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633章 男男搭配干活儿不累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讲道理,老林头将那一百两银子的银票给出去真的是失误。天儿太冷了,冻得他脑子都木了,手脚也是木的。



    他裆兜里放了好几张银票,最大面额的就是一百两的,冻得太狠了,老林头也没心思慢慢翻捡,递出去瞧见是一百两银子的银票就顺口说要三件。



    可惜,夺了银票的人是村里出了名的赖子混子。



    这下子众人一起哄,老林头就傻了。



    他抖抖索索地道:“没……没那么多……”



    说着,他又往裆里掏,这回把兜底子都翻出来给人看了,剩下的几张银票凑在一起还不够六十两。



    但六十两也是钱啊,当即就被另外两个年轻人给抢了去,然后将他们身上的棉袄脱下来扔给老林头夫妻。



    带着热气儿的破棉袄上身两个老东西这才觉得活了过来。



    拿衣裳换银子的三个人早跑了,得赶紧回家上炕,否则冻出毛病了就得不偿失了。



    他们跑回家,几个没卖成棉袄的可不干了,追过去要分银子,又是一通热闹暂且不提。



    王通宝冷眼瞧着这一出,他这个村长也没阻止,一句公道话都没帮老林家说。



    “好了好了,都是一个村的,赶紧帮忙灭火。”王通宝组织人帮着灭火,不过他只让人从江家这一面儿泼水,别的方向不管。



    在他的指挥下,众人慢悠悠地去抬水,慢悠悠地扑火。



    老林头两口子缓过来了之后就着急了:“你们倒是快点儿啊,都快烧完了!”



    “你们都是安的啥心,这么慢是故意要让咱们家烧光啊?”被讹了银子的两人心里不舒服,说话也就不客气。



    人蠢了真是挡都挡不住。



    脸上嵌着的仿佛不是人眼珠子,是死鱼眼,根本看不清形势。



    “得,出力不讨好,大冷天儿的咱们是吃饱了撑着的,家去吧,大家伙儿都家去!”有人放下了水桶。



    也是瞧着他们家这大火咋地都烧不到村子里去,靠近江家这边儿又被他们泼了不少水,江家这头也没了危险,被老两口一番呛声,大家伙儿瞧了瞧村长的脸色就开始撂挑子了。



    “家去了,家去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多舒坦呢!”



    “他娘的,吃力不讨好!”



    也是这片地方距离村子远,否则村民们还真不敢袖手旁观。



    当初老林家把宅基地买到这里一个是为了跟江家别苗头,再一个就是村里没这么大的宅基地。



    谁曾想,当初十分满意的地儿这会子却成了缺点。



    老林头反应过来的时候村里人都走了大半。



    他着急地喊道:“回来……你们都回来。”



    谁理他!



    “我给银子……给银子,你们帮帮忙啊……”老林头没办法了,实在是舍不得他这大宅子。



    有这句话,剩下的村民才没走。



    “你还有银子?”之前他买衣裳的时候不是说把银子花光了么?



    “有,真有!”老林头说完就往腚沟子上掏,这回他聪明了,掏出来银票先看两眼,然后从中扯出一张十两面额的道:“我给十两银子,你们帮我把火灭了。”



    这家伙,银票不是尿骚味儿就是屎臭味儿。



    “打发叫花子呢?这么多人你给十两银子?”有人嚷嚷出来了。



    “一个二十两银子这活儿咱们就干!”



    “你们咋不去抢!”许氏气得要死,三件破棉袄费了他们一百六十两银子,这会儿这帮人又狮子大开口。



    “成吧,你们能耐你们自己干这活儿,咱们也不惜的挣这个钱。”一个中年村民道,说完,他吼了一句:“乡亲们,咱们走。”



    “走咧……”



    老林头气得给了许氏一巴掌,他忙道:“回来,都回来,我请五个人,就按照你们说的,二十两银子一个人……



    我只剩下一百两银子了……”



    他这么一说,一群人商量了一番,最终留下五个人帮他灭火,收了一百两银子却是在场的几家人分的,最后留了七个人,一家出一个人。



    虽说多了两个人灭火,可速度并不快,等把火灭干净了,天也亮了了。



    然后。



    瞧见彻底烧毁的大宅子许氏一口气没提起来,晕了过去。



    这救了还不如不救!



    老林头的心也是一抽一抽的疼。



    老头想了想,只得雇车子带着两个仆从进县城,县城的房子还能住,当初之所以从医馆出来就回乡,是没脸在县呆。



    毕竟一场官司让他们在县城出了名。



    可这人倒霉了喝凉水都是塞牙的。



    没有最倒霉,只有更倒霉。



    到了县城的房子,院儿门口被县衙贴了封条……封条……封条……



    咋整啊?



    只得带着一老一小去找林画,原本林画给人当妾的那家人因着林琴的缘故对老林家挺好的,可是谁让老林家前两天在衙门里丢了丑,这家人可不敢放老林头几个人进去,只说主人家都去庄子上了,下人做不了主……做不了主……做不了主!



    林发才真是……



    得,只能带着老婆孙子去写客栈,刚到客栈安顿下来……林金宝也晕过去了并且发了高热……发了高热……



    林发才顿时觉得天都塌了。



    他吩咐人去请大夫,又吩咐人去成衣店买衣裳……结果两个仆从带了银子出去一趟就再没回来……



    林发才左等右等见不着人,心里也算是明白出了啥事儿,他差点儿没直接死过去。



    没办法,他只能请小二帮忙请了大夫来先给老婆孙子瞧病,瞧完了大夫说凶险,只能尽力……



    林发才说您尽管开药……于是,两个人四付药废了八十两银子。



    药开完了,他也倒下了,大夫顺便一瞧,得这老头儿也发高热了,一并瞧了,两幅药开出来又是四十两银子。



    林发才:……



    这一折腾真的把老底子都掏空了。



    他不知道的是,大夫从客栈一出去就去找了一个戴面具的男人:“……您吩咐的事儿已经办妥当了。”



    秦月铮点了点头,给大夫拿了一百两银子的银票:“记住,要把他们掏空,掏到没银子吃药……”



    “是……”



    回头他给林发才那两个仆从一人一张路引:“从今日起,你们就是良民了,拿着银子远远儿地去安家吧。”



    两人千恩万谢。



    秦月铮看着两人的背影,嗤笑道:“江鸿远你再能耐也得小爷给你善后。”



    (江鸿远:……等老子回来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