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677章 盛宴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儿冷吃一口热的,暖意从胃里扩散到全身。



    端木微把自己脖子上的狐皮围脖给取了下来:“林姐姐,我都吃热了。”



    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贵妇贵女们:……



    好想打死南蛮公主咋整啊?



    “我也吃热了。”林晚秋也把脖子上的裘皮围脖给取了下来。



    众人:……



    想打死的名单中又加上林晚秋这位乡下来的泥腿子。



    东胡公主拓跋彤直了直脊背,极为轻蔑地扫了一眼林晚秋和端木微,嘴里飘出一句:“上不得台面!”



    她声音不大,但是够所有人听到。



    端木微想跟她理论,却被林晚秋扯住了袖子:“只与同好争高下,不同傻逼论长短!咱们吃咱们的。”林晚秋压低了声音话说的,拓跋彤没听见。



    “林姐姐你说得对,天大地大,饿肚子最大!”说完,端木微又夹了块儿肉扔进水壶里涮。



    “呵……”听了端木微的话,拓跋彤嘲讽地笑了一声,然后跟段紫燕道:“你离她们远点儿,这种人……”



    坐在端木微旁边的段紫燕早就忍不住了,她吞了吞口水,想来想去还是默默地把红泥炉移到了桌子中央……食物的香气让她完全忽略了拓跋彤。



    拓跋彤:……



    气死了都!



    一口热菜下肚子,段紫燕觉得整个人生都美满了,暖洋洋的,不要太舒服。



    这下子涮菜的人多达三个,其他的贵妇就更加煎熬了,她们尽量将注意力放到舞台上去,可惜,效果不大。



    赵宜回头瞧了眼林晚秋这头,她微笑着微微摇头,弟妹真是性情率真豁达,她这个性子还真不适合在京城这个圈子里混,不过还好,皇帝的意思是让江鸿远回祖籍,远离京城的社交圈子对林晚秋来说应该是件好事。



    除了赵宜,男宾那边有一道目光也不时投向林晚秋这头,距离远,但不妨碍杜修竹这个武功高强的人不时偷窥,他能看清楚,看清楚她用茶壶当锅涮菜吃的样子。



    果然不愧为他爱着的女人,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委屈自己。



    杜修竹庆幸自己个儿顶着杜家人的身份坐在边角上,这样舞台就不会挡住他的视线,同样庆幸的还有江鸿远,他的位置在正中央,被舞台挡地结结实实的,哪晓得皇帝老儿出来之后就让人传他和乔庆上城门楼子吃饭。



    坐得高看得远,小媳妇的一举一动自然是落到了他眼中。



    见小媳妇十分自得地吃东西,江鸿远就放心了,他还怕小媳妇不适应这样的场景呢。



    皇帝居中,江鸿远坐得很是靠边儿,皇帝身边是贵妃和太子,成王坐在太子的下首,贵妃下首还有几位妃嫔,淑妃没在其中,太后也因着年纪大了没来城门楼子上凑热闹。



    不论是太子还是成王,亦或是皇帝以及他的妃嫔们,都拿眼神打量过江鸿远,江鸿远没当回事儿,该吃吃,该喝喝。



    菜是冷的没关系,他又不是没在雪窝子里啃过僵硬的馒头。



    剃掉胡子的江鸿远果然跟张洲说的一样,只要将他脸上的疤痕忽略掉的话,他的容貌三分像自己,四分像月华,六分像月华她大哥。



    只是这疤痕太过扎眼,想忽视掉还是有一定的难度。



    “江爱卿,你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酒过三巡,皇帝夹了一口菜进嘴里就问他。



    作为皇帝,他的吃食可不敢凉,每碟子菜下面都垫着一个金属盒子,盒子里暗藏玄机,跟手炉差不多,里头埋着烧红的碳。



    江鸿远板着脸,语气平淡:“回皇上的话,脸上的疤是臣小时候进山打猎被豹子挠的。”



    他的话音一落,周遭众人的心皆是一紧。



    江鸿远说得风轻云淡,但当时的艰险在场的人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想象得到。



    其实不是豹子挠的,但江鸿远不可能对这些人说真话。



    “骁勇伯勇武非常,能生擒白渠和白律武功定然也了得,不知骁勇伯和忠勇侯比……谁的武功更胜一筹?”片刻,雍王放下酒杯兴致勃勃地问道。



    皇帝也看向两人,乔庆朝皇帝拱手:“陛下,微臣的武功不敢跟骁勇伯比。”



    江鸿远道:“我……臣也就是力气大,加之长年在山中讨生活……行动比较敏捷罢了。”



    “喔……不知骁勇伯能不能让大家见识见识你的力气?”雍王周景继续道。



    “改天吧。”太子看了雍王一眼,又看了江鸿远一眼就道,“今日场合不合适。”



    江鸿远却道:“倒是不必改天,若是皇上想看微臣就献丑了。”



    永安帝来了兴趣:“喔……那朕就见识见识。”反正重头戏还没上来,他心情好,娱乐娱乐也行。



    江鸿远站了起来,说了句献丑了。



    然后抬脚使劲儿一蹬,他脚下的青石砖地面就碎了……



    城门楼子上的青石砖老厚老厚的了,可是却被江鸿远一脚就给蹬碎了。



    周遭一瞬间就寂静了下来,没有人说话,就是呼吸,大家都有意识地屏住了。



    “哈哈哈哈……朕封卿为骁勇伯果然是没有封错,大周有你这样的勇士何愁那些个鞑子蛮夷不屈服?”



    永安帝率先打破沉默,手下有得用之才,他自然是高兴的。



    “儿臣恭喜父皇获一员猛将!”太子率先站起来向永安帝举杯。



    “儿臣(臣妾)恭喜父皇(皇上)获猛将一员!”其他的王爷皇子嫔妃们也站起来举杯。



    落座之后,还有不少人时不时地瞥一眼被江鸿远踏碎的地面。



    匹夫之勇而已。



    成王心说。



    雍王看江鸿远的眼神变得复杂了一些,而太子最为平淡,储君的范儿拿捏得妥妥当当的。



    “江爱卿在从军之前都是在山里打猎的么?”皇帝又问,其实江鸿远的身世他都知晓,只是看见江鸿远他就没忍住问了一嘴。



    “嗯,靠打猎糊口。”江鸿远点头。



    “怎么就想着从军了,以你的武力……打猎会轻松一些。”皇帝又道。



    “想给婆娘挣个诰命,省得她娘家人欺负她。”江鸿远这话听在皇帝等人的耳中是十分耿直啊,可能从未有人如江鸿远一般在他面前简单直接的说话,永安帝闻言竟愣了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