所谓了。好歹是救命恩人,杀了总是过不了心。往救自己即为阴谋上想,只是想让自己下手时不至于留情。

    现在嘛,应该是有渊源了,能随意进九旒观山门的,自然不可能是敌对。

    这时候,王恪倒是对这老妇人有了兴趣。

    师父的老友,自己在山里十几年,几乎都见过,绝不会出现这样相见不相识的情形。

    “老身是当代隐莺门主。”

    老妇人在说这话时,没一点自豪,反倒是有些落寞。

    “天莺?”

    “你知道?”

    “神龙在天,暗夜不现,梅兰菊竹,欣然悠闲······”

    才回味过来。老妇人是天莺,然后有夜莺,再到梅姨兰姨,余欣,这不就是隐莺门的一天一夜四君欣然吗?

    只是没想到就这水准······

    “咳···咳咳······看来你是老家伙的亲传了。也是一晃三十年了······老身三十年前,在九旒观待过几年······”

    呃?这怎么可能?

    三十年前,那是神龙大帝昭后,执掌大兴朝的时代。而隐莺门,怎么说呢,隐莺门是当初神龙帝创立的密谍机关,在昭后篡位登基时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同时,在昭后在位时期,也是昭后铲除异己,以及侦办江湖事的利器。

    作为一直是历代君王心头之恨的墨门,怎么可能允许朝廷的密谍进入山门?

    王恪仔细看了看这老妇人,也就是天莺······眉目间确实还能看出年轻时的娇媚俊俏。难不成跟师父有猫腻?

    也只可能是有猫腻······

    “不用瞎猜,老身确实跟了商老头十多年。那时候,老身还不是隐莺门主,那时候老身还叫夜莺······”

    原来,昭后在篡位以后,备受门阀、儒家士林责难。昭后在当时就让隐莺门以江湖人身份,想拉拢墨门,并承诺将墨家学术再次立为显学,以改变儒家一家独大的现状。

    当时的夜莺,也就是现在的老妇人天莺,接受了这个任务。

    事实上,她也真的在江湖上接触到了王恪的师父商重。

    阴差阳错,隐莺门的任务没开始,这天莺在当时倒是被商重的魅力所吸引,飞蛾扑火,在商重需要进山接手墨门巨子时,天莺也随着去了。

    虽然也时不时的向隐莺门传递墨门的有关消息,却始终未泄露过墨门机密。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哪怕天莺做的再隐秘,终归还是让墨门知晓了。

    虽然因为昭后篡朝,朝廷对墨门没有过打击,甚至还表达了善意。可墨门先辈传下来的守则,容不下一个隐莺门的夜莺留在墨门一元驻地。

    所以,天莺就离开了九旒观。商重也因为被骗,完全断绝了与天莺的往来。

    不杀她,已经算是照顾情义了!这是商重的原话。

    “就是这样,我再次回到隐莺门,甚至没来得及完全接受传承,李氏复国了。隐莺门也因此遭受了朝廷的打击。”

    “上一代的一天一夜,就剩下我一人,而梅兰菊竹,尽数被朝廷杀害。梅子和小兰,只不过是上一代梅兰菊竹的后人而已。凤菊和清竹,也在这一次朝廷缉拿老身时被杀······”

    “隐莺门早已不再是当年的隐莺门了,只是当初的情报网络因为基于大兴朝各州府的青楼,从而得以保存。”

    云梅和郁兰也是第一次知道这样的前尘往事,更别提夜莺和余欣了。故事讲完,一阵唏嘘,甚至在用泪水悼念隐莺门曾经的辉煌。

    “前辈,如今的隐莺门,可曾还与朝廷有关联?或者说在朝廷可还有统领一门的神龙传人?”

    王恪没心思陪着她们唏嘘,师父的事是师父的事,他一个外堂五子之一,还不够资格去评论。所以,便转移话题了。

    “这一点老身也不清楚,不过,老身的师父临终前说过,昭后可能将隐莺门交予后人了,为求自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