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婿(陈旭白亦清) > 第45章 我是不是很厉害
可贺宏康这想法还没落下,就凌乱了。

  大军那秒天秒地的一拳,就那么平淡无奇的被陈旭抓住,轻轻捏在掌心同玩物似的。

  大军抓狂,吃奶的劲都使出,却撼动不了陈旭半分!

  大军惊恐想!这家伙,是人还是……魔鬼!

  陈旭笑眯眯说:“拳不是这么打滴!”

  言罢,陈旭言传身教似的一拳砸出。

  看似轻飘飘的拳,砸在大军胸口时,大军眼珠都快射出来了。

  拳印上大军前胸后,他那肌肉结扎的后背眨眼凸起一块如同驼峰,这一拳的力量差点就洞穿了他的胸腔。

  之后恐怖的力道带着大军斜冲向侧边的围墙,大军的身躯在巨力下,骇人的镶嵌进了墙体!

  瞬间,大军双眼一黑晕死!

  陈旭邪笑冲贺宏康:“你不傻,只是你这新保镖还是不咋样!”

  嘶!贺宏康倒抽一口凉气,怒喝:“给我上!”

  跟随而来的贺家打手冲向陈旭,结果陈旭身形一闪就凭空消失。

  之后……

  砰!一人飞了出去!

  轰!一人砸想地面!

  咣!一人被踹裆!

  呼吸间,贺宏康带来的贺家打手,被摧枯拉朽,尽数撂翻。

  陈旭平静走到了震惊的贺宏康面前。

  “贺少!好玩不?”

  “该死!你想做什么?我爹是贺二爷!”

  “贺二爷又怎样?”

  噼里啪啦!陈旭懒得讲理,耳光伺候。

  砰!一轮耳光完,陈旭随脚踹出,贺宏康高高抛起,然后脸着地!

  “我是贺二爷……”

  嗖!贺宏康还想犟嘴,陈旭一拳砸出。

  肉拳就在贺宏康眼前一寸处落下,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砸出一道深坑。

  贺宏康惊恐扫眼陈旭,心道这家伙是人吗?

  陈旭拍拍手:“其实我俩没啥大仇怨,只要你不跟我装,我也懒得管你那些鸡零狗碎的事儿!”

  贺宏康被陈旭盯着不由心虚。

  “你究竟想怎样?”

  “宏康公司是你的吧?白氏在城西的生意也是你抢的吧?生意还给白氏,咱们两清!”陈旭懒洋洋道。

  贺宏康沉默,煮熟的鸭子飞了,换谁谁能答应?

  见贺宏康不言语,陈旭嘴角扯了扯,缓步向一米外的电线杆,徒手抓碎外围的水泥,从里面抽出一根一米长的钢筋,拖在地上火花四溅往贺宏康而来。

  “你……你别乱来!”

  “答应,咱们就两清,不答应,我就将这玩意塞你苦菊里!”

  贺宏康肝气疼了。

  他是能再找来大票打手,可远水救不了近火。

  “我……我答应!”

  “这才乖嘛!”陈旭邪恶挥舞了下钢筋。

  贺宏康苦逼的传令,还能动小弟很快将广宏老板找来,杨经理屁颠跟在后面。

  两人一进小巷,还没醒透的杨经理就见到了陈旭,心道糟糕!

  广宏老板章年则将挥舞钢筋的陈旭当成了神经!

  他一脸讨好到贺宏康背后:“贺少,你找我?”

  “广宏超市的铺面租赁只许跟白氏签,否则,我弄死你!”

  章年懵了,啥情况?之前不说我敢给白氏就弄死我吗?怎么眨眼变卦了?

  “贺少?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我要做错了什么你直说,我可以在之前协议基础上租金再上浮两成!”

  “我说你是脑残还是白痴!我的话你听不懂?你只能跟白氏合作!”

  贺宏康愤怒转脸,章年吓得往后一缩!

  我去!哪来的妖怪!

  贺宏康这会儿整张脸都肿了,好看至极!

  章年也不傻,当即明白这贺少定是被谁威胁了!

  打成这样,真够惨的!

  “贺少,你说的我照办,只是,若是白氏违约,那就跟我没关系了吧!”

  章年耍了个小聪明,知道贺宏康这会儿是被逼,留了个活话,以免将来贺宏康反悔找他麻烦。

  谁知,章年这话说完,贺宏康就爆了。

  “白氏若违约,我特码也弄死你!”

  “……”

  章年凌乱,心道大哥我是你这头的好不?

