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陷仙 > 第293章:鬼影附体
        鬼影在下落的过程之中,身上鬼影一分,顿时飞出来两条人影,这两条人影正是鬼影利用陆凌天的真如化身施展而来。两条人影各持一剑,连同陆凌天本体,从三个方向同时向上反攻,三道璀璨的剑光如三根利剑一般,刺破黑暗,向大陀罗法王和他的役鬼劈去。

        大陀罗法王的真如化身不过是个没有神智的女鬼,他还有一欲没有放出,若是二欲齐出,那就和当初一样,成为了两个大陀罗法王,但显然这一次他根本不想这么做,反而一招手,把那身披轻纱的妙曼女鬼收入体内。自己挥舞二掌,打出一道道掌印来抵挡陆凌天的剑光。

        二人在空中迅速交手了十几回合,三条陆凌天的身影在夜空之中飞来飞去,围绕着大陀罗法王的周身剑影闪烁,几乎是压着大陀罗法王在打。鬼影大笑道:“你不是很了不起吗,你万人仰望,无人能及,怎么也会被我这区区一个鬼影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嘿嘿,莫非你把当初的鬼道功法也都忘了,这才不是我的对手。”

        大陀罗法王被雷劫所伤,元气大伤,而鬼影却是蓄势而来,单只是法力之上,大陀罗法王就吃亏不小。而陆凌天的宝剑又犀利万分,在阴长生的手上就是三柄神兵利器,大陀罗法王打出的鬼手,骨矛,骨刀,在剑光斩劈之下,无不应声而碎。

        喀嚓一声巨响,陆凌天的剑气所化湛蓝色剑光刺劈大陀罗法王在身前凝结的巨掌,剑芒前伸,血光一闪,已在大陀罗法王的身上留下一道剑痕。

        “啊,你这无耻小人,敢伤我肉身。”大陀罗法王身形急退,同时口中发出愤怒的声音。

        大陀罗法王遁出剑光笼罩之后,冷冷瞧着追击而来的陆凌天,狞笑道:“看来我的确小瞧了你,一介鬼影能有这等修为,便是当初的许多煞王都有所不及,不过也仅此而已,若我未受雷劫之时,你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陆凌天冷笑道:“你也知这是未受雷劫之时,但如今你已受重伤,我要杀你还不是早晚的事。”

        大陀罗法王冷冷看着陆凌天,他的胸口左侧被剑光割破法袍,露出一道豁口,猩红的血迹印染而出,他忽的仰头大笑道:“若你能在十招之中杀了我,的确有这个可能,只不过你到现在还只是轻轻伤了我一下,那你便再无此机会了。你不要忘了,我如今不是巫鬼道的大司命,而是佛祖座下的大陀罗法王。”

        在鬼影诧异的目光之中,大陀罗法王左手迅速凝结出一个莲花般的法印,这个法印不是用来打鬼影的,反而往自己的胸口一拍。

        “不好!”陆凌天的面色大变,这一幕鬼影一点也不陌生,正是大陀罗法王曾经用来救治陆凌天的甘露印,此印之神奇,不过转瞬就可把人恢复元气,和原来没有什么两样。这大陀罗法王把此印打在了自己身上,岂不是说他如今这伤势也会转眼之间就消失无踪,而自己面对的将是一个法力浑厚,永远不知疲倦的对手。因为他随时都可以给自己打一个甘露印,要斩杀这样的对手,要么以狂风扫落叶之势一鼓而下,要么让他连施展甘露印的时间都没有,可是能够做到这两点的人,除非修为高出大陀罗法王甚多,否则根本无法办到。

        以大陀罗法王如今的修为,这世上还要比他高的人能有几个。

        当甘露印在大陀罗法王的胸口开始绽放时,被鬼影附身的陆凌天再次发起了猛烈的攻击,剑光交错而下,如水银泻地,夹杂着鬼影施展的鬼道功法,剑光和黑气围裹住大陀罗法王,试图在他恢复之前把他斩杀。

        数息过后,围拢大陀罗法王的所有黑气和剑光一敛,接着陆凌天的身影闪现而出,向着远空急速飞去。眼看不能当场斩杀大陀罗法王,鬼影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逃离。

        大陀罗法王的声音在夜空之中大吼道:“我看你能逃到哪里?”身形化为一道乌光追着陆凌天的消失的身影向北而去。

        鬼影的速度比之陆凌天施展人剑合一之术还要快上几分,但在大陀罗法王面前,这一点速度根本甩不掉他。两道飞速前进的身影随着时间的推移,也越来越近,直至不足百丈。

        陆凌天扭头一看,那乌光之中大陀罗法王的身影时隐时显,其身上气息更是高的吓人,恐怖的威压即便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依旧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让被鬼影附身的陆凌天只觉得背后发冷。

        鬼影突然有些后悔去招惹这大陀罗法王了,如果这大陀罗法王还是大司命这点本事的话,或许今日真的会死在鬼影的手上,但他已经不只是大司命,而是这八方幽都度国城的大陀罗法王。照这么追逐下去,就算这大陀罗法王一直追不上,但自己的法力总有耗尽的时候,而这大陀罗法王却是个永不知疲倦的怪物,耗都耗死了自己。

        鬼影焦急起来,思索片刻后,遁光一转,向另一处方向飞去。大陀罗法王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追了过去。

        二人一前一后,瞬间越过乱石嶙峋的荒地,飞入草原之上。鬼影的速度又加快了几分,当远处出现无数毡帐时,他脸上终于露出轻松之色,遁光一沉,贴着草地一头扎入众多的毡帐之中。

        大陀罗法王紧追而来,见鬼影的身影扎入下面的毡帐之内,冷哼一声,举掌拍下,巨大的掌印从天而降,把两座毡帐瞬间拍扁在地,里面的人几乎连惨叫之声都未来得及发出,便一命呜呼。

        巨大的声响引得周围的毡帐之中人影晃动,纷纷撩开毡帐出来观瞧。

        地上那破碎的毡帐之中除了几滩模糊的血肉之外,并无鬼影所附身的陆凌天身影,大陀罗法王恼怒之下,双掌连拍,把旁边几座毡帐也给打得倒塌在地。那毡帐中的人无不丧命,在外面看到这一幕的人纷纷尖叫不已,整个草原之上都是惊呼之声。

        大陀罗法王的声音在上空回响:“鬼影,你滚出来。”但下方除了惊叫的人群之外,根本看不见陆凌天的身影。大陀罗法王眼中凶光闪闪,一掌接一掌拍落,连在外逃遁的人都不能幸免,成了他掌下冤魂。

        远处两道剑光一闪,奔着大陀罗法王而来,遁光一落,现出宋远知和梅玉茹二人的身影,宋远知惊道:“大陀罗法王!他怎么又回来了?”

        大陀罗法王也见到了宋远知和梅玉茹,他向着宋远知喝问道:“曾与你在一起来求我的那小子呢?”

        宋远知心中奇怪,这大陀罗法王又来找陆凌天干嘛,而且杀气腾腾,不问可知非是好事,宋远知道:“法王明鉴,我陆师弟出去了到现在还未回来,却不知因为何事,你要在这里大开杀戒?”说到杀戒二字,看到满地狼藉和四处逃窜的族人,宋远知的语气也变得不怎么客气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