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596章 冰冷无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姚老先生出来的时候脸色是煞白煞白的,瞧得出来是累够呛。



    “妥了,小命儿保住了,不过血液里的毒还没排完,得卧床几天……我得去歇着了,这把老骨头差点儿就折腾没了。”



    夭寿喔……



    这徒弟平常挺靠谱的,轻易不作妖,一作妖你就受不住。



    这家伙差点儿没把自己个儿给作死了。



    他老头子现在还心惊胆战的。



    这个作死了他上哪儿再找一个这样事儿的天才来扛毒医谷的大旗?



    心塞。



    见老神医累得不像样,林晚秋就吩咐人把库房打开,挑些补品送去给老先生。



    她也是着急去里屋看江鸿博,说话的时候也没过脑子,顺嘴就道:“人参、鹿茸、燕窝什么的,只要是大补的东西都挑好的给老神医送去些,多送些。”



    (老神医一觉醒来看到桌上堆着的几盒上等鹿茸……这是想他老树开花来个第二春的意思?)



    鸿博躺在床上,他人没醒,但是脸上和手上的红肿消退了不少。



    这小摸样……林晚秋想起她刚进江家的那些日子,鸿博当初瘦弱得跟纸片人似的,似乎轻轻碰一下他他就会没命。



    这可是她费劲心力救回来的崽儿,不曾想他竟然对自己个儿的身体这么不在意。



    林晚秋很生气。



    可再生气她也不可能现在就把江鸿宁拽起来揍一顿啊。



    “白术,你留下来照看二爷,白英,把二爷房里伺候的人全叫到院子里,再把人伢子唤来。对了,把三爷身边的下人也叫来,还有三爷,也一并请来。”



    “是……”



    下人们小心翼翼,行动间都不敢大声了,都知晓她这是动了大怒。



    鸿宁赶过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鸿博的事儿,不过他并不清楚具体的原因,只知道鸿博病重。



    二哥好了一年多了,他都快忘了二哥曾经是个病秧子的事实,这下子骤然听到说二哥病重,他走路都腿软,若不是身边有小厮护着,他得摔好几跤。



    到了鸿博的院子,院子里已经乌泱泱地跪了一地的下人。



    林晚秋本不喜欢下跪这一套,可是这会子不同,她就算是不喜欢也忍着。



    这里是封建社会,不是现代社会,林晚秋一遍又一遍地跟自己说。



    封建社会就要用封建社会的规矩,用现代社会的那一套是绝对行不通的。



    “嫂子……二哥怎么样了?”鸿宁匆忙走到林晚秋的身边问道,至于一院子跪着的下人,都没被他放在眼中。



    “抢救过来了,得将养些日子,你进去看看他吧。”林晚秋低声道,她揉了揉眉心,声音里透着疲惫。



    鸿宁心疼了:“嫂子……”



    林晚秋冲着他扯了扯唇:“你先进去看看你二哥吧,看他一眼就出来,嫂子先跟你说说话。”



    “好。”鸿宁应下,匆匆进了内室,瞧见江鸿博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他心里是害怕的,江鸿博这副模样把他记忆中的画面勾了出来,那些年,他天天都活在恐惧中,怕大哥进了山就出不来,怕二哥睡一觉之后就没了。



    以前村里的孩都欺负他,没少用大哥被野兽吃掉和二哥会忽然病死来吓唬他。



    鸿宁红了眼眶,眼泪从眼眶中滚落了出来,他盯着江鸿博颜色不正常的脸,低声喃喃:“二哥……你可不能有事儿,咱们家的日子越过越好了……我都不抠门儿了,你也不能撇下我们……”



    “我们会伤心的,嫂子和大哥很辛苦,我们好好的,不给他们添麻烦行么?”



    鸿宁低垂着头,说话的时候垂着的手指都在发颤,可见他吓得不轻。



    想着林晚秋还在外头等着,江鸿博也没在屋里留多久,他略呆了呆就转身出去了,他出去的时候,鸿博的眼珠子动了动。



    “嫂子……褚爷爷怎么说的?”鸿宁没去坐,他走到林晚秋身边,亲手帮她倒了杯热茶,然后捧给她。



    林晚秋没瞒着鸿宁,把这事儿的来龙去脉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鸿宁听了脸色都绿了,他是气的。



    敢情这是二哥自己作的!



    “鸿宁,你说,嫂子这会儿该如何办?”林晚秋问他,他们的家庭情况不同,不能像普通人家那样,遇到事情就将孩子保护起来就可以了。



    他们家的孩子从小就开始独当一面,这些事儿让鸿博参与意见,也算是锻炼他,正好林晚秋也想看看鸿宁欠缺在哪里。



    鸿宁想也不想就道:“今晚负责守着二哥的人打一顿发卖了,正好杀鸡儆猴,给别的下人敲个警钟。”



    这种处事方法也是现下大户人家,勋贵人家惯用的方法,并没有毛病。



    “他们错在哪儿了?”林晚秋又问。



    鸿宁道:“二哥让小厮将他绑在椅子上,这就说明二哥情况不对,可小厮和别的值守下人却不去跟您说,这便是他们的错处!”



    “可是你二哥吩咐他们做的,他们得听你二哥的。”林晚秋喝了一口茶,将茶杯放在一旁的桌上,鸿宁马上去帮她续上热茶。



    “忠心主子不是这么个忠心法,这种情况下,即便是二哥将来要责罚他们,他们也该跟嫂子说,或者是跟我说,不该瞒着。



    像今儿,若不是嫂子来看二哥,二哥他说不准这条命就没了……



    再者说了,这种情况下,就算他们去跟嫂子通风报信了,将来二哥要责罚他们,嫂子难道会袖手旁观?



    说到底,还是伺候的人不尽心,只知道一味的盲从,只害怕二哥会责罚他们,而他们并不担心二哥会出事儿。”



    听鸿博这么说,林晚秋心里的郁气总算是散了些,鸿博打小就自己个儿照顾一家人,年纪小,但比鸿宁来得沉稳,不过他也太沉稳了,以至于之前林金宝在学院欺负他,他就一直忍着。



    两兄弟一个沉稳一个激进……



    倒是能互补。



    “外面的仆从交给你处置了。”林晚秋道,该放手的时候就得放手,况且这孩子说得很好,也正是她自己的意思。



    鸿宁处理得很好,打板子,发卖,敲打一院子的下人,行云流水,一点儿都没露怯。



    就算是听着下人在他耳边哀嚎求饶,他也不为所动。



    江家人的底线都是家人,但凡涉及到家人的安危,平常最为温和的三爷也变得冰冷无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