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网游之矿工也疯狂 > 第二百零二章 四处开花
    “杀!”简短的一个字响彻天际,无数人齐声暴呵。安、元、丰三州,陷入巨大动乱中。把繁华盛世的虚假景象,一举撕的粉碎。

    “报——,有一股敌人袭击府库,大量粮食被焚毁,请求上宗派兵来援。”有人高声说着,一人快速跑向水云城。不好的消息,仿佛雪片般飞来。

    赵全真看着案几上的竹简,狠狠捶了下:“砰!。”

    “敌兵、敌兵,哪里来的敌兵,难道他们是从天上飞来的?”话音落下,心中的火气暴涨。眼见正面战场,就要突破防线,却不想后面遍地开花。大周朝廷打的好算盘,硬生生让我等吃了个大亏。

    面对广袤的三州之地,水云宗已经没有太多余力统治每一寸疆域。漫长的补给线,就算布置重兵防守,也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且攻打云州也需要大量人手,仅仅以自己一方的力量,有种疲于奔命的感觉。

    “好像天上也可以飞。”有人忍不住弱弱说着,随后意思到不妥,慌忙把头低了下来。果不其然有一道近乎杀人般的目光看来,赵全真大吼:“就算飞又如何?难道我等就没有防御手段不成。”

    “查!立即彻查,找到敌人的藏身地,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他们斩杀殆尽。”赵全真脸色狂拧,仿佛一头蛮荒凶兽,恨不得把贼人生吞活剐。

    徐林用胳膊碰了碰孙亮,后者立即领会意思,连忙上前一步:“启禀上宗,根据我等掌握的情况。前不久京山书院号召天下文士进入三州之地,他们动用三寸不烂之舌鼓动百姓背离我宗教界。在荒山、偏远等人迹罕至的地方开辟良田,美名曰根据地。”

    “依托根据地作为大后方,奔袭我等粮食、盔甲、武器等物资囤积之地。在利用这些东西,反过来达到练兵、养兵的效果。时间越长,他们的军队越多,战斗力也就越强大。”

    “现在只是奔袭囤积之地,一旦时机成熟,众多根据地同时行动。顷刻间就能汇聚一支精锐,可以袭击安、元、丰三州任意地点。”

    “彼时我军被云州拖住,试问上宗,如何应对危机?”

    孙亮侃侃而谈,众人纷纷皱眉。第一次感觉剑宗掌门,居然也带了脑子。话说剑修不应该喜欢硬碰硬吗?怎么这番话头头是道。

    “这——”赵全真有些迟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场景,若后面真的有一支精锐大军。就算所有人都三头六臂,也不可能在两军夹击下反败为胜。

    甚至还有极大的可能,全军覆没,就连眼前这些人以及跟随他们出战的门人弟子也不能幸免。想着想着背后浮现出一身冷汗,眼前不是一个根据地,而是成百上千亦或者更多。

    “以孙掌门之意,我等应该如何?。”赵全真有些拿不定主意,随口询问。面对眼前的困境,纵然自己都没有好办法,更何况他们剑宗。

    不是看不起,而是事实。

    这群人就是疯子,崇尚力量对同一件事情很少多想几次,显得有些莽莽撞撞:“抽调一只力量,尽可能弄到根据地位置,然后发动突袭。”

    “只要根据地失守,他们就是无根之水无本之木,不需要用太大的力气,就能把他们一网打尽。”孙亮滔滔不绝说着,看着众人的目光,心里浮现出少许虚荣心。

    还是徐林这小子厉害,居然已经偷偷做了这么多事情:“一旦后方无忧,席卷云州就指日可待。”

    “好!不知哪位掌门能自告奋勇,剿灭朝廷安置在三州的根据地。”声音滚滚,赵全真满脸期待的看着,此刻多么希望有人站出来。可事实有些残酷,没有人敢和自己对视。

    “难道诸位都不愿吗?。”

