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无敌战兵(秦峰慕容萱萱) > 第982章 干他丫的
    秦峰敢保证,只要自己动手,那今天被在场的己方所有人,都会被这伙神秘人杀死!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要知道,在场的秦峰、尉迟磊、闫杰、魏昌友已经是当今都市武者界实力最强的存在了,自己这些人一死,那整个都市武者界可就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强者了。

    万一哪天阵法失效,尊龙城城主等人进军都市武者界,那整个都市武者界必将毫无还手之力,生灵涂炭!

    忍了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古时韩信尚且能忍受胯下之辱,他为何不能忍?

    今日的屈辱,他秦峰记下了,日后若是有了足够的实力,他必将百倍奉还!

    正在秦峰准备开口求饶的时候,他的脑海中,突兀的出现了一道声音。

    “峰哥,不必忍!放心,兄弟我挺你!”

    顿时,秦峰惊讶的瞪大了眼睛,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怎么?你还信不过兄弟我吗?我说了挺你,自然就会挺你!”

    嗡!

    话音刚落,秦峰就感觉有一股无比强大的力量注入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那力量无比的浑厚充实,甚至,秦峰体内的经脉都因为这股突然注入的力量而微微颤抖!

    “峰哥,干他丫的!一切有我!天塌下来,兄弟我帮你一起顶着!别怕,怕了你可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峰哥了!”

    “呼!”

    秦峰深呼吸了一口气,这一刻,他体内的血液仿佛都燃烧了起来,神秘势力?去你们大爷的吧!你们以为你们是谁?

    你若战,我便战!

    那句话说的对,他今天若是忍了,那他也就不是秦峰了!

    想到这里,秦峰战意盎然,想打架?来吧!他秦峰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怕过谁!

    秦峰抬起右手挥舞了一下,“退到后面去。”

    尉迟磊等人都从秦峰的身上嗅到了熊熊燃烧的战意,不用秦峰说他们就知道,秦峰这是准备动手了,可是,秦峰之前不是一直叮嘱自己这些人,不能跟神秘人发生冲突的吗?不是说神秘人惹不起吗?怎么突然要动手了?

    不过,尉迟磊等人也没问,他们相信秦峰,无条件的相信!

    众人连忙向后退了几十米,看着秦峰,等待着秦峰的下一步动作。

    “嗯?”

    鹤发老者神色一怔,他自然也看出了秦峰是想要动手,他的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了一抹不屑的弧度。

    这个位面的人还真是无知无畏啊!恐怕就连上一个位面修真界中,都没人敢跟自己动手吧?

    “你说的对,的确是要下跪道歉。”秦峰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你……”

    鹤发老者突然迷糊了,什么意思?眼前这人同意下跪道歉?那他身上的战意是什么意思?

    还不等鹤发老者思考清楚,秦峰就又开口了。

    “不过,需要下跪道歉的,是你们!”秦峰伸手指着地上的尸体说道:“他们,不能白死!”

    “你特么找死!”鹤发老者愤然出手,他挥出一拳,直奔秦峰脸颊而去。

    在他看来,秦峰这就是在赤裸裸的羞辱自己!让自己下跪道歉?也亏他说得出来!

    鹤发老者这一拳的速度并不快,不过,这一拳却带着秦峰从来也没有见过的威力,这一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一般,牢牢的锁定在秦峰身上,让秦峰躲避不得。

    “咔嚓!咔嚓!”

    拳影所过之处,空间都出现了破碎的痕迹,难以想象,如果秦峰被鹤发老者这一拳击中会是什么下场!

    “咕咚!”

    后方观战的尉迟磊等人纷纷吞了一口口水,鹤发老者这一拳实在是太强了,强到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震惊过后便是担忧,平心而论,他们并不认为秦峰能够接下这惊天动地的一拳。

    然而,更加令人难以接受的一幕出现了。

    “啪!”

    只见秦峰缓缓抬起了右手,竟然直接握住了鹤发老者袭来的拳头!

    “这……这怎么可能?”

    长袍男子六人看到自己首领的攻击被轻易化解,震惊的下巴都快掉了。

    这个位面什么时候出现这么强大的存在了?这还是都市武者界吗?这还是实力孱弱的人族吗?

    他们连忙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直到现在,他们六人仍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幕。

    然而,这就是事实,由不得他们不信!

    秦峰左手成爪,飞快的抓住了鹤发老者的哽嗓咽喉。

    “咔嚓!”

    清脆的骨裂之声响起,鹤发老者的脖颈瞬间被秦峰捏断,身死道消!

    还不等长袍男子六人反应过来,天空之中便出现了一阵白光,笼罩在了他们六人的身上。

    那白光持续了三秒钟的时间,待到白光散去,六名神秘人便消失不见,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嗡!

    秦峰身子一抖,体内那股浩瀚无边的力量也消失的无影无踪,要不是他的手中还握着那名鹤发老者的尸体,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是真的。

    尉迟磊等人一脸茫然的看着秦峰,刚刚那一幕太震撼了,饶是他们活了半辈子,也从未见过如此强大的实力。

    “好好安葬那些死去的守卫吧,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秦峰对着众人说了一句之后,便立马赶往了机场,乘坐秦家的私人飞机,连夜赶回西南山脉。

    “不可能!柱子不可能还活着!”

    飞机上,秦峰颤颤巍巍的端起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可刚刚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声音,分明就是张柱的声音!显然,他体内之所以会突然被注入一股磅礴的力量,以及那诡异的白光,也都是张柱所为!

    “柱子不是已经死了吗?骨灰还是兵方派人送过来的,现在就葬在西南山脉的秦家祖地之中!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那不是柱子的声音?”

    不怪秦峰不敢相信,实在是刚刚发生的一切太过匪夷所思了。

    很快,秦峰便来到了秦家祖地之中,他径直来到了张柱的墓前,亲手取出了张柱的骨灰盒。

    可当他打开骨灰盒时,却惊讶的说不出一句话,因为,那骨灰盒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咣!”

    秦峰双脚一软,直接瘫坐在地,骨灰盒怎么可能是空的呢?难道,之前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柱子真的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