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25章不甘心又如何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分家的事情定下来了,办得也利索,请了王通宝来写了分家文书自家收着就成。



    分家不分户嘛,不用去衙门单独列户。



    家产也好分,老两口住住院,两兄弟东西厢房,至于田地水生没要,赵二婶儿就给他折算成银子,水生自己添了些,凑了五十两银子出来让王通宝帮着买山地,就挨着他爹娘的山地买,他打算买回来以后就托付给爹娘照顾,除去税收,利润对半儿。



    江家买那么多的山地种果树,他跟着干就一定会挣钱,水生十分相信江鸿远和林晚秋,沈韵也是,对水生的决定一点儿意见没有。



    两口子跟王通宝一起去县里,反正要买地,他和沈韵还要买房子。



    杜修竹的马车跟他们在村口擦肩而过,他带的东西挺多的,拉了辆马车的东西来。



    林晚秋看到他就抽嘴角:“你就来住两天而已,带这么多的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在搬家呢。”



    杜修竹笑道:“你也太小看我了,搬家才这么点儿东西?我搬家至少得三五十车。”



    “走吧,帮我布置布置。”杜修竹拽了林晚秋的手腕儿往果园走,林晚秋甩开他:“别动手动脚的啊,我可是有妇之夫。”



    “切!谁稀罕你似的,你要不是老娘的姐妹儿老娘惜的碰你?”杜修竹一脸不屑地道,说话的时候他还拿帕子擦了擦手。



    林晚秋眯了眼:“杜公子,您要是嫌弃就别来!给你得瑟地,还嫌弃我脏了!”



    “是你先嫌弃我的!”杜修竹不肯让步。



    林晚秋拜拜手:“算了,不跟你这个情场失意的家伙一般计较。”



    “你就知道戳我的心窝子,你……你算啥姐妹儿啊!”杜修竹做西子捧心状,那样子……若是换个女人绝对要被他给迷住了。



    “你不知道姐妹是用来干啥的么?专业背后插刀的!”林晚秋笑盈盈地看着杜修竹,杜修竹无奈地笑了,他道:“感觉若是你插我一刀我还挺乐意的。”



    “你乐意我不乐意,我这个人小心眼儿,你敢背后插我刀子,我们就没得朋友做了。”这话她是笑着说的,杜修竹听了却有些莫名的心慌。



    “爱和恨都是很浓烈的感情,所以,姐妹儿无惧!”他吊儿郎当地道,说完,他就兜着林晚秋往前走:“别墨迹了,收拾好了就去做饭,想尝尝你的手艺。”



    林晚秋瞪了他一眼,嘴上没再说什么,只是心有些凉。



    她的心底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林晚秋尽量克制自己,才没将情绪外露。



    她不敢想,若是自己猜测的结果是对的,她该何去何从,该如何面对杜修竹。



    林晚秋笼在袖中的手在抖。



    杜修竹的小院儿里有小厨房,他把厨房要用的东西都带齐了,还带了不少食材来。



    “我弄了些牛肉,这玩意儿可不好弄,还得让庄户故意挖坑让牛折了腿,然后去县衙拿了批文才敢杀。”



    “以前听你说过牛肚等物涮锅子好吃,我都带来了,鸭肠鸡胗鸭血都带来了,今儿早晨才让人杀的,一路用冰保着带过来的。”



    “想吃火锅?”林晚秋问?



    杜修竹点头:“嗯,听你说了几次,馋地慌。”



    林晚秋派人回去拿火锅料,火锅料炒好放了好些天的味道比刚炒出来的好吃。



    “你跟他们说怎么收拾,我们一会儿去林子里吃锅子怎么样?”



    林晚秋:“不怎么样,蚊虫多。”



    杜修竹却坚持:“让人提前去熏过了,再燃些驱蚊香就无事了,你林子里是有凉亭的,周遭又是果木,郁郁葱葱的景致多好啊,放两个大冰盆子搁着,小风吹起来也凉快。



    “你是客,随你吧。”林晚秋道,等杜修竹的人把东西搬完了,她就去灶房指导厨子该怎么切牛肉,怎么给牛肉码上味儿,怎么弄毛肚鸭肠……



    反正就是清洗摆盘的活儿,不麻烦。



    留下人在院儿里处理,林晚秋和杜修竹就带着两个小厮去了林中的凉亭。



    坐下之后,小厮把茶具等物摆在石座上,便退得远远儿的。



    杜修竹烹茶,他人好看,翩翩公子烹茶,动作也行云流水,十分赏心悦目。



    林晚秋盯着他看,思绪却飘到了别处。



    杜修竹以为她在想江鸿远。



    “怎么,被我迷住了?我可警告你啊,咱们是姐妹儿,你可别打我的主意!”杜修竹笑着说,他微笑的样子十分迷人。



    “你啊……就是个祸害,来过村里一次,就把村里的姑娘们迷得晕头转向的。



    不过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我喜欢脸上有疤,身上有肌肉的男人。”



    “你这口味够重的。”杜修竹嘟囔了一声儿,他递给林晚秋一杯茶,林晚秋拿着茶杯,这是玉杯,翠色的杯子轻薄通透,跟碧色的茶汤相得益彰。



    她垂眸盯着茶汤,低低地说:“我有时候很茫然……我觉得……我跟林家格格不入,并不是因为他们虐待我,我就是觉得我跟他们不是一类人。



    后来,我遇到了好心的师太……



    跟着她学了不少东西,内心才得到安宁。



    再后来,师太没了。



    我也差点死在老林家。



    远哥他救了我。



    你知道吗,那时候,我深处黑暗,顷刻间就会坠入深渊。



    远哥他在我下坠的那一瞬间把我拽了上来,他来了,天光大亮。



    村里人都嫌弃他丑,嫌弃他没钱,可是他对我来说,却是光,照亮整个世界的光……



    现在村里人都说他死了……我从别出得到的消息也是说他已经死了。”林晚秋说到这里就顿了顿,她转头看向杜修竹,眼里闲着泪光。



    “可我不相信他死了,他也不能死!”



    林晚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仰头不让眼泪掉下来:“他若死了,这里就塌了。”



    杜修竹:……



    江鸿远,我真是嫉妒你,为什么……将她拉出地狱的人不是我。



    你比我……先一步。



    一步先,步步先,你得了她的心,即便……即便你可能已经死了,她心里还是只有你。



    只有你啊……



    只有你……



    杜修竹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