    大殿内为之一静,有人甚至还往后退了几步。

    宗教界内实力为尊,大家打云州为的就是利益。只是现在要剿灭根据地,一听就不是什么肥差。又加上三州遍地开花,有极大的可能会被问责。

    吃力不讨好,没有人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

    “启禀上宗,我等不才愿回援三州。”徐林站出来,代表剑宗高声说着。众掌门露出钦佩以及感激的目光,同时也为这群剑疯子默哀三秒。

    赵全真在心中长舒一口气,顺口说着:“有尔等在,何愁我宗教界不兴盛。”

    “剑宗听令。”

    “在。”

    “立即回援三州,剿灭敌人根据地。”

    “尊令。”

    暴呵声响起,孙亮感觉晕乎乎的。怎么好端端的,就接手如此大的乱摊子。只是看到大弟子坚毅的背影,心中豪气猛涨:“我辈修士当手持三尺青锋剑,纵横天下。”

    “弟子们何在。”

    “在。”

    “掌门令——”

    走出大殿来到剑宗驻地,孙亮豪气冲天的大喊。就在意气风发,打算下令的时候衣袖被拉了拉。几乎瞬间就明白其中意思,把话咽了下去。

    一张脸被憋的通红,只能小声询问:“难道我们不是应该大张旗鼓前去剿灭根据地?。”

    “谁说要剿灭了?。”徐林反问,一双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吕钱他们想要捞好处,我为什么不能推剑宗一次。盟主交代提升自身在各自阵营内的地位,才能更好调集大周世界方方面面的力量。

    孙亮有点懵:“不剿灭根据地,我又应该剿灭谁?。”

    “一个云州和安、元、丰,三州比起来,到底谁更富有。”徐林询问,顺势、借势才会有较大发展,要不然就算水云宗席卷北疆,剑宗也得不到任何实质好处。

    反而借助‘敌人之手’打秋风,才能走的更远。

    “一个州怎么能和三个州相比?。”孙亮一点也不糊涂,几乎瞬间就能得出结论:“可三州富裕,又和我们剑宗有什么关系?。”

    无数目光齐齐看来,有崇拜、不解,以及狂热:“敌人攻击城镇,我们在后面快速出兵。慌乱中府库少点东西,好像很正常。”

    “还可以这么做?”有人呼吸急促,这可是完整的三州啊!它里面库存的积蓄,足以让不少人眼红。至于这些东西属于那家,只能在心中说句抱歉。

    ……

    “踏踏踏……”密集的脚步声响起,无数人从群山中走出。他们身穿盔甲,手持兵刃。就连一直打酱油的二狗,也焕然一新,有种发生质变的感觉。

    “先生、下一步我们应该攻击什么地方。”无数马车来来往往,大量物资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云集。根据地将士发现一件很有趣的现象,就在每当有大型行动的时候,剑宗弟子就会跳出来。他们不忙着杀敌,而是等一小会让后疯狂进攻。

    仿佛被猎人驱赶的猎狗,有种怪怪的感觉。特别是有人闯入包围圈后,居然还全须全尾走出来,可以说是一个奇迹。要说彼此没有默契,打死也不信。

    “暂时休息一整子。”孙文看着这些尝到甜头的青壮纷纷请战,连忙说着。战争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可以说方方面面。

    而且新的情报消息还没有传来,这段时间掠夺到的资源也来不及转化为实力。不管怎么说,都需要稍微休息下,把这些东西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力量。

    “这——”有人心有不甘,略微有些迟疑。但见孙文目光坚定,只能把嘴边的话咽了下去。此刻坐镇问道宫中的林子墨,能发现本源长河中发生极其微妙的变化。仿佛预示着这场大战,将会成为一个恢宏时代的序幕。

    “现如今我方势力还相对弱小,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增加实力,保护自身安全。”孙文解释,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威严。

    “先生、急报——”急促的脚步响起,一人手捧竹简狂奔。对着孙文躬身行礼,露出少许焦急的神色。这是一封来至于云州的信,也不知道会给我等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嗡……”伸手一挥,竹简凭空漂浮,一行行字迹显露出来。上面只有几个大字,却让孙文热血沸腾,甚至还有少许泪光:“百团大战定三州,引文曲开文道,书写盛世篇章。”

