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奇门鉴宝录 > 第616章 光着身子走一遭
        王昃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慈航静斋。

        他一刻都不敢停留。

        任谁,只要生存在这个世界上,与人有了交流,那么或多或少的会有那几个最不想见到的人。

        债主,情敌,人力资源结账领导。

        王昃也有。

        他这辈子怕过的人不多,也不少,但不但害怕又欠下‘人情’的,却只有一个。

        就算是现在有十个八个金甲男子站在他面前,只要‘另一个’在反方向,他就会冲上去跟金甲男子厮杀。

        这,便是黑色巨石。

        倒霉的慈航静斋当了千年试练石的黑石,里面存在着一个让王昃生不出一点反抗心理的家伙。

        如若这样也到罢了,偏偏王昃还从对方手中获得了好处,孕育出来一个可爱精怪的小精灵,当作自己的女儿快乐的养着。

        他绝对是无颜以对。

        大约又跑出去几百公里,看着四面八方的海水,会让人有一种分不清‘动还是不动’的错觉。

        浪涛都是一样,重复而又乏味的一遍一遍涌来又离去。

        王昃松了一口气,降到海面上,让自己歇一下,也让青弘歇一下。

        这是王昃生平第一次逃亡,并非是他生平第一次遇到自己毫无办法的对手,而是因为以往的时候……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就像曾经在旅行时,深林中不小心目睹了一次残忍的野生动物滥捕事件,那位有经验猎人在森林里追了他几个小时。

        当王昃没有一丝力气躺在地上装死的时候,那位猎人却神清气爽精神饱满的将枪口轻轻对准了他。

        这便是林间的追逐,有经验和没经验的,人家用走的,都比你跑的快,很诡异。

        要不是林间的野兽突然出现,与猎人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战斗,王昃早就成了某些小动物的粪便了。

        苦笑了两声,王昃低下头向自己的身上望去,然后……

        整张脸诡异的成了各种‘o’型。

        “他……他妹滴!!”

        鼻涕都忍不住流了下来,惊出一脑门白毛汗。

        这还要……从半个小时之前说起。

        那时,他正在试图躲避金甲男子的追捕,所以精神高度紧张,以至于忘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这值得人理解。

        随后,他偶然的进入一个小岛,却意外的发现曾经的熟人,高兴之下自然忘乎所以,以至于还是把那件无关紧要的事给忘了,这……也值得理解。

        所以……他这段时间至始至终都光着身子,某种部位随着走动来回的击打双腿,这……也是……咳咳,可以理解的嘛!

        “靠了!怪不得这帮美女姐姐都上大铁锤了,怪不得还都跑过来看自己,奶奶滴……合着老子被看光了啊!奶奶滴不活了我~~”

        没到这种时候,王昃就特别的怀念小世界,那时,衣服还能随手拿出来。。

        那时,还有个女神大人,好歹还是能提醒一句的啊!

        “云仙子你记住了!奶奶滴太不讲究了,也他妹的不知道提醒一声,好看吗?真是的……都是那么大的人了,怎么对男人还那么好奇?讨厌~”

        良久,王昃叹了口气,嘟囔道:“不过……奶奶滴,我心也是真大啊!这屁股上凉飕飕的,就能忘了没穿衣服?”

        目光向下望去,在这‘荒海’之中,要想弄来一套衣服实在是太难了。

        唯一的办法……

        王昃一个猛子扎如水中,尽量向下,终于找到一条很大很大的鱼。

        一剑过去就是一彭血雾。

        快速的将鱼皮剥下,使劲的晃了晃,就被海水冲的干干净净。

        再回到海面,王昃看着手里起码一人多高的鱼皮,点头笑道:“嗯嗯,不错不错,做一件衣服那是绰绰有余了……呃……”

        王昃抬起头,呆呆的看着三名黑甲兵漠然站在自己的头顶上,笔直的黑枪反射着太阳的光,却闪发出一阵冰寒。

        ‘咕噜’王昃吞了口口水,猛地扔下鱼皮,第一时间抽出苍龙剑,几乎一瞬间,就将三人斩于海上。

        “来得及?”

        王昃自问。

        “来不及了……”

        他自答。

        一点金光,从海平面上缓缓的变大了。

        王昃祭出青弘,刚要转身就跑,却发现眼前一晃,金甲男子就站在了王昃的身前,眯着眼睛,静静的注视着他。

        “呵呵……这都没死?恭喜恭喜,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不陪。”

        再次换了一个方向。

        却发现金甲男子依然是站在眼前,连表情都没有换一下。

        王昃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怒道:“靠!找到老子你是有多激动?着打!”

