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婿(陈旭白亦清) > 第386章 他来了吗
两人听到陈旭这话,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表情比刚刚更鄙夷,更不屑!

  徐子涵好似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感情白家连面都见不上啊!看来是我高看你了,陈旭!”

  何诗云道:“也是,人家宫琴小姐什么级别?怎么会什么阿猫阿狗都见?”

  两人说完,相视后笑的更肆无忌惮了。

  陈旭无语扫眼两人,原本他真没准备跟俩白痴一般见识,但这会儿他改变了主意。

  “笑的很开心吗?”陈旭平淡的问。

  何诗云抹了抹眼角,一副都笑出泪来的样子:“你别说,还真是好笑,我长这么大就没听过这么好笑的笑话!我以前觉得你一无是处,就是个小白脸,我现在才知道,我误解你了,你有当喜剧人的天赋!”

  陈旭淡淡道:“我真搞不懂,你们跟狗似的在门口等着狗主人来舔,还笑的那么开心一脸优越,贱骨头。”

  撂下话后,陈旭带着冷笑去往电梯方向,将徐子涵和何诗云气的七窍生烟。

  徐子涵脸色阴沉不已,心头盘算怎么找机会将陈旭这混蛋弄死。

  何诗云则没徐子涵那么有心计,当场就吐槽了:“嘚瑟什么,总有一天我会让你跪着求我的!”

  就在两人郁闷不已时,威斯汀门口,一排黑色奔驰护卫着辆劳斯莱斯缓缓驶来。

  车队稳稳的停在酒店门口后,前后车上,迅速下来几名黑衣保镖,气势惊人的将劳斯莱斯围住,随后,劳斯莱斯副驾驶上下来一名儒雅男子,走到车门边恭敬的拉开车后门。

  之后,一名高贵的长裙女子缓缓下车。

  而在后车跟随的楚州商务大佬尹洪涛下车后快步赶到车边,恭敬道:“宫琴小姐,酒店到了!”

  宫琴音羽表情清淡但不失礼貌的冲尹洪涛点头。

  “麻烦尹先生了!”宫琴说。

  尹洪涛一脸自豪道:“宫琴小姐说哪的话,我是负责接待您的人,只要宫琴小姐不觉得怠慢就好!”

  一旁等候多时的海阳商圈众人,见到这阵仗也不由咋舌。

  尹洪涛在楚州可是相当有地位的,都这么一脸舔相的对待这位来自瀛国的宫琴小姐,看来宫琴来楚州投资不仅是真,而且项目也肯定不小,否则怎能让尹洪涛这么一副模样?

  想明白这些,众人纷纷迎上前,都想在最短的时间里,给这位来自瀛国的商业巨舰掌控人留下印象。

  只是可惜,他们很快被周围宫琴家族的保镖隔开。

  宫琴音羽很优雅目不斜视的往酒店大厅内走,如同女神一般,完全没将这些人放在眼里。

  尹洪涛在旁追随,很快他将宫琴音羽带到了徐子涵身边。

  “宫琴小姐,这位就是我跟您提过的徐家少爷徐子涵!”尹洪涛道。

  宫琴音羽淡淡一笑,来华国之前,她的手下已经将华国楚州的情况调查的一清二楚。

  她知道这位徐子涵是楚州徐家人,而且在家族中相当有地位,是有可能接掌徐家的杰出家族子弟之一。

  而徐家则在楚州官家有恐怖能量,虽不如文周武米那么为寻常人熟知,但却是绝对的一线顶尖家族。

  这样的人,宫琴音羽自然不会怠慢:“原来是徐少,刚刚尹先生跟我说过您,见到您很高兴!”

  宫琴音羽轻轻将手伸出,徐子涵知道宫琴音羽出色,是宫琴家族名正言顺的控制人,却没想到还如此美艳,顿时心头泛起了一些异念,表现的越发儒雅潇洒起来。

  “我一直都听说宫琴小姐的本事,没想到还是个这么漂亮的绝色佳人,认识你我很高兴!”

  徐子涵很绅士的同宫琴音羽一触手就分开,想尽量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徐少谬赞了!”宫琴一笑。

  徐子涵说:“我们徐家一向广交朋友,我很希望将来宫琴小姐也能成为我的朋友之一,我给宫琴小姐介绍下,这位是何诗云何小姐,海阳何家人!”

  宫琴音羽淡淡同何诗云握了下手,明显态度不如面对徐子涵时客气。

  何诗云虽脸上挂着假笑,但心头很不舒服,心想装什么装?扒掉女神的皮,还不是个...

  徐子涵见到了宫琴音羽哪还有心思关注何诗云开不开心,张嘴道:“这次我带何小姐来,是想看看能不能跟宫琴家合作一下,我想尹叔叔已经将我们徐家的意思告知宫琴小姐了吧?”

  宫琴音羽淡淡点头,轻描淡写的又看了眼何诗云后说:“尹先生提过,不过我这会儿还有些重要的事需要先去处理,不如我们下次约时间?”

  徐子涵见到如此美女,心头直痒痒,哪会轻易放过任何装绅士的机会。

  “宫琴小姐有事先去忙!我们在下面等候就可以了!”

  宫琴音羽点头:“那就委屈徐少稍作等候了!”

  说完,宫琴音羽轻描淡写同何诗云点点头,就往电梯方向而去,脚步有些急,看上去真像有急切的事儿要处理。

  何诗云则在宫琴走后,不爽道:“装什么装!”

  徐子涵瞪了她一眼:“忘记我跟你说什么了?这是宫琴音羽,掌握你们何家将来在海阳的地位,把你那大小姐脾气给我收敛起来,这人,你得罪不得!”

  呵斥完何诗云后,徐子涵就赶紧又将依依不舍将眼神落到宫琴音羽那美好的背影上。

  何诗云则在一旁很气,心头诅咒宫琴音羽的同时,脸上还装出一副奉承的笑:“知道了,我没其他意思,只是觉得这大小姐有点圣母婊!”

  “记住,这话在我面前说可以,千万不要让旁人听到,否则我也救不了你!”徐子涵道。

  听徐子涵这么说,何诗云心头更气了,却也只能将气憋着,脸上还得赔笑,笑的腮帮子都僵了。

  而尹洪涛客客气气的将宫琴音羽送到电梯门口后,就不在陪同。

  宫琴音羽进电梯,冲尹洪涛客气一笑,门缓缓观赏后,顿时变了个人似的,满脸焦急中带着几分小女人神态的期盼问随同的宫琴良太。

  “他来了吗?”宫琴音羽眼里尽是期望。

  宫琴良太说:“已经到了!”

  “太好了!我好激动,手心都在冒汗!”宫琴音羽一脸急切道。

  很快,宫琴音羽领着宫琴良太走进了官家给她安排好的总统套房里。

  而此刻,总统套房中,一人正背负双手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海阳的夜景,眼神迷醉,很享受似的。

  进来的宫琴音羽看到这背影,就忍不住想起上次在山野中,这男人展现出的狠辣和犀利。

  扑通一声,宫琴音羽就跪在了地上,恭敬道:“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