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714章 金山银山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能找到密道还是林晚秋的功劳,她觉得装穷不是真穷,又回想起当初村长藏钱的地儿就是在床底下挖了个坑。



    所以她让江鸿远爬到幽州知州的床底下检查了一番,嘿,还真有问题。



    揭开几片空心的地砖,一个黑黝黝的大洞就露了出来,林晚秋拿电筒一照,乖乖……是地道!



    两人下去一看,地道的尽头是个小房间,房间中堆满了箱子,箱子里装的全是金银,没有珠宝首饰,只有金银!



    除开这些金银,有一个箱子装的是账本!!!



    账本上记载的是各种金银来往!!!



    林晚秋一挥手,将所有的东西都收入闲鱼,金银全部兑换成现金存进闲鱼中,账本她就放到闲鱼储物格中,等白天有时间再看……



    这个幽州知州……在外装穷可是每天晚上都睡在金山银山上!



    离开的时候林晚秋故意让江鸿远不要封住洞口,得让那老王八蛋起床就发现自己个儿的金库没了!



    心疼死他!



    吓死他!



    从幽州出来,夜色已经很深了,两人又施展轻功赶往平州府……



    三天后,江鸿远派人将林晚秋整理出来的证据送往京城。



    这些证据是林晚秋用闲鱼作坊选择百分百的比例复制的,原件在她的手中。



    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一个叫彭越的粮商老板,官仓的粮食去处也指向的是昌隆粮行。



    “咱们今晚去找彭越?”林晚秋看了下面人递上来的消息,就跟江鸿远商量。



    “好!”江鸿远自然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彭越这个人太重要了,既然他们找到了蛛丝马迹就不能放过这个线索。



    彭越住在幽州城,他在乡下有庄子,可是乡下流民多,庄子上不安全,他并不敢住。



    乡下的不少地主在受灾之后都被冲击,家里的粮食财物被抢劫一空。



    入夜,两人潜入彭越在幽州城的府邸,门外萧瑟,街上随时都有冻死饿死的人出现,行人消瘦如柴、神情麻木仿若行尸走肉。



    可是门内却是灯火辉煌,下人们脸色红润,精神抖擞……俨然同城外是两个世界。



    “远哥,按理说彭越不该这么张扬!”林晚秋疑惑道,官仓的粮食最终流入彭越手中,这种事情一旦爆出去那就是抄家灭族的大罪,搞不好能戴上谋反的帽子,那就是诛灭九族的罪名了。



    所以,彭越只要不傻就不能怎么嚣张高调。



    “他……会不会是故意的?”林晚秋盯着这满院的繁华,再度问道。



    江鸿远沉声道:“也许你猜得对,他应该是故意的,咱们之前的行为已经打草惊蛇,现在……”



    “张建业要弃车保帅,舍弃彭越!”林晚秋压着声音道,“让彭越自己露出破绽,这样一来……咱们的目光自然会落在彭越身上,彭越这边吸引了咱们的目光,他那里的计划就能继续顺利实施!”太毒辣了。



    可惜,他的对手是重生后的江鸿远。



    虽然他们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简张建业有问题,但是……



    故意逼迫百姓谋反,然后张建业在适当的时候出现将谋反的百姓一举剿灭,接着就是封侯……他是这件事的最后赢家,怎么说都跟这事儿脱不了干系。



    “聪明!”黑暗中,江鸿远抬手点了点她的鼻尖。



    两人从暗影中摸了出来,他们挑了两个家丁弄晕,然后换上他们的衣裳。



    毕竟江鸿远身形高大,得找同样身材高大的人换衣裳才行。



    换上家丁的衣裳,两人又劫持了一个家丁,冰冷的匕首架在家丁的脖子上:“彭越在哪儿?”



    “别杀我……别杀我……我们老爷在松竹院!”那人哆哆嗦嗦地道,一股尿骚味儿弥散开来,江鸿远嫌弃地将人敲晕,然后弄进一间没人的房间搁着。



    俩人跃上房顶,施展轻功一个院子一个院子地找,很快就找到了松竹园之所在。



    院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下人都没有。



    俩人没有立刻进院子,江鸿远很是观察了一番这才带着林晚秋从屋顶跃下,堂屋的门大开着,一名穿戴整齐的老人端坐在里面,他的面前放着一个火盆,而他正将一张张写满字的纸张扔进火盆中烧毁。



    “你们来了?”老头儿没抬头看外头,还在慢条斯理地烧东西。“等一会儿吧,我把这些烧完。”



    “啪……”忽然,他的手一颤,剧烈的疼痛让他痛呼出声:“这点儿时间都等不得了么?”他的双手无力垂下,控诉地看向江鸿远和林晚秋。



    两人没搭言,江鸿远将彭越打晕,关上门之后林晚秋就迅速将彭越身边的一筐子账册和书信等物收到空间中,连烧过的灰烬都没放过。



    闲鱼作坊太强大了,刚烧掉的纸张并没有被外力强行搅成飞灰,搞不好能恢复。



    “远哥,你看着点儿!”收了灰烬之后,林晚秋就跟江鸿远道,江鸿远应下之后,她便坐下来整个身心都沉浸到闲鱼中。



    闲鱼作坊中有修复功能,她将灰烬弄进去之后选择百分百修复,脑海中立刻跳出一个确认框。



    “百分百恢复文稿一张扣除一千积分,一百六十五张文稿,共扣除十六万五千积分……”林晚秋咬牙点了确定。



    积分挣起来不容易啊,花起来刷刷的!



    接着,有蹦跶出一个确认框:“一张文稿支付一万块,一百六十五张文稿共需支付十百六十五万块……”



    嗷嗷嗷……这系统是在抢钱啊!



    不过这种超前的高科技……不贵点儿显示不出他的高级。



    林晚秋知道这种技术若是放在后世也是会非常贵的,可谁让她现在缺银子啊!



    没办法,能让彭越烧的说不定就是重要证据,所以林晚秋只能咬牙认了。



    成品出来之后,林晚秋就不能违心地说闲鱼抢钱了。



    一堆灰烬能给你还原成被烧前的样子,这在现代怕是要价一亿都有人给。



    当林晚秋将东西拿出来给江鸿远看,江鸿远也被震惊了一把:“这是……”



    “他烧掉的还原了,不过花了大价钱!”按照捐一百块给闲鱼慈善就能获得十个积分来算,十六万五的积分相当于一百六十五万块钱,加上她给出去的钱,一共是三百三十万块钱!



    “花了多少?”江鸿远问。



    林晚秋深处两根手指。



    江鸿远一惊:“两百万两?”



    林晚秋翻了个白眼儿:“两万多两,两百万两就为几张纸我肯定舍不得!”闲鱼的兑换比例,一两银子等同于一百五十块钱。



    江鸿远惊呆了:“才两万多两啊……”这简直是仙术好不好!



    两万多两跟送的有啥区别?



    媳妇这是被鸿宁附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