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婿(陈旭白亦清) > 第343章 该不是来求我的吧?
陈旭边说边指,白亦清才忽然发现,画卷中居然真的藏着三个字母!她不能置信看着陈旭,满脸惊奇。

  康斯坦丁则哈哈大笑:“先生果然慧眼如炬,这手法可是阿斯加﹒约翰的独门,知道的人也不多啊!您绝对是行家!”

  蒋靖宇觉得自己脸庞火辣辣,都已经不是被打肿,而是被打扁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白亦清完全无视蒋靖宇的存在了,拉着陈旭问东问西,康斯坦丁更是将陈旭奉若神明,两人一左一右陪着簇拥着陈旭看完了画展剩下的那些画。

  蒋靖宇哪还能不知,今天他搬起了石头又砸了自己的脚,装逼不成反被草!

  他本来是想炫耀自己的艺术修养,结果全程被吊打。甚至在最后,彻底成陪衬不说,话都插不上。

  这剩余的尴尬时间终于结束,蒋靖宇忍着心头的不爽,借故先走。他是聪明人,知道尺度拿捏,明白这会儿要趁白亦清还没对他生出恶感时先走,才是明智的选择。

  康斯坦丁则客客气气送陈旭和白亦清到了门口,叫来自己的专车送两人回白氏。

  临走时,老头还满脸堆笑的邀请陈旭和白亦清,有空参加州郡的一次展览,告知会将入场券让人恭送到白氏。

  车上,白亦清如在梦中的看着后视镜中,迟迟不愿回展厅的康斯坦丁,之后她好奇看向陈旭问:“别说你懂画也是巧合?陈旭,你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

  陈旭笑眯眯的说:“怎样,我是不是很厉害?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每日一个惊喜,是不是很有趣?有点耐心,你会发现更多我的好!”

  “有趣?我觉得很无趣!”白亦清冷冰冰直接给嘚瑟的陈旭浇了盆冷水。

  白亦清撂下话后,就无语侧脸看向窗外,内心叹气。

  公孔雀都知道展屏求偶,可陈旭这混蛋却好,非要将自己装成个不学无术、混吃等死的..还说有趣?有趣个..

  白亦清晓得自己性子太过冷傲,还有时不近人情,但她也是个女人,也会跟其他姑娘一样幻想有个白马王子将她视若珍宝,与她相亲相爱!

  而陈旭这家伙,偏偏总表现的跟个土包子般一无是处!难道是自己没有魅力?所以这家伙故意以这种姿态来疏远她?

  白亦清乱七八糟想着这些时,忽然手机响了。

  一看屏幕上显示江傲雪的名字,白亦清赶紧接通。

  “什么事儿?”白亦清问。

  “我们之前谈好的玉石原料合作方,忽然毁约,说不给我们供货了!”江傲雪在电话中焦急的说出了打电话来的原因。

  听到这消息,白亦清脸色就难看起来。

  很快,她脑海里迅速捋着因果和双方间盘根错节的关系,想推断出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可想来想去,都想不到关键,便问:“怎会这样?难道他们不知毁约的后果?”字<更¥新/速¥度最&駃=0

  江傲雪说:“我将能劝的话都说了,对方就是不松口,态度很强硬!”

  “会不会问题不是出在我们身上?”白亦清想了想后道。

  “总裁你说对了,我劝完他们无果后,就找人打听了这事儿,得知是有人故意针对我们亦轩!”

  “谁?”白亦清问。

  “魔都游家!”江傲雪说。

  “游家?”听到这名字,白亦清大吃一惊:“怎么会是游家?我们白家跟游家从无恩怨,甚至连交集都没有过?他们为什么要为难亦轩?”

  “这我就不知道了,总裁,如果你现在不忙,先回来趟吧!”江傲雪说。

  “我知道了!等我!”说完白亦清将电话挂断。

  车很快到了白氏,司机客气将两人送下车后,白亦清就快步而去。

  陈旭却没跟随上楼,而是在大门口掏出手机发了条讯息出去,很快电话便打过来了。

  “至尊,我们已经查清了你所说的事情,的确是魔都游家人在背后闹妖,原料商是迫不得已才放弃跟白氏的合作,至于事情的起因,应该是这游少上次被您打脸后一直不服所致!”电话中手下叙述着得到的情报。

  “哼哼!游家?有趣!”陈旭淡淡的笑,完全没将游家放心上。

  “至尊,要不我去教训下这游少?”

  “这什么游少我自己来处理,有些白痴要亲手打他的脸才有成就感!至于其他小虫子,你看着办!”

  “明白了至尊,我马上会将游少目前的位置发给您,其他人我会很快处理掉的!”

  “嗯!”陈旭淡淡应了声后将手机挂断。

  很快,陈旭的手机就噼里啪啦响了起来,除了关于游少位置讯息外,还有大把关于这魔都游家和继承人游少游子渊的情报。

  陈旭简单看完这些情报后,带笑去车库取车,直奔手下发来的游子渊所在地丽水皇庭。

  半小时后,陈旭到达号称海阳第一豪华酒店的丽水皇庭。

  停车进车位后,陈旭直奔酒店电梯,几分钟后出现在顶层总统套房外。

  咚咚!陈旭清淡敲响了总统套房的门。

  半晌后,房门嘎吱打开,一个身高两米的,浑身肌肉劲爆的壮汉出现在陈旭的视线中。

  开门后,男人便冲陈旭投来了警惕的目光。

  “你找谁?”男人问。

  “我找游子渊!”陈旭淡淡道。

  男人听闻来人找自家少爷,再次打量陈旭,他叫梁浩,是游子渊最信任的头号贴身保镖。

  梁浩扫眼门口这年轻人他从未见过后,表情越发的冷酷起来,浑身绷紧,一副一言不合就准备动手的姿态。

  游子渊的朋友,梁浩大多认识,最近在海阳应酬他也全程跟着,从没见过陈旭,所以这回梁浩针对陈旭敌意满满。

  “你是谁?”保镖问。

  “我叫陈旭!”

  听到这名字,梁浩的脸色变了,一丝阴冷从目光中透出。

  上次在高速发生的事儿,梁浩不在场,他提前到海阳给游子渊打前站打理住宿安全了,后来听说仅次于他的韩宇被少爷这次要见的陈旭撂翻吊打,还被其大大装了把逼,就一直想找机会给陈旭点教训,没想到陈旭这会儿主动上门了。

  “你就是陈旭?”梁浩冷笑问。

  陈旭只是淡笑不回应,直接将其当空气。

  梁浩眼皮一跳,差点动手。

  就在这时,房内传来声音:“梁浩!让他进来吧!”

  得到少爷命令,梁浩才冷冷扫了眼陈旭后,微微侧身。

  陈旭一眼都没多看梁浩,径直往房内而去。

  游子渊此刻正在房里沙发上坐着,用指甲刀磨着指甲,明知是陈旭来了,却也懒得抬眼多看。

  “真是稀奇啊,陈先生那天不是很牛逼吗?怎么忽然起兴来找我了?该不是来求我的吧?”游子渊不抬头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