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21章祭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该说的话都说了,林晚秋就踏着月色往家中走,走到半路,一个人从树后冲出来拦住了她。



    她被吓了一跳,心跳如擂鼓。



    “你……你吓死我了!”林晚秋拍着起伏不已的胸口,瞪了一眼江鸿远。



    “我想死你了!”江鸿远先是抱了抱她,然后就牵着她的手拐上了小路,又从小路上山。



    “远哥,这么晚了上山干嘛?”林晚秋问。



    “去祭奠一下刘大哥一家。”他说。



    说完,他就搂了搂林晚秋的肩膀。



    “我带你走吧。”两人走了一段路,江鸿远见林晚秋一声不吭就道。



    说完他就单手揽上林晚秋的腰,气运丹田足尖一点,整个人就腾空而起。



    林晚秋忙搂住了他的脖子……他在带自己飞?



    “远哥,你的轻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江鸿远带着她一路飞掠,一直都没有落地,高高跃起之后落下,在树枝上点一下又高高跃起。



    月色下,江鸿宁抱着林晚秋就这样一路往山里去了。



    “我突破了龙影刀第二层,身法和轻功都更上一层楼。”江鸿远在她耳边道。



    林晚秋都羡慕死了。



    她什么时候才能学成啊!



    “你不着急,慢慢来,欲速而不达。只要你每天都坚持练功,早晚有一天成的。



    对了,还得找时间帮你买一柄趁手的剑。”他也需要一把趁手的刀。



    “刀剑的事儿你不用操心,这事儿我来办。”林晚秋道。



    “好!”江鸿远笑着应道。



    “你喜欢重的是轻的?”林晚秋又追问。



    “重的。”江鸿远道,“太轻了不趁手。”



    林晚秋记住了。



    江鸿远带着他落在山林深处,这里已经摆好了三个牌位,周遭的树上挂着几盏白色的灯笼。



    牌位前放着一个香炉,香炉中插着几炷香,有燃尽的,有燃得还剩下一半儿的。



    江鸿远拿起旁边儿放的白烛点燃,插在三个牌位的两边儿。



    “先上三炷香吧。”江鸿远将点好的香递分了一半儿给林晚秋,两人一起跟牌位作揖,然后上香。



    “刘大哥……你们一家人一路走好……”林晚秋红了眼眶,她又想起那天的事儿来。



    出事儿前,刘强十分关心她,那关心是发自内心的。



    他老婆是个温温柔柔的女子,出自世家,教养良好,人也善良。



    儿子……更是冰雪聪明,又有礼貌又可爱……



    这样的一家人,竟被人杀了……



    “刘大哥,我会尽我的全力去查这件事,你跟嫂子还有大侄儿安心去吧。



    现在我不方便现身,等以后方便了,我去京城祭拜你。”江鸿远拿了纸钱跟林晚秋两个在牌位前烧。



    刘强是拿他在当兄弟待,对他,刘强从来都没有任何隐瞒,开了镖局之后,他其实一点儿都看不上那点儿利润,但因为镖局是他想开的,刘强不但参与了,还将自己的人脉全面动用了起来。



    刘强把能介绍给自己的关系全部都介绍给自己了,正因为如此,新的威远镖局才能迅速地打开局面。



    江鸿远的消息网才能那么快就有了雏形。



    对于刘强,江鸿远救他就是为了利用他,动机十分不纯,后来,刘强拿真心带他,他也将刘强当兄弟。



    却不知西桐一别,却是天人两隔。



    “这个地方,就是当初我救下刘大哥的地方。”江鸿远道,说完,他又指了一个方向:“再往里走,就是龙尾山山匪的势力范围。



    山匪所盘踞的山峰十分险峻,易守难攻,朝廷派兵多次清剿都无功而返。



    刘大哥他们那次去……就他和黄大哥逃出来了。”



    “这山里有山匪,那村子岂不是不安全?”林晚秋问。



    江鸿远道:“还离得远呢,他们想翻山进村,就要经过豺狼虎豹盘踞之地,也十分危险。再说了,他们截的都是大商贾,或是大官,乡村的小地主他们看不上的,没必要带人翻山越岭,冒着巨大的危险跑来劫掠。



    得不偿失。”



    林晚秋想想也是,遂不再纠结这个问题。



    “走吧,咱们回去。”烧完了纸钱,江鸿远就跟林晚秋道。



    林晚秋点头,帮江鸿远收拾东西,然后两人怎么来的,这会儿就怎么回去。



    到家之后,江鸿远盯着林晚秋练了一会儿功,纠正了下她的几个动作,林晚秋练得浑身都被汗水打湿了。



    她没叫一声累,刘强一家的惨死,让她心里十分恐慌。



    那样的下场……她不希望自己将来有一天会沦落到,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她想有自保的能力。



    至少,要让自己的男人在外头拼的时候不用担心她,记挂她。



    完事儿了江鸿远都把洗澡水给她准备好了,洗完上床,汉子老老实实地搂着她睡,什么过分的事儿都没做。



    他捏着她的手把玩,把头靠在她的后颈,一声不吭。



    林晚秋也没说话,可不知咋的,就是睡不着。



    “远哥……”林晚秋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嗯……”



    “我们要好好的。”她说。“我们把鸿宁和鸿博培养成人,往后再带两个孩子……不……带三个。



    两个男孩儿一个女孩儿。



    两个哥哥一个妹妹。



    有哥哥照看的妹妹往后不会被欺负,你觉得呢?”



    “好,都听你的。”江鸿远说。“闺女不让她嫁人,她看上谁了咱们就把谁抢回来。不让她去别人家伺候公公婆婆,去哄着小姑妯娌……



    咱们娇养的女儿没道理送别人家给人作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