        手中苍龙疾飞而出,手里却是握着青弘,直接向金甲男子的咽喉捅去。

        他恨呐,奶奶滴对方又来了身帅气金甲,而自己还是光着呐。

        明明空着手的金甲男子,从他脚下突然蹿起一道金色光芒,横扫过王昃的胸前。

        王昃连忙用青弘挡住,一阵倒牙声后,他直接被轰出去几十米远的距离。

        低头一看,双手满是鲜血。

        这青弘没把啊!

        王昃气的嘴角都抽抽了。

        今天太寸了,一切都不顺利。

        猛然大喝一声,既然出血了,不妨就让它出个痛快。

        直接拿起青弘在自己的手心一划,鲜血淋漓。

        而青弘却在这时猛烈的颤动起来。

        血,对于王昃来说是生民的一部分,但何尝不是他现在的攻击手段?

        血祭!

        带着狂暴的青弘,再次向金甲男子疾驰而去!

        金甲男子皱了皱眉头。

        他很烦,这个王昃绝对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手段层出不穷,一会是神格之力,一会是黑炎,现在连巫术中最特别的血祭都使出来了。

        王昃更是烦。

        他好不容易把希望建立在别人的基础上,那两个家伙就给他撂挑子。

        除了给了他两件武器之外,什么都没有,更别说上来亲手帮帮忙了。

        尤其那个百树仙子,明明还大言不惭的说着自己能轻易的对付魔门,那他妈的现在人呐?!

        血祭最忌讳的就是愤怒。

        愤怒会让血液沸腾,所以……会控制不住。

        为何控制不住?因为掺染了怒火的鲜血,会爆发出甚至会反噬使用的狂暴力量。

        但……王昃会怕吗?

        “去你的!”

        青弘在空中再次猛然加速,在外人眼中,却仿佛停止了一般。

        停顿,然后……旋转!

        一把梭型长剑,瞬间缩成只有一个拳头打下,却疯狂的旋转着,好似一个急速的钻头!

        金色长枪再次举起,直接跟青弘撞在了一起。

        这一次,青弘却没有被击飞,反而是贴住了金色长枪,钻进进去。

        嘶!~如若破锦之声,金色长枪直接被钻出了一个洞。

        而青弘的身上却绽放出一股熊熊火焰。

        并非是火神之火,也并非是灵气,而是……太快的速度,导致将周围的空气燃烧了起来。

        金甲男子双眼一瞪,迅速后退,双手连闪,一道道各色武器从空中显现出来,尽速挡向青弘。

        青弘却势如破竹,那些金色武器沾上就断,擦到就折。

        仿佛它就会这样一直贯穿下去,直到将整个宇宙都挖出一条缝隙一般。

        金甲男子再次忍不住了,身形一晃,一种奇异的巫术就使了出来。

        他背后猛地出现八十一条紫色光线,仿佛触手一般挥舞漂浮。

        随着金甲男子手臂一动,那些紫色光线猛地一耸,随后仿佛无数长枪一般,向王昃疾飞而来。

        此巫术曾经拥有赫赫威名,出之必收割无限生命。

        名为……‘巫大空’!

        每一条紫气,需数万生命经由万年沉积磨练而成,一条,便可穿梭宇宙。

        便拥有宙级巅峰之力。

        两条,却可突破寰宇,人世间无一物可阻挡一瞬。

        直到八十一条,极致之数,便可在一瞬间跃进那传说中的洪级之境,可堪比真神!

        王昃眼皮一阵狂抖,心想这只怕是金甲男子压箱底的功夫了。

        果然,青弘无悔去势,却被几条紫线一挡,便失了方向,在空中打了两个转,又回到了王昃手中,竟是不敌。

        看着漫天紫线,如同暴雨临头,多无可躲避无可避。

        王昃突然闭上眼睛,心中默念女神大人曾经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这功法……便是想象力!

        灵气,嗯,很好,依旧充足。

        信仰之力?小世界源源不断,虽然不多,但依旧供给。

        黑炎之力?仿佛融入身体,举手投足之间就能使用。

        深渊之下那些奇异黑气?也在,随着每一次血祭,越来越多的诡异力量便能显现出来,嗯……很好!

        但实际上,王昃身体里一直有一种力量,很多,很强大。

        他从来不用,不要说不用,甚至长期以来,王昃都是将那股力量看作是敌人,他以为自己终其一生也无法掌握的力量。

        但……

        王昃猛然睁开眼睛,双手一合,淡然寂寞。

        一手灵气,融。

        一手信仰,融。

        再双手齐出,黑炎包裹着黑气……融!

        一口鲜血猛地喷上,让那些力量开始狂暴,发泄,浑浊,挣扎,暴虐。

        王昃嘴角划起一道微微笑意,猛然间将所有力量尽数向自己额头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