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64章狠辣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赵水生也没敢太耽搁时间,他驾驶马车拐进了中途的镇子上,寻摸了一家医馆给戴鸿飞看。



    “都是皮外伤。”大夫给戴鸿飞看过之后便道。“这些是活血化瘀的药,你们拿回去出每天都擦。”



    “多谢大夫了。”赵水生跟大夫道谢,然后去结账,戴鸿飞扯住他的袖子:“赵大哥,我来付钱。”



    赵水生笑道:“这点儿银钱那里用得着你付,等你好了请我喝酒吧。”



    “好!等我参加完秋闱就请赵大哥好好喝一杯!”戴鸿飞也是个洒脱性子,并没有读书人的清高,眼睛也没长在头顶上,觉得赵水生是赌坊的莽汉而看不上他。



    赵水生将戴鸿飞带去力行安顿了下来:“你在这里安心养养,我去府城探探消息。”府城的事情必须得打理清楚,戴鸿飞还要参加秋闱呢,可不能出岔子。



    戴鸿飞知晓赵水生在担忧什么,他道:“赵大哥,凡事不可勉强,我等三年再参加秋闱也是等得起的。”他今年十五,三年后也是十八,不晚。



    “嗯,放心,我心里有数。”赵水生留下一句话就走了,他匆匆赶到府城就去找黄仲山,远哥带他来认过门路,黄仲山知晓他是江鸿远的人,他找去了必定是有急事儿,于是也没敢让他等,放下手中的事情就去见他。



    赵水生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那两个画工是从安逸居出来的,跟戴鸿飞是同窗,我怕这件事之后灵逸居的人不放过戴鸿飞。”



    黄仲山冷笑一声道:“你让戴鸿飞安心在府城住着备考,什么知府大人是后台……不过是知府的一个小妾娘家哥哥开的店。



    如今府城正闹得沸沸扬扬,说知府大人为了灵逸居能挣钱要打死秀才,知府大人正头疼呢。”他再去让家里的女人去找知府夫人吹一把子风,那小妾也不会有好下场!



    毕竟潮县县令的例子摆在那儿的!



    “成,那黄大哥我先回去了。”赵水生知道这事儿掀不起浪花之后,便告辞了。



    “稳妥起见,还是让他过几日再回府城。”黄仲山叮嘱,毕竟这事儿才闹开,知府要处置也需要时间,就怕狗急跳墙。



    “等,我记下了,多谢黄大哥提醒!”



    送走了赵水生,黄仲山就匆匆归家让自己婆娘去找知府夫人吹风去。



    这边儿赵水生快马加鞭赶回力行,跟戴鸿飞交代了一番,让他一定在力行多住两日再回府城,得到戴鸿飞的保证之后,他便赶回潮县跟林晚秋说这事儿。



    “你别着急,先喝点儿水。”瞧他的模样就知晓这一天都在奔波。



    赵水生灌了半壶茶水进肚子,这才跟林晚秋仔仔细细地说了这天发生的事儿。



    “他倒是个有情义的人。”闻言,林晚秋赞叹了一句,“你派人去查一查,要想打废戴鸿飞的人是谁,周斌和钱书正在这里头有没有掺和?”听赵水生的描述,最后出来那人是拿着木棍冲着戴鸿飞的手去的,目的性太明确了,就是想断戴鸿飞的手。



    画山寨画她管不着,也不打算管,毕竟没有张三还有李四,可是要废戴鸿飞这事儿她必须得管。



    毕竟事情因她而起。



    “好,我这就去查!”赵水生道。



    “赌坊的活儿不好耽误,你派人去查就行了。”林晚秋叮嘱。



    第二天,赵水生那边儿就送来了消息,他的人把拿木棍打戴鸿飞的下人给套了麻袋狠狠地揍了一顿,钱书正不过是画坊请来教画画的小先生,没啥不能出卖的,那人哭着嚷着把钱书正给卖了,还顺道把周斌也给卖了,反正他知晓的事儿全给说了。



    “让人把钱书正的右手废了。”林晚秋道。



    她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赵水生得了吩咐就立刻去办这件事,不过第二天他来找林晚秋的时候,神色十分古怪。



    “嫂子,钱书正和周斌的右臂都被人齐肩砍断,周斌的姐夫从马上掉下来被踩死了……



    还有被知府大人的小妾被发现跟人私奔……”还被抓住跟男人在客栈中鬼混不说……被抓住时这个女人瞎嚷嚷,大家都知晓她是知府的小妾了。



    林晚秋:……



    这是有人插手了!



    “行,我知道了,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林晚秋叹了口气道,如此快速狠辣地出手……让她想起了刘强一家的惨案。



    心里那道坎儿,到底是过不去。



    一方面,她十分想跟杜修竹面对面地说清楚,问清楚,一方面,她有抗拒这种行,十分鸵鸟地想装作不知道,三条人命……她怎么样都不可能忽视。



    连孩子都没放过啊……



    她怕她会忍不住杀了杜修竹。



    把这件事放下,林晚秋就将精力放到学院和孤儿院上,有了江鸿远送来的几房人,她感觉轻松多了,这机房人的能力真的很强,各方面的事情都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多余的时间她就用自己剩下位数不多的银子干起了倒买倒卖,买手工精致的东西,放到闲鱼上卖高价,赚到的钱一半儿换成白银,一半儿存在闲鱼上。



    时间一晃,江鸿远派来接她的人就到了潮县,林晚秋将他们安置妥当之后便去了毒医谷。



    到了毒医谷,她先是跟鸿博和褚老先生说了修画院街的事儿,帮毒医谷置办产业,褚老先生自然是再愿意不过的了,两条街至少要一年时间才能修好,到时候开了医馆,正好让鸿博去历练历练。



    林晚秋将山谷的事儿做了一番安排,鸿博又给她拿了一大堆的药品,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姚老先生带着姚颢阳来找她。



    一个月过去了,姚颢阳的精神面貌比以前强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听他们说明来意,林晚秋真是惊讶地不行。



    “您没开玩笑吧,颢阳兄弟去给远哥当幕僚?姚老先生,远哥是为了感谢您教导鸿博所以才帮着寻摸药的,再说了,远哥此举也是为了鸿博,买药方顺带讨的药丸,您真不必……”林晚秋想说姚颢阳去给江鸿远做幕僚真的是屈才啊,就他送给自己的画,她拿去闲鱼评估过,是能按寸卖的!



    那是大师级别才有的价格待遇啊!



    “嫂子,是我想去,我想出去看看……现在我的身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只要坚持服用神医的药再有个一年半载就能痊愈……请嫂子给我一次机会,若是我做得不好,到时候不用江大哥说,我也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