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傻婿(陈旭白亦清) > 第36章 对我有什么企图?
古老是谁?华国大名鼎鼎的古玩泰斗,全名古天猛。

  而太古就是古天猛古玩集团的名号!

  古天猛扫眼老板:“我演的不错吧?听说你这画是出自太古?我怎么不知?”

  “……”

  老板凌乱了。

  我特码刚刚在跟古天猛装逼?我这是做了神马啊?

  这古玩街都是人太古的!想起刚刚自己跟古老耍横!老板就眼泪哗哗的觉得自己没有了将来。

  古天猛不屑讽刺了句老板,就懒得再搭理他,跟老板是垃圾似的。

  老板得罪了大神,只能满脸讨好在旁站岗,哪怕人家都不正眼瞧他。

  “古老,我有眼……”

  古天猛道:“少废话……”

  “……”

  老板吃瘪,屁都不敢放,只能憋屈跟太监似猫着腰强装笑脸,那模样要多孙子就有多孙子。

  古天猛全部注意力都在陈旭身上:“这位先生,还不知您全名呢!”

  古天猛边说边将真迹递还陈旭。

  之前这古老好意提醒,这会儿不贪宝的原物奉还,陈旭对这老头的印象更好了。

  红衣佛祖图价值不菲,古天猛若真起歹心,保镖在旁,得手几率是很大!

  即便古天猛爱惜羽毛不做明显打劫的事儿,仗势欺人,压价收购也大多能成。

  但古天猛却没这么做的意思,足见古天猛人品还是过得去。

  “我叫陈旭!”

  “原来是陈先生,古玩界能有陈先生这等新锐冒出是大幸事,很高兴认识您!只是我好奇您是怎么看出这画轴有巧?”古天猛见识了陈旭的本事,尊称为先生,同时盘根问底,想知道陈旭是怎么看出内有乾坤的。

  陈旭一笑:“您仔细瞧瞧这画轴是什么!”

  陈旭言罢手掌摊开,画轴木材历经久远年代,看上去跟普通木材没区别,但陈旭捏碎后却露出了其内木质。

  顿时古天猛大为震惊:“这……这事紫心木……我的天!”

  老板站一旁血气上涌,喉头有股甜腥乱窜。

  紫心木,贵如金,这两块画轴木料不少,能卖……上百万!

  若能做成手串,这等老料的手串更是有价无市!

  我的天!!我究竟做了什么……

  老板捂着脸不敢看了!

  陈旭微笑接着道:“你看这边角的纹路,缝隙虽被包浆遮掩,但木纹不合,应该是两块木料人工合,即是人工合上当中必是真空有乾坤!如此用心良苦的藏私,里面的东西能简单?”

  古天猛彻底服气,对陈旭也愈发欣赏起来。

  “长江后浪推前浪,古玩界要出新星了!陈先生厉害啊!”古天猛一脸欣慰冲陈旭竖大拇哥,全然不妒材,真心觉得出了陈旭这等奇才是古玩界幸事。

  陈旭谦虚道:“我只是运气好点,比一般人观察细致!”

  古天猛道:“陈先生,你别谦虚了!捡漏的没谁靠运气,甭在我老头这藏拙!”

  陈旭淡笑不语。

  古天猛则眼神落到陈旭挑选的那块老玉上:“这老玉也是妙物,陈先生眼力令人惊叹,可喜可贺!”

  “运气,运气!”陈旭再次谦虚。

  老板这会儿没细想古天猛的话,满脑子思索的是自己得罪大神将面临的下场。

  古天猛掏出名片:“陈先生,我是出了名的古玩痴,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一起喝茶论道,我老头子也能顺便受教受教?”

  陈旭道:“古老谦虚了!应该是我受教才对!”

  古天猛哈哈大笑:“不恃才傲物!不亢不卑!陈先生让我惊喜!我每日早晨都会在太古茶楼喝茶,随时恭候陈先生大驾!”

  陈旭客气将名片接下:“有机会的!”

  古天猛见陈旭话里有两分敷衍,不介意反而更欢喜!有大能耐的人,谁不心高气傲?

