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05章远哥,你要活着回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从茶楼出来,林晚秋就雇车回靠山村。



    从府城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到了靠山村天已经黑透了。



    林晚秋要的就是天黑,她在村口下车,打发走了车夫就往村口那间破屋走去。



    破屋里没人,经历了那场火灾更破败了,不过无所谓,她只是借地方换衣裳卸妆而已。



    恢复原来的打扮,林晚秋就往家走去。



    黑夜,山村静悄悄的,偶尔会有几声狗吠声传来。



    路过一些小院儿的时候,还能听见里面有低低浅浅的说话声,内容无非是柴米油盐或者是谁家的八卦,村里人都怎么过日子,想想其实也挺实在的。



    林晚秋路过老林家还顿足往里撇了撇,黑漆漆的,没有灯光,但却有林金宝的哭声:“我不干,我要去书院!”



    老林头:“金宝乖,咱们就去镇上学堂,镇上学堂离家近,你天天都能回来。”



    “我不去镇上学堂,我就要去县城书院,他们都喊我野种,我不是野种!



    我不是野种!”



    “咱们金宝不是野种,谁说谁烂嘴,金宝啊……不是爷爷不送你去县里书院,实在是县里书院太贵了,爷爷给不起那个钱……”



    “你不是还有个闺女吗,你去管她要!她不给你你就吊死在她门口!”



    林晚秋:……



    她好好地走个路都能听到这些?



    林金宝这孩子让林家人惯成这样了,老林头不是想要个子孙防老么?



    就这种子孙,张口闭口的让他去寻死……能给他养老?



    所以说啊,有些老人老人哭诉儿女不孝……岂知不是自己把儿女惯成白眼儿狼的?



    “金宝,你可别提那个小贱人,江鸿远可不是好惹的,那个人又狠又是个混不吝。”



    “村里人都传他死了,这么久了,谁瞧见他了?



    他肯定是死了!”



    “那不是传言么,万一他没死呢?”



    “他死了!肯定死了,一定是去打猎死在山里了!”



    “他们江家不少人进山去找他都没找到,村里人都说他死了!”



    “反正他死了,你们去把他的房子占了,我要住大房子!”



    “林晚秋不是有钱吗,喊她出钱给我念书,她姓林,以后还要靠我给她撑腰呢!



    要是她不知好歹,看我以后管不管她!”



    “老头子,你明儿就去江家问问吧,金宝说得对,要是没影儿的事儿为啥大家都在传?”



    林晚秋黑了脸,村里竟然在传远哥已经死了。



    到底是村里人自己传的,还是……那些人传的?



    她的脑海中又浮现出出现在西桐的假尸体,背后的人真是够处心积虑了。



    可她想不明便,他们……为什么要造成江鸿远已经死了的假象?



    目的何在?



    至于这会儿在家里毫无顾忌,大声商量咋算计她的林家人在她心里算个屁,他们不管咋算计,都是瞎蹦跶,上吊,她等着!



    林晚秋心里想着事儿,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家门口,她扣住门环敲了几下。



    “谁啊……”很快,门后传来江财的声音。



    “是我,林晚秋。”



    “太太回来了!”江财闻言就变得激动起来。



    “赶紧去给太太烧水……”



    “太太你可用了晚饭?”



    “没有。”



    “那给您煮点儿面成么?”



    “成!”



    “宝儿她娘,顺带煮点儿面!”门还没开,院儿里就忙了起来。



    林晚秋冰冷的心终于有了丝丝暖意。



    “太太,您快进来。”大门开了,江财将林晚秋让了进来。



    “家里可发生了啥事儿?”林晚秋一边儿往内院儿走,一边儿问江财。



    “别的没什么,就是您刚离开之后,村里不知咋的就传说咱们大爷已经没了,传得有鼻子有眼睛的。



    传来几天之后就有人不老实,想占咱们家便宜,不过都被村长给收拾了……”



    “嗯,我知道了,你去打听没有,这话最开始是从谁嘴里传出来的?”



    “打听了,是从朱寡妇嘴里传出来的。”



    “朱寡妇?”林晚秋皱了眉头。



    江财接着道:“是她!朱寡妇这些日子很是添了两件新衣裳,头上戴了银子簪子,手上也多了对银镯子。”



    “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朱寡妇的日子一直过得很穷,虽然以前爱跟村里的男人勾搭,不过就是为了一口吃食。



    现在朱寡妇忽然有钱,谣言还是从她那里传出来的……



    林晚秋先吃了碗面休息了一会儿才泡澡。



    她太累了,直接在浴桶里就睡着了。



    梦里,江鸿远在奔逃,他身后追着无数的黑衣人,最终他们将他重伤并逼落悬崖……



    “远哥!”



    林晚秋猛然惊醒,浴桶的水已经凉了。



    她拍了拍额头,起身擦干净身上的水,穿好睡衣后想了想,便去衣柜找了一件江鸿远的里衣换上。



    他的衣裳大,衣摆差点就能到她的腿弯了。



    把自己裹在他的衣服里,闻着衣衫上淡淡的皂角味道,就像汉子在身边,像汉子抱着她一般。



    只有这样,她才能勉强安心些。



    钻进被窝,林晚秋盯着帐顶,喃喃地道:“远哥……你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回来找我。



    要不然,我就带着你的全部财产改嫁了……”



    夜狼山,这是北狄和大周之间的最后一道屏障,翻过了夜狼山便是塞外,便是北狄的地界儿了。



    白灵一行人在此扎营,熊熊篝火映照着天上的圆月都暗淡了不少。



    江鸿远坐在一块石头上,他曲着一条腿,另外一条腿绷直了随意伸着。



    他的胳膊搁在曲着的腿上,手里拿着一壶酒,一边儿喝一边儿抬头看月亮。



    “无名,能给我喝口酒么?”无名是江鸿远的代号,白灵要给他取名字,江鸿远说他既然忘记了所有,那就干脆叫无名好了。



    白灵从火光中走来,美艳十足。



    一些北狄武士嫉妒甚至是妒恨地看向江鸿远。



    江鸿远看都没看他一眼:“公主怎么能少了酒喝?”



    “可我想喝你手里的酒,怎么,救命恩人这点儿要求你都不满足?”



    江鸿远这才看了她一眼,白灵就笑盈盈地站在他身前,漂亮的眼眸期待地盯着他。



    “男女授受不亲……这酒壶我用过,公主还是去拿个酒碗吧。”江鸿远淡漠地道。但他好歹没拒绝。



    白灵高兴极了,立刻就名人去拿酒碗。



    江鸿远将酒倒进她碗中,白灵冲着他举碗:“来,咱们干杯!”江鸿远没看他,举着酒葫芦就喝了口酒。



    白灵没将江鸿远的冷漠放在心上,明天就能回北狄了,等到了北狄……眼前的男人就再不会恢复记忆,会成为她的驸马,她手中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