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动漫 >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 3.黑暗引导
    地狱中一个针对地狱之子们的包围网已经形成了。

    虽说每个大君都痛斥梅菲斯特想把它们当枪使的邪恶诡计,并且自称永远不会任由梅菲斯特摆布。

    但实际上,老魔鬼用的是真正的阳谋。

    它只是将地狱之子的威胁摆在了桌面上,尤其是在马尔杜克大君死后,这种威胁已经非常明显了。

    谁又会愿意像马尔杜克一样,憋屈的死在自己的地狱里呢?

    现在的情况是,所有人的目光在看着彼此的同时,也在注视着梅林的废土地狱,一旦那里有任何的变动,都会引来一场风波。

    现在是个脆弱的平衡。

    但平衡总有被打破的那一天。

    只要新的变量出现,现在还看似平静的地狱诸界,立刻就会变成最残酷的血肉战场。

    这一点梅林从始至终都很清楚。

    他甚至知道这个包围圈的形成,和梅菲斯特有脱不开的关系,他是亲眼看着这个包围圈一点一点形成的。

    但他并不着急。

    因为他有自己的破局之策。

    梅菲斯特肯定有另一套计划,其他的地狱大君也都有自己的计划,它们都要赶在彼此完成策划前,在争霸战里为自己积累到足够的优势。

    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容不得丝毫大意。

    只是现在,还没有到刺刀见血的时刻。

    在绝大部分地狱大君都已经突破天父的现在,贸然挑起矛盾可不是个理智的选择。

    那么,渡鸦大君的破局点在哪呢?

    很简单,在深海!