  老板这会儿则在两人身旁脸都笑僵了,五味杂陈。

  今儿个一单生意不仅得罪古天猛这大神,还走眼丢了宝!老板掐死自己的心都有!

  古天猛递出名片后扫了眼老板:“我若记得不差,缘来轩在古玩街也有些年头了吧!”

  老板懊恼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我知道古玩这行难混,想挣钱没拾个把仙丹很难做到,行内真真假假也是规矩,但我还是希望从业者能恪守底线,可以假,买卖自愿全凭眼力坑赚自理,但却不能骗,做生意同做人一般,都得有底线!

  有时古玩便这般,你欺它它就愚弄你!数十年经营一朝遇仙丹,却因眼拙煮熟的鸭子飞了,这是你的报应!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古天猛道了句。

  老板一脸汗颜:“古老说的是!”

  老板悔死的心都有,五万卖掉了幅赵孟頫真迹,还外带两根紫心木……

  老板喉头那口甜腥差点没忍住喷出来。

  教训完老板,古天猛郑重看向陈旭:“陈先生,我期待在太古茶楼和你再见,告辞!”

  陈旭不置可否,古天猛也不介意,客气后带人离开。

  陈旭没太将古天猛的出现当回事,随手将名片插兜里。

  他扫眼在缘来轩的收获,也不由感慨运气逆天。

  老板这会儿在旁心刚落下,细细回味古天猛的话,忽然抓住了重点。

  古天猛提到老玉,难不成那垃圾玉也是好东西?字<更¥新/速¥度最&駃=0

  我去啊!

  陈旭正欲离开,老板将其拦住。

  “有事?”陈旭挑眉问道。

  老板满脸谄媚:“陈先生,你看你拾得的这些能不能让我一件,我用钱买,之前是我不长眼,我该死……我混蛋……我不是人,您……抬抬手?留个念想?”

  陈旭道:“忘记刚刚古老的话了?坑赚自理!”

  老板眼神纠结,依然没让。

  陈旭道:“万物有灵,你心术不正只想挣钱不真心待古玩,这些物件即便到你手上也会从指缝溜走,冥冥中有天意!德者,得也……”

  “……”

  老板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更确定那老玉也是宝了。

  陈旭不肯让老板也不能怎样,古天猛摆明了极其欣赏陈旭,一副要忘年交状,若他为难陈旭被古天猛知道,别说古玩街怕是海阳都没他立足地了。

  想来想去,老板忍了。

  “那我求您个事儿,你看怎样?”老板客气道。

  陈旭看了眼手上宝贝,心想在人家这随手就摸了三枚仙丹,总也得给人点活路,就答应了。

  “说!”陈旭淡淡道。

  听闻陈旭答应,老板眉开眼笑。

  “您眼力劲这么高,帮忙我长长眼,看看我这店铺内还有没什么好货?”老板搓了搓手。

  陈旭刚刚捡漏的本领他见识过,若店铺内剩下的东西还能有宝,别说仙丹,就算拾一两样俏货他也算是补了血。

  陈旭淡淡扫眼周围,嘴角翘起:“除了我拿的三样外,就你内架上那件有疵的镇堂还有两分价值,其他都是摊货!”

  陈旭言罢径直出了缘来轩。

  老板呆了,整个店就三样?全被他拿走了?

  镇堂那件有价值老板是清楚的,是他花了大钱弄来的!

  可昨儿他才刚刚高价收的玉松就摆在镇堂旁!

  陈旭一眼都没瞧!

  顿时老板双眼一黑,意识到被坑了!

  终于,老板再也忍不住喉头的甜腥,一口老血喷出。

  正好这会儿一名顾客进店,见这状况当场喊出声:“来人啊……有人吐血了……”

  缘来轩老板被人送往医院时,陈旭已回到了白氏。

  刚踏进保安部区域,陈旭便被白亦清的秘书逮个正着,告知总裁有请。

  陈旭只能郁闷去找白亦清。

  陈旭进办公室后才落座白亦清就满脸寒霜抬眼瞪了他记,并指着自己腕表:“你看看几点了,又迟到?”

  陈旭懒洋洋道:“老婆,你这么在意我,该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吧?”

  “……”

  白亦清差点吐血!企图?我白亦清对你能有什么企图?

  你也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