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708章 不同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人……大人不好了,公堂上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



    “老爷……老爷,家里遭贼了……妾身的首饰衣裳家具摆设都没了……”



    整个知府衙门和后宅都乱了套。



    知府想起床,却连身儿衣裳都没有,只得披了被子往外跑,这可苦了陪他睡觉的小妾,在床上冻得哆嗦,无奈之下,把垫在床上的褥子裹在身上……瞧着空荡荡的屋子,嚎啕大哭。



    你说她给一个糟老头子当妾容易么?图啥啊?还不是图个锦衣玉食,能捞点儿银钱攒着!



    可现在……



    她的青春,全喂了老狗!



    呜呜呜……藏钱的匣子在衣柜里,衣柜都没了,梳妆台也没了……



    啥也没有了,都没了,没了……



    “大人,所有的东西都没了,每个屋里都只剩下一张床……就是公堂上的杀威棍都没了……”管家在知府耳边念叨,知府的脑袋是嗡嗡响的,他急匆匆地冲进库房,结果发现库房是空的,知府整个人都不好了,两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林晚秋这回是真狠,真的是除了粮食和床就什么都没给知府剩下。



    这些东西里头,知府的那枚官印是卖得最好的,就连水火杀威棍以及刑房的刑具都卖得不错。



    然后闲鱼是个十分智慧的随身app,林晚秋把东西上架,他会自动将衣柜里的所有东西都分出来单卖,并且还会有语音提示,珠宝类的东西林晚秋就直接选择售卖,黄金银两就选择在线兑换成软妹币,至于银票……那就收起来等着合适的机会去钱庄兑换成银子收起来。



    管家见知府晕了,一面吩咐人去请大夫,一面掐知府的人中。



    他劲儿大,知府很快就被他掐醒了。



    “大人,库房还有一封信。”管家把信递给知府。



    知府打开一看,吓得手一抖,信纸就飘飞在地。



    “快……去城外设粥棚。”能无声无息把他家的东西搬个精光,肯定也能无声无息地要他的命!



    知府被吓破了胆儿。



    “大人……设粥棚要粮食啊……”管家道。



    知府闻言忙跳起来,还有几间放粮食的库房。“咱们府上的粮食呢?”



    “回大人的话,粮食没丢。”管家忙跟上道,他追上知府,又去把放粮食的几间库房打开,知府瞧见满当当的粮食就松了口气。



    “派人去跟城里的富户说,衙门要征粮赈灾!”他家的粮食还是不要动了,至于义仓和官仓的粮食早就见底儿了。



    “是,大人!”管家应下,“还有,让锦绣坊送衣裳来衙门!再给本府赶制几套官服出来!”



    知府说完之后忽然想起了他的官印……完了,官印丢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得。



    老大人又晕过去了。



    这回咋掐人中都掐不醒,还是大夫来了开了方子,下面的人熬了药给他灌了几次他才醒转的。



    等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事情了。



    知府衙门被神秘大盗一夜搬空的故事传遍了整个易洲城。



    不但知府衙门被一夜搬空,就是同知府上、千户府上也被一夜搬空!



    城里的富户们都没敢吭声,他们虽然掉了银子,但是却多了很多粮食,按照现在的市价……这些粮食的价值比他们丢失的银子多十倍以上。



    官府被盗空,他们却变相地占了便宜……这个节骨眼儿没人敢吭声。



    与此同时,城里那些个快饿死的人家已一夜之间院儿里都多了一大袋儿的粮食……



    老百姓们激动了!



    神仙啊,有神仙来救他们了!



    是神仙看不过眼,所以才惩戒了贪官,同时给他们发放粮食。



    不怪老百姓往神仙身上想,实在是这些事情都无声息地发生在一夜之间。



    人力绝对不可为,把衙门都搬空了,如果是人的话能不闹出点儿动静来?



    整个易城的老百姓都在感激神仙,大家关着门在神龛前磕头。



    粥棚到底是搭起来了,城门口一搭起了粥棚,灾民们喝到了热乎乎的粥水,个个都在心里感激神仙,若不是神仙出手,那帮狗官才不会管他们的死活呢!



    与此同时,林晚秋的闲鱼几分额外长了十几万。



    这种积分以前她开孤儿院的时候也收到过,是系统对她做善事并且取得成效之后的奖励。



    积分是十分有用的,其他位面的一些稀缺珍贵物品不但需要银钱购买,同时也需要巨量的积分。



    好比黑玉断续膏、玉容膏、续命丹,以及极品武功秘籍等物。



    易洲这边儿的灾情是相对于幽州等地来说较轻的,但是单独来看……每天都有冻死饿死的人,其实也算是极重的灾情了。



    江鸿远跟林晚秋去乡下看了一圈儿,发现不少房屋都被雪压塌了,地主家的砖瓦房没事儿,还有富户的砖瓦房没事儿。



    他派人用一袋粮食换下一座二进的宅院,然后林晚秋在宅院中塞满了粮食。



    “你们挑人来修缮房屋,一天工钱一斤粮食。”只有把房屋都修好了,灾民才可能回家,只要他们回家,就没有了聚众的危险,这样才不会被有心人利用。



    “是,主子。”



    两人除了在这座乡村的二进宅子里塞满了粮食,还去山中找了几个山洞,往山洞里也塞满了粮食。



    “你们挑好人之后,选几个头头出来,具体的事宜交给他们去做,你们只需要在暗中盯着。粮食没了就去那几个山洞里般……千万不要暴露自己。



    “是……”把易洲的事情安排好,江鸿远跟林晚秋又继续赶往幽州。



    途中,他派人去云幽平三洲的几个著名寺庙,商谈救灾的事宜。



    一到了晚上,两人就偷偷地去给灾民送吃的穿的。



    那些濒死之人,身边忽然被扔下一小袋子点心,一件棉衣……这些搞不好就能救他们一命。



    一路走来,林晚秋的闲鱼积分一直在蹭蹭往上涨。



    “主子,属下跑的几间寺庙……寺里都不同意赈灾,哪怕是咱们提供粮食他们也不同意。”



    “不同意?”林晚秋拔高了声音,江鸿远派出去的人都是找的十分有名望的大寺庙,侍奉佛主的人怎么能这么没有悲悯心,同情心呢?



    “是,夫人,他们都不同意,而且,属下求见主持也均被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