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403章等远哥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女人上来就问机密,就算她是江鸿远的老婆又怎么样?谁知道她会不会是被收买的!



    乔羽语气有些重:“你问的都是军中机密,无可奉告!”



    “乔羽!你下去吧。”乔庆皱眉赶人,乔羽急了:“大人……她……”



    乔庆摆摆手:“你出去守着,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我都有分寸!”



    乔羽十分不情愿地抱拳:“属下告退。”



    门重新关上之后,屋里就自剩下乔庆和林晚秋两个人了。



    “我只能告诉弟妹,叛徒死了,死于心疾,我们什么都没问出来。”乔庆道。



    “心疾?”林晚秋声音微挑,她心中有个想法冒了出来:“那人平常可健康?有么有听闻他有过心疾?”



    乔庆摇头:“没听说过,仵作说是突发性心疾。”



    林晚秋继续追问:“他什么时候死的?”



    乔庆道:“半夜子时!”



    让她给猜着了,林晚秋看着乔庆,目光一错不错,似在探究,又是在挣扎着做决定。



    乔庆也没说话,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半响,林晚秋才道:“远哥他……执意要来找您,我信不过您,但我相信远哥。



    我知道一些事儿,可能会对您有帮助。



    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您若是查到了是谁追杀的远哥,请务必告诉我。”



    乔庆点头:“这个没问题,至于别的能不能跟你说……我要到时候看情况,我首先是朝廷的镇边大将……还请弟妹理解。”



    林晚秋点头:“我理解,大人自然是以江山社稷为重,以保护一方百姓安稳为重,我对别的也没兴趣,只想知道谁是仇人罢了。”



    “多谢弟妹理解。”



    “是您胸怀高尚。”



    对于保家卫国的人,林晚秋一向尊重。



    “您听没听过一种毒药,叫梦乡,这种毒药一旦服下,当晚半夜子时会死于心疾。”



    “梦乡?”乔庆惊讶道:“竟有这种毒药?”



    林晚秋:“这种毒药听说十分稀少,配制不易,所以……民间基本是见不着的。”



    “你怎么知道的?”乔庆下意识就问。



    林晚秋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我恰恰知晓,宫里的两位太医出自毒医谷,他们手中有这种毒药,其中一名太医是田贵妃的人,他叫蒋纵亭,一名太医忠于成王,叫谷林。



    这两个人,应该是毒医谷的弃徒。



    我说的这些,您可以派人去查,至于我从何处得知,大人还是别问了,我也有我要保守的秘密。”



    林晚秋的一番话让乔庆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盯着林晚秋久久不语,“你只是靠山村的一名村姑。”



    “我相公是兴隆赌场的大管事,还有兴隆麻将馆的一成股份……兴隆赌场是谁开的想必您心里有数。”林晚秋含糊道,就让乔庆去猜,她这不是谎话,但是很容易让人往大长公主周雅身上想。



    虽说一个区区管事不可能知晓这些辛密,但也不排除有那么一丝丝的机缘巧合。



    再说了,赌场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是很容易得到各方的消息,若是有心,将这些消息整理、分析一番也有可能得到有用的,或者是非同小可的消息。



    乔庆自己想通了,便没再追问。“多谢弟妹提醒,我这就派人跟京城送信。”



    结合京城来的消息,自己的妻子三番五次地被田贵妃宣进宫,刘月忽然被贬斥……乔庆心里已经相信林晚秋的话了,若是牵扯到宫里……那么,就是牵扯到夺嫡!



    虽然田贵妃的儿子周通是太子,但其他几个成年皇子从未放弃过,那个位置,谁都想坐,太子和几个皇子都快争成乌眼鸡了。



    不不管是田贵妃还是成王……夺嫡他不管,但是为了夺嫡就不把江山社稷当回事儿……不把边关将士的性命当回事儿,不把老百姓的性命当回事儿……他乔庆也会给人使绊子!



    若真如林晚秋所说,皇室有梦想这种毒药……不管背后的人是田贵妃……这件事还得再谨慎,夺嫡啊……一旦卷入进去很有可能下场会万劫不复。



    虽说表面上看起来,太子没必要动他们这种镇守边疆的将领,他地位稳固,就会想着平稳上位。



    成王的嫌疑会更大一些,但也不排除太子和田贵妃想嫁祸给成王,然后联手自己灭掉成王。



    可田贵妃这头又三翻番五次地找自己的妻子进宫,还没次都能碰见皇帝,若说这是巧合打死他都不相信,可田贵妃既然在打阿宜的注意,事情早晚都会败露,若是败露,自己必然会与田家为敌……



    乔庆想得头疼。



    “乔大人,我住处的那对夫妇,请您妥善安置,明日我就悄悄地回乡。”



    虽然忽然出现又忽然消失非常奇怪,但她改换过容貌,就不怕会有人查到她身上。



    乔庆忙道:“弟妹休息两日再走吧?”



    林晚秋摇头:“我是偷偷来的,离开久了会被怀疑。”



    乔庆知道林晚秋的难处在哪里,便道:“那行,弟妹放心,这事儿我会安排好的。



    弟妹……我会让人准备些银子给你,以后江家就落在你的肩上了。”乔庆还是不相信江鸿远还活着。



    林晚秋道:“成,您准备给多少银子……就全部投入调查中,我知道调查这件事非常耗费银子,我想……尽快知道我们的仇人是谁。



    乔大人……那天,我刚跟刘大哥一家人吃完饭,没过多久他们就被刺杀了。



    他们被刺杀之后,我便被抓进了府衙的牢中……这条线索也请乔大人别放过,有消息了记得派人通知我一声。



    抓我是谁在后头动的手脚……这个乔大人知晓之后应该可以告诉我吧?”



    不收乔庆的银子,只想借着乔庆的手查一查府衙那里是谁做的手脚,这条线索理出来了,很多事情不不需要乔庆说她也能猜出一二。”



    乔庆应下:“嗯,这件事我会让人去做的,若是查出来我就让人告诉你。”



    第二天,林晚秋易容成送潲水的人从总兵府出去。



    刘强说江鸿远死了,她才出来这一趟,知道墓地里埋着的人不是江鸿远……她的心算是稍微放下了。



    她要回家等着远哥,只要远哥活着,就一定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