    深海之中,涅柔国和渔夫国的边境交界处,在一处渔夫国的娜迦们开设的酒馆里,常来的酒客们正在此地享受着闲暇的时光。

    因为渔夫国盛产诗人和艺术家的缘故,在这偏僻之地的酒馆中,也有一名手持深海七弦琴的深海游吟诗人,在为酒客们演奏着最近最流行的长诗。

    那是记载被驱逐的纳摩王子,是如何在前不久的亚特兰蒂斯国王之战中赢得国王之位的诗篇。

    在这娜迦游吟诗人沙哑而又感性的声音中,那首由库瑞王亲手谱写的诗篇在海水的波动中传出老远。

    当时就在现场旁观了那一幕的库瑞王,用华丽的辞藻和优美的文字,歌颂着纳摩王子和亚瑟王子真挚的兄弟之情。

    还有亚瑟王子和失败者奥姆王子之间的恩怨情仇。

    在诗歌的最后一篇,库瑞王还别出心裁的描述了因为痛失爱人而悲伤不已的涅柔国公主媚拉,与仁慈的放过了奥姆一命的亚瑟王子在宫廷中的相遇。

    媚拉感激亚瑟的仁慈,但又厌恶父亲泽贝尔国王把她当成货物送来送去的冷酷,于是选择和亚瑟离开大海,去到陆地生活。

    嗯,库瑞王用这首诗讽刺了泽贝尔国王,毫无疑问。

    据说这首诗在发布之后,立刻就被涅柔国禁止传扬。

    但越是这样,这首诗在深海国度里传播的速度就越快。

    很多人都因此知道了亚瑟和奥姆的故事,同母异父的兄弟,在角斗场里拼命厮杀,来自陆地的王子取胜。

    但却没有杀死自己的弟弟,还把已经到手的王位让给另一个表兄。

    这故事绝对堪称传奇了。

    因为是时下最流行的长诗,所以在那位声音动听的娜迦女士唱完之后,整个酒馆里就响起了一片喝彩声。

    喝得醉醺醺的酒客们讨论着纳摩王最近在亚特兰蒂斯发起的一项项改革。

    当然,男人嘛,说着说着,话题总会偏移到纳摩王那位同样来自陆地的王后。

    据说那位艾玛王后风韵十足,美艳无双,并不比大海的美人更差。

    而海底的男人们更关注她和纳摩王的一些宫廷韵事,当然也少不了对离开深海去陆地的媚拉公主和那位亚瑟王子的一些略带情色的讨论。

    但说着说着,话题又变了。

    一个鬼头鬼脑的小个子鱼人拿出了一些贝壳记载的情色影像,据说是来自纳摩王的宫廷,是陆地人的情色片。

    是那些纳摩王的陆地同胞,那些自称为变种人的陆地人带入深海的。

    这种稀罕的东西很快就在酒馆里引发了一场交流大会,那小个子鱼人便趁机贩卖了很多盗版的记录贝壳,很是赚了一笔钱。

    看来GHS这种事情,也不光是陆地男人热衷于此嘛。

    不过在男人们流着口水欣赏陆地人火爆的小电影,盘算着回家之后和老婆或者情人玩一些新花样的同时。

    很少有人注意到,在酒馆的角落里,一个穿着古怪斗篷的高个子男人,正趴在那里喝着酒。

    他很不合群。

    而且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

    身上的斗篷都沾满了血渍,酒渍和呕吐物来着,看来他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了。

    “这位客人,要不要也来一份?”

    那个赚了很多钱的小个子鱼人鬼鬼祟祟的来到那个酒鬼身边,它揭开自己用鲨鱼皮做的长袍,在那长袍中,挂满了各种各样的贝壳。

    这些东西是海底的特产,只需要经过处理就能记录很多画面。

    小个子鱼人对酒鬼说:

    “这可是很稀罕的东西呢,如果你比较保守,接受不了陆地人那疯狂的作风的话,我这里还有更好的东西...”

    “比如这个,据说是媚拉公主和那位亚瑟王子的私人生活记录,里面有很多福利哦~”

    “呵呵,媚拉?”

    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酒柜语气沙哑的笑了一声。

    他抓起珊瑚的酒杯咕嘟咕嘟的灌下一大口烈酒,然后砰的一声将酒杯砸在桌子上,他对身边卖盘的鱼人低声喊到:

    “她身上什么地方我没见过...滚!少来烦我!”

    小个子鱼人被骂了一句,这家伙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但在看到那黑袍人手边放着的,还沾染着绿色鲜血的半截三叉戟的时候,它便老老实实的低头离开了。

    三叉戟这种东西,在海底国度的意义并不一般。

    虽说大部分海底战士都会有属于自己的三叉戟。

    但这个走南闯北,从事不法生意的鱼人也算是有眼力劲的家伙,它一眼就能看出,那个酒鬼身边的三叉戟不一般。

    真正的杀戮兵器,而且造型优美,不似凡物。

    这样的人,是它们这些小混混惹不起的。

    不管在哪个世界,混底层的人想要活得好,眼力劲可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那小个子鱼人骂骂咧咧的离开了酒馆,它今天生意不错,那些从陆地上“进口”的小电影似乎很有销路的样子呢,不如多进点货?

    想到这里,这本地混社会的鱼人从鲨鱼皮外衣里取出一样古怪的东西。

    方头方脑的,赫然是一部陆地人最新式的手机,当然是经过防水处理的。

    它笨拙的拨了个号码,将手机放在耳边,用很不娴熟的人类语,对另一头的人说:

    “塔克...我要,更多的货...上次你说的那个什么无码的,我也要!就用,用珍珠付账,在你们那个...地狱厨房的码头...今晚,当面交易!”

    哟,海底国度才开放几天,这颇有“生意”头脑的鱼人,居然就找到了陆地的合伙人了呢。

    另一边,在酒馆里,那个喝得伶仃烂醉的兜帽人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将几枚海底的钱丢在桌子上,然后抓起自己的半截三叉戟,走出了酒馆之外。

    他骑上一匹披着盔甲的海马,朝着边境之外的深海游去。

    那个方向,是通往海沟族聚集地的路。

    而这个兜帽人,在海水的波动中,他身上的兜帽被掀开一丝,露出了一头银色的长发,和那张英俊的,但颇为憔悴的脸。

    奥姆...

    距离王位只有一步,但却遭受了可悲的失败,在一天里从天堂坠入地狱的可怜人。

    亚瑟放过了他,纳摩王上位后,表示会给奥姆继续生活在亚特兰蒂斯的资格。

    但骄傲的奥姆又怎么会留在伤心地,看人眼色呢?

    对于在角斗场中输给亚瑟这件事,奥姆内心有怨气,但现在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

    亚瑟没玩什么鬼把戏,他是堂堂正正战胜奥姆的,作为从小被培养的王子,认输的气度,奥姆还是有的。

    更何况,亚瑟本可以杀死他,但他没有...

