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隐形学霸超A的 > 第008章 体育课
    四千米根本跑不完,才跑了两圈凌文娇就感觉胸口快炸了,双腿酸痛沉重双虚软无力。

    可是凌文娇还是咬着牙坚持着。她跑得很慢,把调整着呼吸。

    跑了两圈下来,很多女生就落后了,男生基本能坚持久一点。不过大家跑步的样子和脚步,都是凌乱无章的。

    体育老师一边跟着一起跑一边盯着他们,看到谁停下来就点谁的名。

    跑着跑着,他突然发现了凌文娇的样子有些异样。观察了一会儿后,他惊讶的发现凌文娇的速度一直保持着一个相同的速度,而且脚步一直没乱,明明呼吸很不顺了,却紧闭着嘴没用嘴呼吸。

    发现了这些后,体育老师脸上更加疑惑了:咦?这丫头以前是这个班的吗?怎么感觉以前好像没注意到她呢?

    因为凌文娇以前不喜欢体育课,她以前不喜欢运动。所以体育课能逃就逃,不能逃就点名的时候排在最后不显眼的角落里。等点过名了,就找个地方躲着。

    五圈的时候,凌文娇终于挨过了那特别难过的状态。开始调整呼吸,脚步也开始变轻了许多。

    她知道,跑步一开始会非常难受,但是只要很坚毅的挨过了那个状态,后面就会好受很多。

    不过就算这样,她也没能跑完十圈。毕竟是女孩子,而且这个身体还没经过锻炼!

    跑到第八圈的时候,她实在跑不动了。

    除了几个体能特别好的女生外,凌文娇成功的进了体育老师的眼中,成了最后坚持下来的那几名。

    连一部分男孩子都没能坚持下来。

    “你们那些坐下来休息的,休息够了没?你们以为停下来了就不用跑完最后剩下的那几圈吗?休息够了继续给我跑,跑不完这十圈都别想放学了!下个星期就要考体育了,我看你们谁不合格的!你们那些女生,走也要给我走完这十圈!”

    凌文娇虽然停在了第八圈,不过她只是改跑为走了。脚下并没有停,而是在原地绕圈圈慢慢的走动着。

    等双腿渐渐恢复了力气后,她又开始进入跑道慢慢跑了起来。

    虽然后面两圈花了点时间,不过总算是跑完了。

    走了几步等心跳平复下来后,她找了棵树头下的草地里一躺。

    太累了,累到全身无法动弹,累到头晕闹涨。

    跑完了四公里后,整个课已经过了大半了。

    她记得,她前世最后的记录,慢跑能跑五个小时不停的。快慢跑的话,至少两个小时内能跑十公里越野了。

    越野和这种平地路道是不一样的,因路况不同而随时都需要调整。

    现在四公里平地却花了三十几分钟。一节课四十五分钟,跑完也就剩下十分钟了。

    最后十分钟体育老师让他们自由活动休息,接着很快就放学了。

    七月了,离放假还有两个星期。

    凌文娇记得,这是她最后一个期末考试。考完了这个期末考后,她就结束了学习生涯。

    今年高二的期末考在七月中旬,距离现在也就两个星期了。

    体育都是提前考的,所以下周应该就要考了。

    看来这半个月她要加紧复习了……不然这个期末考她会挂的很难看。

    嗯,当然,她平时的分数也很难看就对了。大概就算挂了,老师也看不出什么吧。

    不过好在她现在有一科能救她一把,那就是她后面那几年学的外语,可以用上了。

    那几年被带到了那个地狱里接受着生存游戏一样的训练,在接受了体能和各种格斗技能后,她们还需要接受语言和枪械训练。

    如果不是她觉醒了那股继承了夏雨兰的疯性,她也不可能活着那个地狱里爬出来的。

    没错,她虽然恨夏雨兰。但如果不是夏雨兰遗传给她的那股疯魔一样的潜能,她真的就会死在了那各种死亡训练之中。

    希望英语的突破能补救一下其他的科目吧。

    因为是走读生,所以她不用上晚习。所以下午放学后,就能回家了,晚上自己在家里看书做题做作业。

    下午凌文海倒是乖乖和弟弟在校门口等她来领了。

    不过凌文海的表情有点黑,凌文娇一看就知道他刚才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凌文娇奇怪的问了一句。

    凌文海憋屈的道:“没什么,就是被那孙子骂了。”

    凌文娇:“???哪个孙子?”

    凌文海道:“中午和我打架的那个啊。”

    凌文娇了然的哦了一声:“哦~~你吵不过他对吗?那就当他是疯狗叫不就行了?”

    凌文海气道:“哼!疯狗叫都比他好听!”

    凌文娇没接他的话,她知道这小子嘴上功夫很弱,所以也懒得说他什么。

    回到家里后,夏雨兰和凌洪都不在家。

    凌文娇只好自己升火煮饭了,反正夏雨兰回来的时候会从菜地里摘些菜回来。

    夏雨兰还没回来,凌洪就先回来了。

    没看到夏雨兰的人影,他顺口问了在客厅玩的凌文海:“你妈还没回来吗?”

    凌文海道:“没有。”

    凌洪道:“告诉她,这几天不用煮的我饭了。”

    凌文海应了一声:“哦。知道了。”

    一般凌洪说这话的时候,是这几天有别的活了,大概都会呆在山上。

    凌洪用玻璃瓶装了些腌菜,又用袋装了点米就出门了。

    凌文娇看着他出门,突然脑海一闪。

    对了,她想到了今年不仅仅只有她不能上学的事,这家里还有两件不太好的事发生。

    其中一件就是凌洪,在她考试之前在山上摔断了手臂。现在想想,时间好像就是这几天了。

    想了想,她没打算这件事告诉他。

    如果她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反而会引起他的怀疑。

    若是她表现得知道太多没发生的事的话,他说不定会以为她中邪了什么的。

    这个男人很信那些东西的,要是让他知道了说不定要找大师来给她驱邪了。

    凌文娇不想遇到这种麻烦的事,想想还是用别的隐秘一点的方式阻止他发生摔伤的事。

    不是因为她仁慈,而是因为这件事,凌洪受了伤就要花钱。而且他受了伤,私活就干不了了,只能拿那每个月的死工资。

    偏偏那两个月,生产队里还拖着凌洪的工资不发,才搞得家里拿不出钱来给她上高三的。

    就连是两个弟弟的学费,还是借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