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366章老子爱你啊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杜修竹很是过了一会儿才进来,他进来的时候手中提溜着两个酒坛子。



    看来是想一醉方休了。



    林晚秋让人将红泥炉挪开,杜修竹就将酒坛子放在桌子上了。



    他打开一壶酒的泥封,抓着酒坛子就往嘴里灌。



    不少酒从他嘴角流了下来,他抬起袖子胡乱擦了擦,就盯着殿外灰蒙蒙的天,缓缓地道:“我看见他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



    虽然那个时候他还没这么耀眼。



    初见的时候太匆匆……第二次再见,他又比第一次好些,至少衣裳没再有补丁,皮肤也好了很多。



    我一次比一次期待跟他见面,甚至为了能见到他,我让人守着他偶尔会去的地方……



    就是为了能有偶遇的机会。



    就是为了能多看他一眼,跟他说说话。



    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每次跟他见面他都有很大的变化,他总是能给我惊喜,让我觉得,这个人……他的内心很丰富,他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本事,只是暂时没有展现出来而已……”



    杜修竹说着,又灌了很大一口酒,林晚秋静静的听着,她知道,这会儿杜修竹最需要的是听众。



    听杜修竹这意思,秦月峥还没出名,还很落魄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他了。



    这么长时间了……难怪会情根深种。



    杜修竹朝她举了举酒坛子,林晚秋拿茶杯碰了上去。



    “我傻不傻?”他灌了一口酒之后就问林晚秋。



    林晚秋摇头:“这个世界上,有就感情分不出对错,傻不傻、值不值得、这些都没办法衡量。



    喜欢就是喜欢了。



    爱就是爱了。



    说不清,道不明,剪不断,理还乱……”



    “你说得对。”杜修竹接着喝。



    “后来他越来越耀眼,他身边也有了人……可我还是喜欢他啊……忘不掉。



    断不了。



    他不喜欢我。



    他跟我说了。



    说他有心悦的人。



    哈哈哈……可老子他妈的就是喜欢他啊!



    我说……我不求你给我回应,只求你不要把我赶走。



    我可以之做朋友。



    毕竟……我也要成亲,要听家族的安排,我……没有资格肖想他……”



    “他怎么说?”林晚秋问。



    杜修竹垂头:“他什么都没说,就那么走了。我想追上去要答案,可是……又怕他让我滚远些。”



    “姐妹儿,我就是喜欢他!我喜欢他啊!”杜修竹猛然抬头看向林晚秋,他的眼眶红了,右手握着拳头,一下下地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咚咚的。



    “会过去的。”



    “没有什么事儿过不去。”



    “时间会是最好的良药,它会愈合所有的伤口。”



    林晚秋叹了口气,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些话说起来苍白,可是,能怎么办?



    这个坎儿必须得过啊。



    当朋友的劝还是得劝。



    这小子这样……挺让人心疼的。



    林晚秋这颗老母亲的心啊,操碎了都。



    杜修竹抓着酒坛子站了起来,外头的雨下大了,他一头扎进雨里,转身过来冲着林晚秋喊:“林晚秋,我爱他(她)!



    林晚秋,我杜修竹爱他(你)啊!



    我就是爱他(你)!



    就是爱他(你)啊!”



    他死死地盯着林晚秋看,让林晚秋觉得这人是不是把她当成了秦月峥了。



    杜修竹在雨里仰着脖子灌酒,咕嘟咕嘟的,把一坛子酒全灌进了肚子里,然后使劲儿把酒坛子扔了出去。



    酒坛子在墙上炸开,碎屑四溅。



    杜修竹仰头望天,撕心裂肺地大吼:“秦月峥(林晚秋)我爱你!



    我他妈的爱你啊!”



    “咚……”



    吼完了,杜修竹就软到在了地上。



    林晚秋忙撑着伞出去看他,然后吩咐丫头去叫车夫来搀扶他。



    杜修竹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腕,脸蹭了上来:“秦月峥,老子爱你……老子把心都掏给你了……



    你不接……



    心掉了……



    我没有心了……”



    林晚秋:……



    她只得弯腰去扶他,正好,这个时候车夫赶来了,他们三个人把杜修竹搀扶起来弄马车里,林晚秋让车夫赶车来快点。



    在马车里,杜修竹倒是睡着了,这让林晚秋很是松了一口气。



    把杜修竹送到了府上交给管家,林晚秋这才跟丫头回去。



    杜修竹被下人送回房间,管家吩咐人准备热水,姜汤。



    下人们服侍杜修竹换洗,把他扶上床安顿好就都退下了。



    幔帐中,杜修竹睁开了眼。



    那里还有半分醉意。



    他苦笑一声,自己在甘兰寺借酒装疯……可说的都是心里话,这些话再不说……他可能会被逼疯。



    他爱她啊……



    可惜,她的眼里,从来都没有他。



    感觉胸口空荡荡的,疼得很,跟心被挖走了一般。



    “今天的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起。”回去之后,林晚秋嘱咐丫头,杜修竹喜欢男人这件事,她不想从自己身边泄露出去。



    “奴婢谨记。”木豆忙应下,卖身契在林晚秋手里,丫头对她的吩咐不敢有半分违背。



    林晚秋洗了澡换了件衣裳,就让木豆去把小草找来。



    “太太。”



    “这些天有多少画师来报名?”林晚秋问。



    小草道:“有三十五个。”



    林晚秋颔首道:“这样,你吩咐人去通知他们来试试,明天早上通知十人,下午通知十人,后天早上五人,下午十人。”



    十个人,画室坐下。



    “是。”



    “明日一早就让人把画室收拾出来,颜料纸张都按照十人的分量准备……”



    “是。”



    林晚秋将这些事儿安排下去,就去画画。



    可是……提笔却不知道画什么,脑海中都是杜修竹那副失恋后歇斯底里的样子。



    她想起自己答应过给杜修竹画个肖像册,便拿了纸张画笔开动了。



    只寥寥几笔,杜修竹的卡通形象就跃然纸上,想了想他平常烧包的样子,她还给杜修竹添了一对狐狸耳朵,九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



    九尾狐,又长命又骚包,还勾人。



    这样的对修竹没了秦月峥还是很容易再找到下家吧,她想。



    灵感来了挡都挡不住,林晚秋连饭都顾不上吃了,刷刷刷地接连画着,卡通的画了九幅。



    第二天早上她练完功吃完饭,就又给杜修竹画了一幅头像素描。



    完工之后,她将画册装订好,派人送到杜家去。



    希望这份礼物能让他心情好些吧,她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