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怨长安 > 第六章 意外接踵现
    也不算原路返回,按计划的路线,在救出人以后,他们要向东······倚央楼在府衙的东边,东边也正好是东市所在,人群有利于他们潜行。

    很幸运,府衙的衙役都跑出去支援罗青罗廷尉了,看来那些游侠拿钱也不容易。

    王恪带着三人······不,应该是四人,自己还背着一个。很快就溜到了墙根。

    “看一下墙外······”

    这一点应该懂吧?

    就见那不知道是兰姨还是梅姨,轻点墙面,单手一抓,然后缓缓提身,刚刚探出头去。

    “公子,街坊很清静。”

    这时候,王恪却把背着的妇人放下来,然后将自己的斗篷脱掉,并将斗篷里外翻了一下,将大红的内面翻出来,很粗暴的给这老妇人穿上了。

    “愣着干嘛?难不成想在大街上让武侯当做游侠?”

    太菜了,不懂,有样学样也行了,还非得让提醒。

    其实,要说夜莺糊涂,那是真的,而那郁兰和云梅是被王恪的这一番操作吓着了。

    这时候她俩才反应过来,这位公子压根就不是让游侠们策应,压根就是让那些游侠背锅的,或者说栽赃给游侠也对。

    这对倚央楼是绝对有利的。

    翻过府衙的院墙,王恪已经是一身青色圆领袍,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娘,你再坚持一会,马上就到医馆了。娘你要坚持住呀!孩儿不能没有娘呀······”

    听着念叨声,似乎还带着哽咽,足可以看出母子情深。

    这笔买卖亏大了,凭空多了一个娘。

    “少爷,夫人不会有事的······你忙点,别颠着夫人······”

    街坊已经有走动的人了,不过很少。一大早三五人一起出门,很值得人怀疑,王恪不得不随意的认个娘······这也太难了。

    原本只是救个人,最后成了认个娘。

    夜莺已经傻了,根本没有这样的处理应急事务的能力,特别是刚刚劫狱,就这样正大光明的走在大街上,几乎算是招摇过市了。

    还好,她还知道掩藏表情,最起码懂得低着头,尽量不让人看见自己的惊讶。很像委屈的小媳妇,或者做错事的丫鬟,哪还有一点倚央楼主事小姐的样。

    真正震惊的是云梅和郁兰,行动之前,这公子一再强调不得携带武器。她俩以为,会出现一些意外,考虑到面对的是狱卒,也就没硬坚持。

    这时候才明白,这公子一开始就想到了一切可能,包括现在鱼目混珠的撤离······

    既然是不带武器,他又是怎样杀掉那些狱卒的?现场是有血的,还是像利刃割破喉咙······这公子越发神秘了。

    顺利过了天新坊,拐了一道弯,是一道偏僻的小巷,零零散散的就几户人家。王恪再一次停下来······

    “快上车。”

    王恪一边说话,一边又一次脱下了圆领衫……他里面居然还有一层衣衫,还是圆领衫,不过不再是青色,而是灰黑色的,就如平常大户人家的下人。

    “嘚……驾……”

    王恪赶马车的口令和动作很流利,给人的感觉就像从小按下人训练出来的。

    “武候正在交接,不过大狱廷尉被袭杀,用不了一会儿,武候就会都动起来。”

    “再联想到大牢,足够我们回到倚央楼了。你们可想好了,如果想出城还来得及,否则,这几天徐阳府肯定会戒严。”

    倚央楼可能很隐蔽吧,可王恪不太相信有永远的秘密。就说这大牢里救出来的妇人,捉不准就已经被官方拿到跟脚了。

    不过,他属于帮忙,不替倚央楼做主,怎么做,还是需要她们几个拿主意。

    “公子,倚央楼没问题。”

    好吧,既然她们确定倚央楼背后的巷子安全,王恪也就无所谓了。

    现在他完全康复了,想离开是随时可以。

    呃……王恪刚有这念头,马车正好路过一公示牌,一副有些糟蹋他模样的通缉令,那惟妙惟肖的画像,就跟故意嘲讽他一样,很扎眼。

    没想到,都过去二十多天了,徐阳城里通缉他的画像还在坚守着…~

    他自己犯的事可比游侠更严重。

    有心让马车里的人出来赶车,终归是有点刻意。王恪只好随意的扒拉乱点头发,又将樸头拽了……希望大家都关注着游侠当街杀人,而忽略曾经杀掉兵曹参军的故事。

    有惊无险,顺利的回到了倚央楼,还是从背后那小巷子回来的。

    原来这倚央楼的地下,是有大房间的。想到自己只是一个被救下的游侠,王恪就没往心里去。

    往心里去还咋?

    斗篷已经脱下了,囚服破破烂烂的,刑罚的痕迹在囚服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伤口需要处理,我回避一下,随后我再过来看看。这刀就五把了,用完了还给我……”

    这妇人伤的不轻,被折磨的伤口结痂了,恐怕脓腔不会少。

    倚央楼不简单,相信她们会处理。

    “黑玉断续膏和玉红生肌膏就这点了,随便用。”

    不是王恪要发善心,这一次劫狱,其他的不说,倒是让王恪证实了他现在还不安全。

    自己估计还得在这安全的倚央楼里躲些日子。寄人篱下,付出些也是应该的。

    所以,王恪把随身的搭袋留下了。

    没人注意王恪的变化,今日的事件,包括老妇人的状态,已经足够这夜莺和梅姨兰姨什么的,填满脑容量了,谁会觉察王恪态度比昨天相差很大。

    晦气!这徐阳城是不是跟自己相克呀?本来不大的事,最后拖拉成这样。

    本来自己已经逃出去了,偏偏遇到好心人还是把他救到了徐阳城…~

    一晚没睡,躺在那逼仄房间里的匡床上,不一阵王恪就睡踏实了。

    ……

    王恪醒了,是被惊醒的。房间是在地下,那种可以产生共振的的声音,在这空间的特别明显。

    这声音很整齐,也很熟悉……不好!这是军伍的声音…~还是两队不下百人的队伍……

    倚央楼!要害死人呀!

    王恪几乎是从床上跳起来的,人到了门口,外套已经穿好了,包袱也结实的绑在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