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木叶之影流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天下岂有四十岁太子呼?(求月票)
    木叶四十年。

    秋末冬临。

    外面的时节变换,对湿骨林并没有什么影响,这是一片绝世独立的秘境,固有着经年不变的气候,而羽生已经在这个地方差不多呆了三年了。

    “羽生,这个修行终于完成了吗?”纲手对着羽生这样问道。

    此时羽生“乖巧”的坐在一张椅子上,而纲手正站在他的身后帮他打理着头发……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他总不能还跟个野人似的,得稍稍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

    “嗯,实际上早一些时间就已经完成了,不过我随后又巩固了一下——现在我已经练成了‘超长待机’模式,如果不挥霍仙术查克拉的话,甚至我可以一直将‘仙人模式’保持一周的时间。”羽生说道。

    对于其他使用同一种仙术的人来说,这种“保持”其实意义不大,毕竟湿骨林的仙术要求使用者瞬时提取自然能量,然而羽生却不太一样。

    “是吗,那还真是个好消息,既然‘仙人模式’能够使你身上的侵蚀现象无效化的话,那把它修行成一种常态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了。”纲手手上的动作不停,同时这样说道。

    “常态还谈不到,那有些遥遥无期。”羽生摇了摇头,目前来说待机个一周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谓是冥冥之中自有七意。

    “要剪掉吗?”

    纲手比划了一下羽生的头发,然后问道。

    羽生想了想,接着表示了否定,“扎起来吧,我看最近木叶都是这种潮流。”

    “潮流?”

    “气质大叔单马尾啊,看起来很有风度,而且现在我好像也不怕别人薅我头发了,实力马马虎虎之后,遇到的敌人都比较有品德了。”

    跟有品德无关,现在能薅到羽生头发的人,基本上可以判定为无了。

    实力倒是真够马马虎虎的。

    “羽生,你只有保持沉默的时候才算是‘有气质’……而且,抓住你的头发很难吗?”

    纲手翻了翻白眼,然后动作娴熟的帮羽生把头发束在了脑后。对她来说,这肯定是不难的。

    “而且除了自来也一向是这个样子,还有谁?你该不是有向自来也模仿的意图吧?”

    “还有旗木呢,白毛都是这幅样子。这得算是形象统一,以后我们就是拉动木叶的三驾……三条马尾了。”

    什么模仿自来也之类的话题,羽生很明智的压根不接茬。

    “喔,羽生……你已经有几缕白发了。”

    整理完了羽生的头发之后,纲手突然有些感慨的说道。

    仅就形象来说,羽生自称气质大叔肯定没什么问题的,稍稍过了几年之后,他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比年轻的时候更有感觉了……面向更加柔而和煦,脸上的线条没那么硬朗了。

    毕竟有皮肤松弛的问题在。

    只不过这里有一个吸引小妹妹肯定会被打死的“绝对命题”阻拦了他发挥魅力。

    对于纲手的这种感慨,羽生倒是显得并不怎么在意,“很正常,虽然这个因人而异,不过我马上就要四十岁了,难道还能保持一头黑发‘一尘不染’吗?

    事实上我没有向地中海进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有道理,纲手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

    羽生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所以我准备将退休计划尽快提上日程了,老胳膊老腿老根的,还在‘战场’上打打杀杀的,说点不过去啊……我还想寿终正寝呢。”

    “……”

    这人好像在暗示些什么。

    “对了,差点忘了正事,这次你回到木叶之后,刚好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

    “任务?”

    “嗯,这个国家最崇高的人物……昨天过世了。”纲手显得很平静的说道。

    羽生却猛抽一口凉气,“三代火影死了?死绝了?”

    “胡说八道什么,是火之国大名过世了。”纲手终于忍不住的用力拍了一下羽生的后背。

    这人就不能盼点好事么?也不想想如果死的是三代火影的话,她还会这么不紧不慢吗?

    “大名啊,仁久保大名?”

    “嗯。”

    “喔,蛮遗憾的,我对大名的印象很不错,不过……他应该六十岁出头了吧,感觉能算是寿终正寝了。”

    做了二十年大名,活了六十岁,大名这辈子肯定是活够本了。

    但纲手却有些面露难色了。

    “怎么了,大名的死有问题?”

    “没什么大问题,我们的人查过了,是正常死亡,”纲手没有对大名之死多解释些什么,她转而又说道了羽生的任务上,“大名一家好像格外信任你,所以村子打算派你去帮忙处理大名的后事、保证大名之子的继位以及安定大名城的形势、防止有意外发生。”

    这是政治任务,性质非常的重大且严肃,但其实没什么难度。羽生的身份足够有分量,再加上火之国大名是非常亲近他的,甚至亲近到了差点把女儿送他的地步。

    这样的信任也是正常现象,不说隐藏在暗地里无法言明的前前代大名之死,羽生是第一个支持刚刚过世的前代大名的忍者,随后双方的关系就一直很不错,甚至羽生还拉着大名去威吓了水之国一次,让对方涨足了面子。

    “下一任的继任者……”

    “已经四十多岁了,据说颇类其父,思想很成熟……”

    额,这个年纪似乎没什么槽点,比较起来的话,甚至得算是继位很早的“太子”了——中年人肯定是比愣头青小年轻更懂的世故,起码能明白火之国大名的职责是什么、火影的职责是什么,两者之间的区别又是什么。

    “好吧,看来我是得去一趟的。”

    “嗯,我会陪你一起去的。”

    羽生笑了笑,心说这种年纪了还要如胶似漆吗?

    然而他自作多情了,这种最高等的政治任务会有一大笔非常可观的酬金,再有就是大名城的博彩业比木叶更为发达。

    “走吧,我们先回木叶。”

    无论怎么样,羽生也得先离开湿骨林,返回木叶才行。

    “护额,你忘了护额。”

    在纲手的提醒下,羽生这才捡起了放在桌子上的崭新木叶护额,然后将其戴在了自己的头上,“喔,好长时间没戴了,差点给忘了。”

    “歪了。”

    纲手拉过羽生,帮他正过了绑的很歪的护额。

    这一如既往的毛手毛脚,哪来的气质大叔?

    猥琐大叔还差不多。

    PS:

    1,最后一天了,求一下月票。

    2,这是昨天的第二章,有些晚。我拉肚子拉到现在,腿抽筋脚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