    这是看在他们共同的母亲份上的,奥姆可以讨厌亚瑟。

    但这份人情,他必须记住。

    毕竟,再怎么落魄也还是海底贵族,他的骄傲不允许他做出更不体面的事情。

    至于未婚妻媚拉的事情,奥姆也谈不上太过愤怒,本就是政治婚姻,而且泽贝尔国王那个人的操守,再没有谁比奥姆更清楚了。

    他可以因为奥姆即将成为国王,就把媚拉送入奥姆的宫廷,也可以因为纳摩成为国王,就把媚拉送到纳摩的床上。

    女儿在他眼里不过是一件筹码罢了。

    可笑的是,泽贝尔这一手失败了。

    纳摩已经有了王后,媚拉被自己的父亲狠狠伤了心,于是和泽贝尔断绝了关系,跟着亚瑟去了陆地。

    那也是个可怜的女人。

    而且现在冷静下来仔细想想,当初两个人之间确实还谈不上爱情就是了。

    至于奥姆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是因为亚瑟在离开亚特兰蒂斯之前,将亚特兰娜女王还活着的消息告诉了奥姆。

    奥姆毕竟是他的弟弟,亚瑟希望在寻找生母这件事上,能得到奥姆的帮助,这也是亚瑟对挽回两人的兄弟关系做出的最后的努力。

    但奥姆并没有选择帮助亚瑟,他希望依靠自己找到自己的母亲。

    奥姆很爱自己的母亲,当初父亲将母亲丢入海沟时,奥姆真的是痛彻心扉。

    现在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但他还有希望,找回家人的希望。

    当然,要说奥姆心里一点怨气都没有,肯定是不可能的,有那么一段时间,奥姆很想孤身返回亚特兰蒂斯,去挑战坐在王位上的纳摩。

    他对纳摩是不服气的,他输给了亚瑟,如果亚瑟成为国王,他可以接受。

    但纳摩...

    那家伙凭什么坐在王位上?

    但他没有贸然去挑战。

    因为亚瑟告诉他,纳摩的武力还在亚瑟之上,要挑战纳摩,他必须磨练自己的武技,与疯狂的海沟族厮杀,寻找母亲的同时,让自己变得的更强。

    将内心中积压的愤怒,那种失去一切的痛苦都化作火焰,将自己锻打成更无畏的战士!

    然后带着母亲一起返回家乡,在母亲的注视下,堂堂正正的赢回自己的王位!

    这就是奥姆此时内心的想法。

    “你只是去送死而已。”

    在奔驰的海马上,奥姆内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回荡着。

    “不管找回亚特兰娜,还是挑战王位,你现在的力量,都只是送死而已。”

    “住嘴吧。”

    还有些微醺的奥姆提不起精神的说:

    “又是这一套,诱惑力量,对吧?这片深海里封印着很多古怪的玩意,我从小是听着那些故事长大的...”

    “你是谁呢?3天前进入我脑海,又想诱惑我做些什么呢?”

    “呵呵。”

    深海王子嗤笑了一声,他说:

    “我是落魄了,但也不是谁都能来踩一脚的。”

    “哎呀哎呀,我是来帮你的呀,年轻人,别这么暴躁嘛。”

    虚荣之王变调的声音在奥姆内心中回荡着,他说:

    “你以为自己见过了所有的力量,能经受住所有的诱惑,但实际上你并不能...这片大海的秘密是你无法看破的。”

    “我就实话说了吧,我确实需要你为我做些事情,但我会给你报酬...”

    “瞧瞧你的武器,已经残破不堪了,面对那些凶狠的海沟族的时候,是不是有些力不从心呢?”

    “我才不会和那些邪神一样,玩一些诱惑人心的把戏,我是个很现实的人,我相信,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之后,你也已经很现实了。”

    “所以,做个交易吧,奥姆王子。”

    那个声音呵呵笑了几声,他说:

    “我给你力量,你帮我办事,你能得到多少,取决于你做到多少。”

    奥姆沉默不言。

    他冲入海沟族居住的黑暗海域中,挥起手中断裂的三叉戟,轻轻松松的干掉了一头从黑暗中扑出来的怪物鱼人。

    在那腥臭的血液散落之间,那个声音似乎失去耐心了,他说:

    “仔细想想吧,我给你选择的机会,有选择的人才是最幸福的人呢...”

    “如果你想清楚了,就来海沟族的深渊深处,被克拉肯守卫之地来找我,放心,鱼人不敢阻拦你,你要担心的,只是那头暴虐的海兽罢了。”

    “哦,对了,自我介绍一下...”

    “我叫大蛇!”

    “恐惧的全能天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