  陈旭不耐了:“我说你俩快点啊!一刻钟我看不到抬价百分之五十的合约,我就……”

  陈旭挥舞钢筋,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贺宏康疯了,一把掐住章年脖子:“一刻钟内你不拿来签上你名字的合同,我就弄死你全家,你老婆,你情人,你那刚找的大学生!”

  乖乖哟!章年眼泪都差点飚出来,掉头就跑。

  幸好公司不远,不一会章年就气喘吁吁回来,合约留白乙方,甲方已签上了他的名字。

  陈旭看了下合同无误后,收起揣怀里,拿着钢筋指向贺宏康:“其他那些小鱼小虾交给你了,反正我只要看到一间白氏城西的门铺租不出去,我就找你!”

  贺宏康想死,但棍棒之下不由他不低头。

  “我……我知道了!”

  陈旭甩着钢筋,扫眼杨经理:“杨经理,你的计策好真好使,让我成功引出了贺少!钱打你账户了啊!”

  “……”

  杨经理疯了,这是诬陷啊!我特码什么时候献计了?

  听闻这话,一旁的黄毛怒了:“我说怎么喝酒时你都没放屁,转脸就说有人搞事儿!感情是你闹妖!我弄死你!”

  噼里啪啦,杨经理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打成了猪头。

  陈旭邪笑刚想离开,呜呜警笛声便在巷外响起,几名警察冲了进来。

  见到现场的状况,警察直抽凉气。

  这尼玛是世界大战过吗?

  贺家手下大多躺地上不能动,能动的几个在捶杨经理。

  “都给我住手!发生了什么?”领头的警察威严道。

  随即警察们见到拎着钢筋的陈旭:“你……放下武器!不许动!”

  陈旭无辜道:“警察先生,我跟这位哥们研究高尔夫呢!你看我这甩杆帅不帅!”

  陈旭挥舞着钢筋,别说,还真像模像样!

  只是这说辞有点侮辱警察智商了。

  “少抵赖,有什么到局子里去说!”警察怒道。

  贺宏康哭死的心都有,赶紧上前:“我们是真在研究高尔夫!我们是朋友!”

  贺宏康说话是扯着嘴极力想笑,可实际笑的比哭还难看。

  “他们呢……”警察指着地上那群起身都做不到的混混。

  “他们球技太烂,舞不好伤着自己了!”

  “……”

  警察无语的在风中凌乱。

  跟来的江傲雪也蒙圈儿,刚刚贺宏康进巷子时摆明是要弄死陈旭啊!字<更¥新/速¥度最&駃=0

  难不成这家伙一个打几十个?凹凸曼斗小怪兽?

  这念头在江傲雪脑海一闪,就被她给毙掉。

  眼见贺宏康和混混被警察缠住,反应过来的江傲雪寒着脸上前拉着陈旭就跑,生怕待会儿警察走了对方不放过他们。

  “耍什么酷啊!还不跟我走?”

  被雷的死去活来的几名警察压根没发现报案人和嫌疑人逃了。

  贺宏康倒是看见了,却心头庆幸菩萨保佑,这煞神终于走了!

  两人一股脑跑到停车处,陈气定神闲,江傲雪却喘的波涛汹涌。

  陈旭拎着钢筋眼神落在不该落的位置。

  江傲雪俏脸一寒:“看哪呢?”

  “哪好看看哪!”

  “……”

  江傲雪无语时,陈旭将怀里的合同拿了出来,递给江傲雪。

  “什么啊!”

  “……”

  江傲雪先是不耐,结果见到合同上章年的签名和广宏那红彤彤的章印时,震惊了!

  “你……你你……签了合同?”江傲雪一脸不能置信。

  “我是不是很厉害!”陈旭一脸嘚瑟。

  江傲雪白眼翻上了天,暗骂,厉害……你智商最厉害!

  陈旭嘿嘿道:“刚刚说跟我学球那小子就是宏康老板贺宏康,挺好说话一人,见我是白氏姑爷,又的确宏康理亏,外加他想拜师学艺,便想都不想直接送合同!”

  江傲雪嘴扁成波浪形,还能有这等好事?

  可她手上的合同却真真切切。

  陈旭一脸没觉悟的样,似模似样又挥舞起了钢筋:“怎样?帅不?”

  江傲雪打死陈旭的心都有,拉下钢筋扔垃圾桶,推其上车,半小时不到就回了白氏。

  两人才跨进销售部,就察觉到所有人跟见着鬼似的盯着他们。

  江傲雪找了位相熟的同事问:“你们这么瞧着我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