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婿(陈旭白亦清) > 第38章 还玩不?
听闻这话,白亦清顿时注意力被转移:“婶,你说是真?带我去看看?”

  卢艳玲道:“这孩子,急什么先吃完嘛!”

  “婶……”得知有父亲的物件,白亦清哪还有心思吃饭?

  卢艳玲苦笑:“成,先上楼去看!”

  言罢,白亦清跟随卢艳玲着急而去。

  陈旭则一副没事儿人的样,自顾自的吃,完全不顾仪态,他是真有点饿了。

  白亦清走后,白子旭扫眼父亲道:“爸!你怎么不跟亦清提……”

  “咳咳……”白程远咳嗽打断儿子,眼神扫过陈旭。

  白子旭不屑嘴角勾勒:“一个傻子,就算知道我们的目的又能怎样?”

  陈旭就跟没听见几人说了啥似的,自顾自朝着眼前的水煮肉夹去。

  谁知,筷子刚落往水煮肉,没等陈旭夹上盘子就转着移开。

  陈旭一愣,伸筷又夹,结果菜盘再次转开。

  “小旭,餐桌上的旋转木马好玩吗?比吃饭有意思多了吧!”白子旭讥笑着不断旋转桌盘,桌上的菜跟着转圈儿似的从陈旭手底下转动。

  故意捉弄的味道不言而喻,白丽云见陈旭皱着眉“一脸懵逼”的样子,更是笑得前俯后仰。

  “哥,你可真损!傻子吃饭你都要折腾!”白丽云笑了句。

  面对两人的戏谑和嘲弄,陈旭眼里闪过锐利。

  人家想玩儿,他不奉陪岂不是不给面?

  “确实好玩!”陈旭抬手一转桌盘,那盘水煮肉正好停在了眼前,他倒是不慌不忙夹了块肉。

  白子旭皱了皱眉,这转盘可是电动的,停下来时是卡死不能转动的,陈旭这咋转过去的?

  只是不等他想明白,只见陈旭抬手又是以转,转盘飞速一旋,水煮肉就到了白子旭面前。

  没等白子旭反应过来,陈旭手指快速在玻璃转盘上一弹,随后那装满水煮肉汤汁的碗便飞了起来,汤水在空中飞舞。

  白子旭下意识伸手一挡,汤汁洒落他满身都是,他今天特地穿了身白西装,一瞬后五颜六色,狼狈极了!

  白子旭还不是最惨,他旁边的白丽云更倒霉。

  汤碗正好如战士钢盔般罩在她脑门上,辣汁浸泡后她假睫毛都掉了一半,眼睛更是疼得钻心。

  白丽云尖叫:“我的眼……”

  陈旭吧唧了下嘴:“你俩还玩不?”

  白丽云慌慌张张把将脑门上的汤碗拿下,尖叫:“你这该死的傻子,你找死……”

  “陈旭,今儿你TM不跪下道歉,白亦清来都没用!”白子旭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怒气冲冲。

  “跪下道歉?你可真敢想,一家子白痴玩意儿!”陈旭笑眯眯的看着这兄妹俩。

  白程远闻声最先反应过来,惊讶看向陈旭:“你康复了?”

  这话出来,白子旭和白丽云也都愣了下,顿时想起陈旭刚才的言行,的确不是当初那个白痴的做派!

  陈旭竟然康复了?他们可一点儿风也没收到啊?

  陈旭撇了撇嘴:“有句话今儿我就当你们父子三人面直说了,我这人懒,你们没事儿少找我麻烦,更是少招惹白亦清。免得我不开心了控制不住手劲儿!”

  他也是看出来了,不给个厉害,白家这些人真是没完么了的找事儿,索性把话说明了了。字<更¥新/速¥度最&駃=0

  白丽云见状,更是恼怒,当初一个傻子,现在也敢这样对他们吆喝了?

  顿时怒不可遏骂道“就算你恢复也只是入赘我们白家吃闲饭的二货!现在装什么逼!”

  陈旭撇嘴,看小蚂蚁似的盯着几人:“我也希望自己是在装!免得到时事情太难看,白老头下不来台……”

  “你……”白子旭真是恨不得当场就给陈旭两个大嘴巴子,让丫知道一下装逼的代价。

  可正在这时,外面一人急急忙忙而来。

  白程远不悦喝斥:“慌什么?没见着家宴吗?”

  下人不敢抬头,唯唯诺诺:“爷,事情紧急,外面有自称夏家的来人想拜见!”

  “夏家?哪个夏家?”白程远一愣。

  下人赶紧将对方递交的名片呈给白程远。

  白程远一见名片瞬间面露喜色,夏家!真是那个夏家啊!

  夏家在海阳甚至在州里都是排名前列的家族,今个儿找上门难不成有好事?

  不过白程远又觉得自己跟夏家没交集,对方怎么就忽然找上门?

  管他什么目的,得尽力借这机会拉拢!至于陈旭,他暂时就扔在了脑后,直接给了儿女一个颜色。

  白明合就是仗着认识那人在家成天装b,今儿个自己若借机攀上夏家,将来白明合就没资格在他们二房眼前横了!

  想到这,白程远整理下自己衣衫,脸上挂起郑重:“快请!”

  下人转身而去,不一会儿一名儒雅青年跟随进来。

  见到男子,顿时白程远眉开眼笑:“夏贤侄,没想到是你啊!”

  “您是……白家三爷?”青年扫眼白程远半晌后道。

  白程远老脸一红,对方虽客气但摆明不记得他是谁!

  来人是夏行北,白程远倒是认得人家,这可是夏家家主夏柏陵最器重的儿子,夏家未来继承人。

  白程远见夏家继承人亲自来,不由更热情了,完全不介意对方半晌才认出他的尴尬。

  “贤侄来的巧,正逢家宴,来人,换桌酒菜给夏少添双筷子,我要跟夏少喝点!”

  白子旭一直想结交夏行北苦于没机会,此刻见夏行北到他家,也当即笑着上来:“夏少能来,蓬荜生辉,一起喝点!”

  白丽云媚笑凑近公子哥,一副任君采撷的搔首弄姿:“夏少好,我是白丽云!”

  白程远拉住夏行北:“来贤侄,咱们坐下慢聊!”

  夏行北内心烦闷,他来是求人,父亲那般样子,他哪有心思吃吃喝喝?

  只是这白家三房一家子不长眼!愣是没看出他的郁闷。

  来前,刘庆交代过,无论如何都不能在陈大师面前冒犯!

  所以夏行北脸上依然客气:“不必麻烦,家里有急事,今天我是来请人帮忙的!”

  “请人帮忙?”

  听闻这话,白程远误会了。

  白家跟夏家同属海阳商业大家族,不过夏家是蒸蒸日上,白家则一天不如一天!

  夏行北说有事相求,白程远误会对方是来求他!

  能给夏家帮忙,拉上关系,将来便是白家二房的资本。

  当场白程远挺起胸膛,傲然道:“贤侄有什么用得着白程远的地方尽管说,我绝不推辞!”

  夏行北心里那个苦啊,想什么呢?夏家真有麻烦也轮不到你这白家吃闲饭的帮忙啊?

  夏行北赶紧说出来意,免得这一家子纠缠:“你误会了,我不是来找你!是来求陈大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