    “学生尊令!”孙文对着竹简高声说着,无尽战意彼此交织,目光死死盯着百团两字。所谓百团,不是有一百个根据地。而是泛指,不是实际数字。

    “这——”有些认识文字的人露出不解的目光,想要说点什么,却又发现无法出口。当初有很多幻想,如果所有根据地联动,会有什么样的景象。

    现如今指令来了,要不了多久就能看到。

    “嗡!”光芒彼此交织,地上泥土往上空汇聚,不多时就形成一尊雕像。他身穿儒袍,一副老者打扮。虽然并非活物,但其上浩然正气却若隐若现。

    下方写着几个大字:“至圣先师。”

    根据了解到的消息,封神大战结束后截教四分五裂,在百家争鸣时期其门人弟子横空出世创立儒门。自此文士拜孔子,殊不知儒、截之间又有什么样的隐情。

    林子墨在问道宫中看着,自从玩家们大规模进入,整个世界好像发生极大变化。自己不用苦兮兮到处挖矿,也不用四处布局。

    所有一切,都交由联盟玩家去做。

    “诸位、决战的时候到了,能不能夺回三州,就在此一战。”孙文心中底气暴涨,感受着雕像上的力量,心里有种奇妙的感觉。也许这一仗,真的能带来不可思议的变化。

    “愿听从先生吩咐。”

    “把消息传出去,百团大战计划正式开始。”

    “诺。”

    有人大喝。

    一只只信鸽展翅高飞,传递彼此接到的消息。

    ……

    徐林一挥手,身后庞大的队伍停止前行。自从接到认命后,剑宗上下为剿灭根据地‘流血流泪’。虽然没有斩杀多少敌人,却也能在他们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出现,挽救这城中百姓的性命。

    无数人交口称赞,至于密密麻麻的马车以及装满的物资,则是一个美妙的误会。

    “大师兄为何停止前行?”有人忍不住询问,心里喜滋滋算着,这段时间的收益。结果发现比十年积蓄还多,不由得喜出望外。几乎有人剑宗子弟,都希望这样的好事可以多弄几次。对突然停止,自然有不少怨气。

    “我们出来这么久,是时候回家了。”徐林意味深长说着,这些物资应该可以初步构建出道门至上的神灵体系。到时候只要一步一个脚印,必能走出一条宽阔的通天之路。

    “回城?”有人以为徐林说错了话,我们明明是从城里面出来的,怎么就成回家了?难道要在这里安家落户,置办产业不成?。

    徐林摇头:“是北方,我们剑宗所在这地。况且打着剿灭根据地的名头,他们没理由不放行。”

    “如今势如破竹,我们为什么要回去?”有人不解,毕竟发财的机会只是少数。好不容易等到,自然不会轻松放弃:“就不能在等等?”

    “在等必死无疑。”徐林说着。

    孙亮有点为难:“为什么会有这种结论?。”

    “你们算过没有,这段时间到底损失多少物资,可以武装多少将士?经过训练,他们已经拥有属于军队的实力。一旦这股力量出现,你我能挡得住?。”徐林解释。

    一番话点醒了孙亮,根据地不是无本之木。它的背后是九皇子姬聪,和整个大周朝廷。以这些人的智慧,又怎么看不透此刻的局面。

    也许更大的危机,正在肉眼不可见的地方酝酿着。

    “此言在理。”孙亮重重点头,可紧接着浮现出一个疑问:“我们这样灰溜溜回去,会不会受重罚?。要是赵全真发令责备,我剑宗危以。”

    “如果水云宗被覆灭,责罚自然也就不存在。”徐林解释。

    众人感觉大脑一片空白,云州什么实力?九皇子什么实力?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败亡的危险。只是这话毕竟是从大师兄口中说出来的,断然不会有假。

    “好、我们回去。”

    “尊令。”

    众人暴呵,往北方快速狂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