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503章赔偿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来!”乔羽刚要出门,乔庆就把乔羽给喊了回来。



    “送四万两银子过去!”



    乔羽闻言差点儿没把腰给闪了,十分惊诧地看向乔庆,大人他到底咋的了!!



    乔庆淡淡地指了指桌子上的酒杯,道:“这酒比牧云楼一百两银子一坛的云端还要好。”



    乔羽:……



    “您的意思是……”乔羽不好酒,所以当初去唐民手下把酒都收回来之后点够数量就照着乔庆的意思送还给了林晚秋。



    “一车一百坛酒,一共十车酒……你还了多少回去你心里没数么?怕是四万两都给少了!”一百两银子一坛,一百坛就是一万两银子,四万两只能买四百坛,这还是他自己估摸的价格,万一林晚秋这酒超过一百两银子呢?



    人家不计较,你自己不能不识数!



    “属下明日一早就把银子给江太太送去!”乔羽肃色道。



    “太太,总兵大人身边的乔羽乔大人在花厅等太太。”早上,林晚秋用完早膳,管家就来禀报。



    林晚秋放下手中的茶盏问:“他有没有说是来做什么的?”



    管家摇头:“乔大人不曾说。”



    “你先去招待着,我马上过去。”见客可不能穿常服,她得回屋换套衣裳。



    “乔大人。”乔羽正在看挂在花厅的画,这画跟他以前看的完全不一样,画法十分新奇,里面的牡丹和美人跟真的一般。



    听到林晚秋的声音,他转身过来便见林晚秋逆光走来,她穿着大红遍地金的衣裙,云髻高耸,缀红包的步摇轻轻摇动着,衬得她如画的面庞更加娇艳了。



    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



    乔羽晃了神。



    “乔大人……”林晚秋又唤了一声。



    乔羽反应过来,他握拳凑到唇边不自在地咳嗽了两声:“这是总兵大人让我拿来给你的。”



    他忙将一个小木盒子放到了林晚秋身侧的桌子上。



    林晚秋拿起盒子打开一看,一面是一沓银票,一千两一张,一共四十张。



    “总兵大人这是……”林晚秋看着乔羽问。



    乔羽道:“大人让送过来的,我也不知晓大人的意思,你若是有疑问就找机会问大人吧。”



    乔庆只吩咐他送银子,他自然不会多说一句。



    林晚秋闻言也就不问了。



    乔羽茶都没喝一口,便朝林晚秋拱手告辞。



    他得赶紧走了,否则会忍不住一直看这个女人,真是奇怪,上次见她就觉得好看而已,这次见她却发现她明艳了不少。



    (江鸿远骄傲脸:那都是老子的功劳。)



    乔羽走后,林晚秋就拿了十张银票出来让艾叶去钱庄换成银子,银票不能在闲鱼中兑换等价值的货币,但是银子可以。



    乔庆什么意思林晚秋其实是知道的,那两坛子酒可是她故意让人送去的!



    当初乔羽派人来将剩下的酒还给她就完事儿了,丝毫没提赔偿的事情,林晚秋不肯吃亏,所以才有送酒的举动。



    当然了,她也是试试乔庆,乔庆能想起来给她赔钱,算他是君子。



    若是想不起来……那这个人如何就有待商榷了。



    她就是这么小气的人。



    江鸿远那边儿已经安顿下来了,带的是新兵没有老油子,什长全部都由他带来的人担任。



    上山之前他计划好路线,几个什长武功高强,又能听命行事,加上他这个主力坐镇,一个三百来人的山寨让他们轻松拿下。



    这个山寨中的钱粮就没有怒山山寨多了,总共也就几万两银子,江鸿远做主全部截留,从中拿了很小一部分作为奖赏发了下去,将士气刺激起来。



    又以十天为一个基础考核,单兵能力排在前十的士兵有银钱奖励,团队能力排前三的什长有奖励,团队还有额外奖励。



    江鸿远用了这一手,那怕是在山上开展魔鬼训练这帮人都没有退缩。



    一个个的跟打了鸡血似的精神头十足。



    每天的训练量都很巨大,不但是那些个兵,江鸿远自己就没放松,他自己的训练量和难度是手下士兵的好几倍。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床上他都会无比想念自己的小媳妇。



    “孙婆婆,小慧儿摔着了!”山寨中不光全是山匪,还有些被山匪劫虏上山的妇人,有老有小,老的是在山上打杂干活儿,小的嘛用处就很多了。



    江鸿远将山寨打下来之后,送了一批人下山,一些不愿意下山的就留在山上干活儿。



    江鸿远一点儿都不怕这些人里有奸细,会暗戳戳地使幺蛾子,他巴不得有人冒头出来找事儿呢!



    “啥?小慧儿摔着了?”孙婆婆一听就急了:“这可咋整啊,我还得给百户大人送衣裳呢!”江鸿远的衣裳是孙婆婆在浆洗。



    陈香香道:“婆婆,您赶紧去看小慧吧,我帮您给江百户送去。”



    孙婆子忙将手中的篮子递给了她:“那多谢你了香香!”



    “举手之劳而已,婆婆何须客气?”陈香香接过篮子,等孙婆子跑开之后就扭着腰肢往江鸿远的院子去了。



    院儿门口守着一名士兵,士兵瞧见陈香香就拦住了她:“香香姑娘这是来做什么?”



    陈香香跟士兵福了一礼,她的领口有些敞,垂头的时候便露出一劫白生生的脖颈,隐约还能瞄到一眼贴身小衣的颜色。



    士兵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陈香香娇娇软软地道:“我替孙婆婆来给百户大人送衣裳。”说完,她还给士兵抛了个媚眼儿。



    士兵那里受得了她这样,脸顿时红透了。



    “姑娘交给我吧,我给大人拿进去。”



    “可是婆婆说要问问大人这衣裳的味道他喜不喜,还有就是婆婆说要量量大人的身量,好给大人裁新衣裳……”



    士兵一听,这个他就不会了,隧道:“那……那香香姑娘在此等候片刻,我这就去禀报大人。”



    “有劳小哥了。”陈香香眼神一勾,士兵就乐颠颠地去帮她禀报。



    江鸿远在看林晚秋给他的兵书,听见士兵汇报之后也没多想,训练得狠就特别费衣裳,之前他是跟孙婆婆说过要多做几件衣裳的。



    见进来的人是个年轻的姑娘,江鸿远就皱了眉头,他的脸上有疤,再皱眉头就有些骇人了:“怎么是你?孙婆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