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碗酒下去,白灵就觉得头昏脑胀,自己的酒量如何白灵是清楚的,北狄儿女,那个不是千杯不醉的主。



    “你这酒……”白灵疑惑地看向江鸿远,眼神迷离。



    江鸿远:“有问题?”问完,他又仰脖灌了一口酒,接着,他屈指一弹,一个漆黑的丸子被他弹入一个火堆中,几乎是眨眼功夫,江鸿远弹了好几个黑丸子进其他的火堆。



    北狄人有个爱好,就是围着火堆喝酒吃肉唱歌跳舞。



    而他弹出去的就是自制的迷药。



    白灵摇摇头,无名喝了酒都没事儿,一定不是酒的问题。



    昏沉中,她看到江鸿远起身朝她走来,还面带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我送你回去找大夫瞧瞧吧。”



    “好……”白灵窃喜,心说这男人果然是怕女人缠。



    江鸿远走进,她忍着头晕,学着大汉女子娇羞地低头,露出一抹雪白的脖颈,眼角的余光瞥见丑汉子朝她的脖颈伸手,白灵的心跳加速,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



    哪知江鸿远的手刀狠狠地砸在她的脖颈上,白灵顿时就晕了过去倒在他身上。



    白灵的人都知道她一直想勾搭江鸿远,此刻隔得远,都以为白灵是故意倒在江鸿远的怀里,遂没过去管。



    江鸿远忍着将白灵扔出去的冲动,一直站着然她靠,等篝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



    若不是身上有伤,他怎么会顾忌这些,他答应过小媳妇要活着回去。



    药效起了,大部分人都倒下了,还有少部分人因为距离火堆远所以受迷药的影响不大。



    江鸿远动了,他抽出白灵腰间的弯刀,若矫健的猎豹,在这些人尚未反应过来之前收割他们的生命。



    月色浓郁,月色下,一蓬蓬的血光挥洒如虹。



    江鸿远只杀了还能行动自如的人,然后就赶紧去搜白灵的帐篷以及白灵亲信的帐篷,他也来不及甄别,只将所有的信件和银钱通通打包带走。



    走之前,他扑灭了篝火,把所有的马匹都解开抽鞭子放了。



    夜狼山,山以狼出名,夜间常有成群结队的野狼出没,远处,隐隐又狼嚎声传来,野兽惧火,营地里点着几堆篝火它们不敢来。



    可现在,篝火熄灭了,又有浓郁的血腥味……



    不愁狼群不来。



    江鸿远一人两骑,策马离开夜狼山。



    身后的狼嚎声渐远,江鸿远的深瞳亮了起来,媳妇,我回来了。



    夜狼山下,狼群循着血腥味而来,它们先是扑向了被江鸿远杀死的人,接着便扑向那些晕过去的人。



    鹤都距离篝火远,他中毒不深,很快就醒来了。



    一醒来,就看到一场野狼的盛宴。



    鹤都大惊失色,他忙朝白灵的方向看去,见白灵孤零零的躺在一旁,三只野狼正向白灵扑去。



    “公主……”



    鹤都拖着还有些软的身体朝白灵撞撞跌跌地跑去,同时,他抄起酒壶朝三只野狼砸去。



    野狼被袭击,自然掉头来攻击他。



    鹤都拔刀力斩三狼,自己也受了伤。



    但他不敢停留,跑去背了白灵就跑。



    这个时候,鹤都庆幸的是狼群正在大快朵颐,他们带来的人够多……狼群暂时不会放下口中的食物去追他。



    最后,鹤都背着白灵藏在一个山洞中,将山洞用石头堵了,这才避过一劫。



    几个时辰后白灵醒来,跟鹤都回到营地一看……满地的白骨……,骨上的肉被狼啃得干干净净的。



    白灵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三佛冒烟:“他骗我!他骗我!他根本就没有失忆!



    龙腾阁……龙腾阁……”



    无名!



    我白灵一定要找到你!



    鹤都道:“公主,我们可以将这个帐算在大周身上,一次为借口发兵,逼迫大周皇帝割地赔款。”



    白灵摇头:“我北狄军虽然强悍,可是乔庆来守西桐城……我们想攻下西桐城本来就难如登天,现在加上龙腾阁站在乔庆身后,我们更撼动不了西桐。



    回去之后……咱们乘机装弱,把西桐这个难啃的骨头让给我的几个好哥哥。”说到最后,白灵的神色变得十分阴狠。



    既然无法拿下西桐,那她就将西桐让出去,用西桐城来消耗她几个哥哥的实力,而她就可以趁着这个机会积蓄实力!



    北狄皇太女,北狄女王……她白灵一定要依次坐上这两个位置。



    江鸿远没有去西桐城。



    他去了西桐旁边儿的一个县城,然后买了两辆马车,找牙行买了两个车夫,其中一辆马车空着,而他乘坐的马车里头让他改成了一张塌,扑上厚厚的褥子,跟车夫说了下一个目的地之后,他就倒在车里呼呼地睡了。



    江鸿宁远绕着弯儿走,去一个城市换两个车夫,然后去了杭城,在杭城买了一大车的特产,自己的伤也在路上养得七七八八了,这才将车夫卖了,另外好好地挑选了两个车夫,身上有功夫,年纪小,一个车夫就花了他一百两银子。



    即便想媳妇想地疼,他也不敢给林晚秋去信或者是直接回家……怕被人盯上。



    靠山村。



    林发才第二天真去江家找林晚秋了,可惜江财说人不在,他不肯走,在人门口闹了起来。



    王通宝就带着人来了:“老林头,江财都说了晚秋不在,你闹啥?你闹了江财能做主?”



    “她那里是不在,她就是在躲着我这个当爹的,让外头的奴才门儿都不让我进!”



    江财拍腿道:“冤枉啊,我那里不让您进去了?我还没来得及说您就在外头要死要活地闹了起来。



    我们太太真不在,您要么改日再来,要么就进来在花厅等着。”



    “老林头,这是江家,不是林家!”



    “就是!”



    “你这见天儿地闹有意思么?”



    “咋没意思呢,总能闹个三瓜两枣!”



    村民们哄笑道,林家在村里已经臭了名声,跟他们没人有好话。



    “我是来关心我闺女的,这也有错!她男人死了,她是寡妇,没个人帮衬,我这当爹的……”



    “放你娘的狗臭屁,你死了江大爷都不会死!



    有出息的男人出门挣钱谁不是三五个月才回来?



    村长家的两兄弟年后还出去了好几个月呢!



    臭不要脸的老东西,没你这样咒人的!”赵二婶儿闻言劈头盖脸就给林发才给骂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