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婿(陈旭白亦清) > 第433章 运气可真好
      可只是瞬间后,白亦清忽然开始恐惧这种内心悸动!

      陈旭逐渐显露出来的人脉,在她心中同白家同白氏产生了强烈的冲撞!

      这刻的白亦清内心很复杂,她忽然有些怕做选择了。

      她人生中第一次在面对选择时,犹豫不前,踌躇不安!

      陈旭则在白亦清笑容还没敛去时,轻声道:“傻瓜,一条项链就让你开心成这样?我还想送你全世界呢?”

      白亦清再次被陈旭惊呆!

      这还是那个寻常时玩世不恭、混吃等死的家伙吗?

      他怎会这么温柔?他喜欢我吗?我……喜欢他吗?

      瞬间,白亦清脑中闪过无数的问题,她却找不到答案!

      安德鲁见陈旭这般将白亦清奉若珍宝,哪还不知这是上马屁的时候?

      “陈先生真有福气啊?白小姐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安德鲁奉承道。

      安德鲁这话到没让互相凝视的二人有什么感觉,而一旁的其他女人们见风使舵的冲陈旭发起了花痴?各个眼神直勾勾含着刀子似的!

      莫子琪见这幕更气了,刚刚薛思宇对她所做的相比此刻陈旭的示爱,简直垃圾到尘埃里!

      即便她这万般憎恶白亦清和陈旭的人,也不由羡慕白亦清,觉得陈旭很帅!

      薛思宇则死死捏着拳,眼里尽是不甘!

      这一瞬,他之前的所有都被陈旭揣进了尘埃里。

      他刻意营造的美好一幕,被陈旭践踏的支离破碎!

      薛思宇强撑着,尽量不让自己看上去狼狈!

      而面对柔情似水的陈旭,白亦清躲闪开目光:“我们走吧!”

      陈旭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目光投向薛思宇:“薛少,这条项我们就不能割爱了,除了跟我妻子相得益彰到近乎完美外,我还觉得你买不起!”

      “……”

      薛思宇气的是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而陈旭丢下这句后,不在理睬气半死的薛思宇,拉着白亦清扬长而去。

      薛思宇深呼吸一口气,想尽力克制自己表现的同往常般绅士儒雅,却发现根本做不到,他笑都笑不出来了!

      莫子琪则暗暗心想,白亦清,我凭什么不如你?我不可以不如你!你等着!

      而旁人此刻,则尽数小声窃窃私语。

      他们每一句话,每一记眼神,每一个表情,都是嘲讽,让莫子琪和薛思宇如同被抽耳光抽脸般耻辱!

      就在两人几乎待不下去时,外围急匆匆跑进了名外国老头。

      老头进来后就四顾周围,很快就失望了,似乎没见到自己想见的人。

      也就在这时,几名气喘吁吁的楚州官家人跑了进来。

      “劳伦先生,您慢点,别摔着!”几名官家人谄媚道。

      而被称作为劳伦的老头则满脸失望。

      薛思宇见到来人后就笑了,他觉得这是扳回一城的机会!

      这劳伦罗巴洲大财团的主事人。薛家这几年一直所仰仗的合作人便是劳伦,算的上是他们薛家的伯乐,没劳伦和他的财团,也就没薛家这一两年的崛起。

      见到劳伦,薛思宇当即迎了上去:“劳伦先生!”

      “你是……”劳伦下意识问。

      薛思宇微笑道:“我是薛家……”

      “抱歉,不管你是谁,都等等啊……”劳伦耽误了一句话的功夫,顿时就想起自己来的目的,赶紧推开薛思宇,疾步往安德鲁而去,只留下薛思宇一人在风中凌乱。

      “安德鲁,陈先生呢?”劳伦焦急的问。

      周围人再次震惊!又是来找白家那赘婿的?

      “陈先生走了会儿!”

      “你个白痴,你怎么不拦着?”劳伦怒道。

      安德鲁一脸委屈:“我能……拦得住吗?”

      劳伦一脸惋惜,丢了魂似的。

      跟来的楚州商务负责郑海问:“劳伦先生,您说的陈先生谁啊?若您想见,我让他来!”

      劳伦差点脱口而出傻逼两字!但一想到,战神至尊隐姓埋名海阳,肯定有他自己的用意!他哪敢透露半点?

      于是,劳伦含含糊糊道:“咳咳!是我一个客户,丢我这了几十亿米金,我想问问他接下来的投资意见!”

      郑海一听这话眼珠亮了,心想,几十亿米金啊?投楚州啊!

      而其余人则尽数惊得麻木,现场瞬间死一般寂静,不少人反应过来后将目光投向了薛思宇。

      薛思宇这会儿脸颊通红,羞愤的跟被人轮了似的,自己之前还在人家面前炫耀有钱,结果人随随便便就是几十亿米金投资!

      他怎么比?薛思宇的钱都是爹妈给的!就算动用整个薛家的财富,都不一定能有几十亿米金!更新最快

      薛思宇死死捏拳,一刻也待不下去了,尴尬快步离去。

      他感觉旁人的目光就像刀子似的戳在他此刻那脆弱的自尊心上!

      薛思宇无地自容!

      而此时,陈旭和白亦清已回到了车上。

      陈旭嘿嘿道:“老婆,今天这趟不亏吧?赚了三千多万,还外带一挑白捡的项链。我是不是很棒?要不,你亲我一个做奖励呗?”

      原本陈旭觉得自己这一番调侃,要么是惹来白亦清羞怒,要么被白亦清怒怼。

      可陈旭话音落下半晌,白亦清却好像完全没听见似的,不知想什么。

      “老婆?”陈旭又提醒了一声。

      白亦清这才反应过来,抬头复杂的看了陈旭一眼后,冷冰冰扔出三个字:“回白氏!”

      陈旭懵了,白亦清的反应完全出乎他预料外!

      之后一路无话,陈旭将白亦清送回白氏后,白亦清就寒着脸下车直奔白氏大厅。

      陈旭看着白亦清的背影,心头狐疑自己又哪不对了?他感觉白亦清好像回归到了之前的状态。

      车上,陈旭寻思着到了该去检查小队成员训练的日子了,也就没在在多想白亦清的事,驾车直奔士官学校。

      校练场里,此时蔡浩青等人正挥汗如雨训练。

      陈旭来后,郑通赶紧上来拍马屁上烟:“教官来了,抽烟不?”

      陈旭轻轻用手推开郑通递来的烟卷,扫眼现场,没见到米果果,冲蔡浩青问:“米果果去哪了?”

      “这个……好像是今天有些不方便!”蔡浩青老脸一红道。

      听到这话,陈旭脸色就不好看了,郑通几人赶紧溜烟儿回到位置上接着训练。

      “无论什么原因,不许缺席训练,去个人将她给我找来!”陈旭略带两分火气道。

      小队成员面面相觑,觉得陈旭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没听见我的话?”陈旭声音冷了几分。

      蔡浩青扫了眼石越,这货正准备去叫人时,米果果脸色苍白的进了校练场,手捂腹部,腰似乎都直不起来。

      石越见状道:“教官,果果真好像不舒服,不如……”

      陈旭眼内凌厉一闪,顿时石越闭嘴了。

      “不如什么?不训练?不训练就离开小队,没人拦着!”陈旭冷冰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