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37章林先生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姚老先生翻完了眼前的八九本画册,心绪难平。



    其中有两本画册看起来就是随手涂鸦,笔墨简单极了,就是稚子学起来也十分容易,但是这种简单的笔画勾勒出的图画就很像,一眼就能看出是什么东西来,不管是物件还是动物,都有些憨态可掬的可爱模样。



    很适合给孩童启蒙用。



    还有两本画册,画法又是不同,用色十分大胆啊,人物和景物的处理各方面都不是他熟悉的画技。



    最后你几本,分别是黑白色为主的人像,或是物品,然后就是油画人物和景物。



    姚老先生可谓是大开了眼界。



    “你这些……都是用什么作的画?”半响,姚老先生才问。



    林晚秋就让人去她的画室把蜡笔,油彩等颜料拿了出来,一样样地跟姚老先生说颜料是怎么得来的。



    “妙……妙啊!”姚老先生听了林晚秋的解释之后就叹道。“老夫浸淫书画多年,从未想过还能如此制作颜料!



    真是……这想法太好了!”



    油彩,蜡笔,炭笔,不管那样都不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偏生没人想着用这些东西作画。



    特别是炭笔,画出来的人物和物品简直是太像了,就跟在照镜子一样!



    “这些是你自己想出来的?”老先生问。



    林晚秋摇头:“不是,是一位已经过世的前辈教的。”隔了一个世界的前辈,也算是‘过’世的前辈。



    “喔……”姚老先生有些遗憾,过世了呀……



    他把目光落到林晚秋身上,道:“不知老夫可否拜您为师?”



    林晚秋吓了一跳,她忙摆手:“我这不过是雕虫小技,哪里敢在您面前得瑟,这些伎俩您其实回去琢磨琢磨就明白了。



    若是您不嫌弃,我这里还有不少蜡笔和炭笔,以及油彩和套刷,我给您送一份。



    这些画的原理我也可以跟您讲一讲,但还请您别提‘拜师’这个词儿!”



    “哈哈哈……您也太谦虚了!”姚老先生大笑道。



    林晚秋恳求道:“先生您可别对我用敬语,我年睡小,受不起,真的,可别折煞了我!”



    “好好好,我姚羲和认下你这个小友了!”姚老先生爽朗地笑道。



    “不知你此番是否有空,若是有空能不能跟我家去,也好让我那病弱的孩子听听你的讲解。



    颢阳那孩子啊,也很痴迷书画。”



    林晚秋笑道:“我一天就时间最多,鸿宁也一起去吧,跟着一块儿听听,我也好久没给你讲了。”



    鸿宁忙应下,然后跑去拿他的画夹。



    林晚秋也吩咐人带上她收拾出来的东西,又把给姚老先生的东西一并送过去,插屏也送过去。



    “送给您的东西可不兴再退回来了,您是鸿宁的恩师,我们鸿宁还靠着您教导呢!”



    姚老先生道:“好好,我往后再不退你们的东西了,成了吧!你放心,鸿宁我会好好教导的,鸿宁这孩子聪明肯学,明年就让他下场吧。



    你往后有什么事儿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都会替你办到。”



    “还真有事儿要请您帮忙!”林晚秋道。



    “喔……什么事儿?”姚老先生来了兴趣,来而不往非礼也,他不能白拿林晚秋的东西,也得有些回报才是。



    “第一件,我是真看上您做这插屏了,回头我再画两幅画,您能帮我做两个插屏么?得落款的那种,我可是要传给后人的。”



    “哈哈……成,我再给你写两幅字,画两幅山水。”姚老先生大笑道。



    “那就谢谢您了!”林晚秋忙道谢,“还有一件顶顶要紧的事儿,这事儿要看您是否方便,若是不成也没关系,左右不能让您为难。”



    “喔,什么事儿?”



    “我在潮县县郊买了两块儿地,准备建一座画院,建一座孤儿院。



    孤儿院里教孩子们识字的先生好找,但是画院教习书画的先生不好找。



    若是您认识的人里有愿意执教的,您能不能写信帮我引见引见,我去跟他们谈条件,请他们出山……您说成么?”



    “这是好事儿啊!”姚老先生赞赏道,“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不说给你找够人手,画院给你找三个书画先生,孤儿院再给你找两个老家伙坐镇教书还是成的!”



    “真的吗?太谢谢您了!”林晚秋高兴地道。



    也是他出不去,否则他也愿意去孤儿院当先生去,这是积德的好事儿啊!



    想起自己的儿子,姚老先生心中就是一阵叹息,若给儿子治病倾尽了家财,他都想拿些钱捐给孤儿院,当为儿子积福。



    既然自己不能直接帮忙,就好好地帮林晚秋找几个先生吧。



    这点他还是能做到的。



    一行人去了姚家,姚颢阳坐在院子里的树荫下看书,他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脸色苍白,高挑的身材十分消瘦,衣服穿在他身上跟挂在衣架子上一般。



    跟当初病弱的鸿博有得一拼。



    瞧着自家老爹带着鸿宁和一名年轻妇人进来,姚颢阳就猜到了林晚秋的身份。



    他有些许愣神,鸿宁的嫂子好美啊……



    只一眼他就想把她画下来。



    “这是我儿子姚颢阳,颢阳,这是鸿宁的嫂子……”



    “我叫林晚秋。”林晚秋大方地道,这少年虽然刚才目光停留在她身上,但很快就挪开了。



    关键是,他的目光很干净清透。



    “请屋里坐吧。”父亲有客,姚颢阳就准备回避了,他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旁的婆子想搀扶他却被他给制止了。



    “你也一起来书房。”姚老先生道,见姚颢阳不解,姚老先生又道“那两幅油画是晚秋画的!”称呼变了,可见姚老先生是真心将林晚秋当成忘年交了。



    闻言,姚颢阳的眼中就迸发出炙热的光:“真的么?太好了!”



    说完,他认认真真地整理了一番仪容,然后拱手跟林晚秋行行礼:“在下姚颢阳见过林先生,还请林先生能赐教一二。”



    这咋这么郑重呢?



    林晚秋有些不习惯,她忙笑道:“赐教不敢当,咱们相互切磋,我那个……我的水墨画是短板,要跟二位请教的地方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