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04章刘强的案子结了么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周这么大,你找我我找你的游戏玩儿下去可能两人一辈子都碰不了面。



    他们在靠山村有个家。



    她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家里等他!



    回程,林晚秋谨慎地很,她每到一个地方就会换一个造型,从老头儿到老太她都装扮过。



    杜修竹把林晚秋给跟丢了,或者说他刚在西桐城找到林晚秋的踪迹她就又消失不见了。



    从牧云楼出来,他看着西桐大街上的人来人往,忽然苦笑一声。



    她……



    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一面,能让他堂堂黑鹰所的督主找不到人……



    是真的有本事啊!



    “公子,您身上的伤还没好,还是先回客栈歇着吧。”汤圆儿心疼他们家公子,一身的伤,非得折腾出来,结果呢……连人影都没捞着。



    “去郊外,看完坟再去客栈。”杜修竹摇头,他的脸色很白,这些天的舟马劳顿,让他根本没办法好好养伤。



    汤圆儿急了:“公子……”



    “嗯……不听话……”杜修竹冷了语气。



    “是!”汤圆儿不情愿地应下。



    杜修竹上了马车,一行人出城,先去坟地周围打探的人回来了,凑在马车窗前道:“公子,周遭没有埋伏。”



    “嗯。”杜修竹疲累地应了一声,那人就退下了。



    到了地方,杜修竹下马车去查看,看了一圈儿便自言自语地道:“她已经来过了。”



    坟被翻动过,被翻动的时间很近……她应该是看到了棺材里的尸体,现在看来,她应该已经走了。



    杜修竹看着坟地四周留下的杂乱脚印,这些天没有下雨,脚印被保留了下来,虽说痕迹消散了些,但还能辨识得出来。



    其中有一双小巧的脚印,杜修竹一看就知道是林晚秋的。



    关于她的任何事,杜修竹都是查过的,在潮县……她留下的脚印,他也偷偷摸摸地用手测量过。



    “回客栈。”杜修竹盯着脚印默然地看了半天,便开口道。



    去客栈歇几天,顺便等消息,他又派了一波人沿着怒河寻找江鸿远的尸体。



    死要见尸!



    以江鸿远的身手,只要是没看到尸体,他都不会相信他已经死了,只会当他还活着。



    “是,公子。”



    五天后,杜修竹派去的人回来了。



    “公子,沿途没有任何发现。”



    杜修竹一怔,没有发现……还是没有发现……江鸿远,你就不能好好地去死么?



    希望……你已经死了。



    “嗯,我知道了,盯紧了北狄,盯紧了白灵,有任何情况立刻给我送信!”



    “是,公子。”来人应声退下。



    杜修竹抬头揉了揉眉心,十分疲累地招呼人:“汤圆儿。”



    汤圆儿忙从一侧小跑上来:“公子……奴才在。”



    杜修竹:“备车,我们回去!”



    汤圆儿有些担心,但还是应下了:“是!”



    杜修竹上了马车,他嘱咐了一声:“走慢点儿。”



    “是,奴才知晓了!”汤圆儿闻言大喜,公子不着急赶路就成,这样能走稳当些,公子的伤也能好得快些。



    林晚秋紧赶慢赶,终于在六月初赶到了府城。



    她一刻都没停歇,在府城溜达了一圈儿,发现没贴她的通缉令,然后就写了封信,瞅准一个落单的捕快,就塞给他二两银子,请他将信带给黄仲山。



    捕快当然乐意,不过他前脚拿了信跟林晚秋分开,后脚就将信拆开看了,上头就写着请捕头在茶楼喝茶,连那个茶楼都没写,只有日期和姓名。



    落款是江刘。



    因着码不准这老头跟捕头是不是认识,况且也是拿了人家银子,二两呢!咋滴也得给信送到。



    至于他们家捕头赴约不赴约就不是他的事儿了。



    “头儿,有人托我带给你的信。”捕快将信交给黄仲山。



    黄仲山结过信,他一边儿拆一边儿问:“送信的是什么人?”



    “一个老头儿。”



    黄仲山点点头,表示他知道了,他打开信一看内容,脸色就凝重了起来,两下将信塞进怀里,然后便出门了。



    捕快心道,果然是认识的,还好他没偷懒。



    信是没啥信息,可是那落款的日期是刘强被刺杀那天,落款的姓名又是江刘,那么,信上所指的茶楼……他猜测一定是刘强遇害的那个茶楼。



    不管是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



    黄仲山忙匆匆地赶去,刘强遇害的那个包间已经变成了杂物间,但这个包间的隔壁门开着,里头已经有人等着了。



    是个老头。



    “你是谁?”陌生的老头,黄仲山并不认识。



    林晚秋靠窗站着,听到黄仲山的声音就转过身来,看着他轻声招呼:“黄大哥先将门关上吧。”



    这声音直接把黄仲山给砸晕了。



    “弟……弟妹……”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明明就是个老头啊!



    林晚秋点了点头:“是我,怕人发现,易容了。”



    黄仲山关了门,他缓了半天才道:“怪不得那天你能从牢房里逃出来呢,原来弟妹有这手艺。”



    “雕虫小技而已,没啥事儿瞎琢磨的,没想到真派上用场了。我来找黄大哥就是想问问,刘大哥的案子最后是怎么定的?”



    黄仲山坐下,林晚秋帮他倒茶,自己也端起茶杯喝了口。



    “悬案,凶手没找到结不了,毕竟苦主是兵部尚书,知府大人不敢胡乱结案。



    不过你不必担心,你走之后,知府大人就宣布你无罪释放。



    只是……你还是要小心,刘家人不是好惹的,刘强死了,他们万一迁怒你……你也知道,这些世家迁怒人是不讲道理的。”



    林晚秋道:“依着黄大哥的意思,他们会杀我么?”



    黄仲山摇头:“不会,我也只是猜测,反正你小心些比什么都强。



    弟妹,我冒昧问一句,你当时为啥要逃?



    是怕我护不住你?



    还是怕别的?”



    林晚秋道:“对不住了,给黄大哥添麻烦了,我只是怕我在牢里,家里两个弟弟有危险,毕竟刘大哥一家都没了……我挺害怕的。



    于是就想办法逃了出去,将弟弟们藏起来。



    远哥不在家,我不能冒险,呆在牢里两眼一抹黑……”



    黄仲山点头:“嗯,我能理解。”



    “黄大哥,我先告辞了,过些天再来府城拜访嫂子。刘大哥他们已经回京了吧?”



    黄仲山点头:“对,尚书府的人把他们一家三口给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