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349章最不能割舍的人是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鸿远去鸿博的院子,鸿博扎完马步换洗了出来。



    他比林晚秋要早起很多。



    “大哥。”鸿博招呼江鸿远。



    “去你书房说话。”江鸿博脚步不停,直径往江鸿博的书房走去。



    “大哥,有什么事儿么?”鸿博问。



    江鸿远坐下来就道:“你把杜修竹身上受伤的位置简略地画下来。”



    “好。”鸿博立刻去取纸笔,纸是普通的白纸,笔是炭笔,嫂子教过他简笔画,鸿博画起来很快。



    他把正反面和侧面都画了。



    各种伤口的形状也画了出来,就连什么部位有什么样的乌青也画了出来。



    江鸿远看着画沉思。



    “大哥,他身上的伤口很多都不一样,我画不出精髓来,但也知道是不同锐器造成的。”



    江鸿远颔首,他没说话只盯着画看。



    纸上的人在他脑海中活了起来,江鸿远试图还原这些伤口的来历……



    杜修竹被围攻,围攻他的人不下二十人,大多数用刀、少数用剑、还有用铁刺、匕首、鞭、流星锤……飞镖、箭。



    他陷入了一场围攻。



    用什么招式绝地反击导致身上伤口的形成……



    江鸿远似乎看到了一个把自己当成死人的人。



    不管防守,只管攻击,取一条人命,他身上就会添上一道或者几道伤痕……



    杜修竹有武功,而且功夫不低。



    如果他有武功的话,那前世他招揽游侠的行为就更能解释得通了,只靠钱财和施恩,是无法让那些江湖游侠俯首听令的。



    恩威并施……这就解释得通了。



    杜修竹招揽游侠,就说明他现在就拥有势力,只是大小他并不清楚。



    想着小媳妇把他当朋友……



    江鸿远心里不舒服了。



    他觉得杜修竹是个隐患。



    只是小媳妇那里……他要如何说呢?



    有武功,武功不低,还是一个……能对自己狠得下心的人。



    江鸿远满腹心事地回了小院儿,他看到小媳妇在认真蹲马步,就去舞了一套刀法。



    陪着她一起练。



    完事儿之后小媳妇洗漱换衣裳,芙蓉婶儿把早膳给两人端了进来。



    是京酱肉丝面。



    “远哥你有心事?”江鸿远用早膳的时候一言不发,神色也不对。



    江鸿远颔首:“如果我所料不错,杜修竹会武功,我还怀疑……他和漕帮黄帮主一家满门二百多口灭门惨案有关。”



    林晚秋放下筷子,严肃地看他:“有证据吗?”



    江鸿远摇头:“只是觉得太巧合了,你……不相信我?”



    林晚秋瞪了他一眼:“你想什么呢?我怎么会不相信你?”



    接着,她又道:“我也有这样的猜测,只是……毕竟是他的事儿,他不想说就不说。



    远哥,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江鸿远伸手去握她的手:“我清楚,也明白,就是怕……怕他伤着你,或者,他连累你。”



    江鸿远说这个话自己都是不自信的,他自己的事儿还是一团乱麻呢,龙尾山就是悬在他头顶上的一把尖刀。



    说起连累,他更容易连累小媳妇。



    可他……能因为怕连累小媳妇就放手吗?



    明显不能。



    林晚秋笑了:“远哥,未来会怎么样咱们谁都不知道,比方说赵红花,她看起来无害吧?



    没钱,也没能耐。



    可她偏偏就敢陷害我。



    若不是我当时起了疑心跟去看了看她们在搞什么鬼……别的不说,就贵香给我端来的水,远哥你说我是喝还是不喝?



    肯定是要喝的。



    若是喝了会发生什么事了……



    远哥我都不敢想。



    所以,这个人是不是危险的,是不是要对我们不利,跟有没有武功没关系,只跟心有关系。



    远哥,你太紧张了。”



    是啊,他的确太紧张了。



    偏生这个时候他还一点儿松懈的可能都没有,经常会出去办事,每每将小媳妇独自留在家里的时候他都害怕地很。



    事实上清风寨虽然是一步顺手为之的闲棋,但也是一步关键的棋只,用好了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他心里十分清楚,如果自己留在山寨亲自布置一番……效果肯定会比派人去要好得多。



    可他就是牵挂着小媳妇,心急火燎地跑了回来。



    “说起连累……我现在身世有问题,头上还悬着一个田家,搞不好是我连累身边的人,甚至是连累整个靠山村的人。



    可咱们能因为有这样的可能而避开吗?



    就算是我们躲进深山难道就不会面临新的危险和困难吗?



    地震、泥石流、洪水、白灾……



    未来有太多无限的可能……远山哥,咱们担忧不过来,也防备不过来。



    能做的,唯有迎难而上。



    而你,正在努力做准备,做布局,我也想练武功,想变强大,想站在你身边的时候不是你的累赘。



    鸿宁在努力读书,打算科考入仕。



    鸿博在拼命学医……



    我们一家人都在努力……我觉得这就够了,至于结果会是什么,我们到底能不能斗得过未知的危险……只要努力了,就问心无愧。”



    江鸿远绷得太紧了。



    他把所有的责任都扛在自己肩上,他其实很累,但在自己面前,还有两个孩子面前,他都从来不表露。



    所以,他才会害怕杜修竹会伤到自己。



    人绷紧了会出问题的,林晚秋早就想跟他好好聊聊了,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时机,这会儿,既然他提到了杜修竹,她也就顺口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遇事总是躲着是没用的,迎难而上。



    用一句伟人的话概括,就是遇到困难要迎难而上,没有条件创造他条件也要上。



    当然了,如果对手太强大,他们自然要选择避其锋芒,迂回而战,但这并不是逃避。



    江鸿远将林晚秋的手迁到唇边亲了一口:“是我着相了……”



    “远哥你是太紧张了,放松。



    至于杜修竹,我跟他是朋友,也是生意伙伴……若他真的像你说的会对我不利,或者是对我们不利,远哥你该如何便如何。”



    不坑我,我们是朋友,还是好朋友。



    坑我……



    那就不是朋友了。



    林晚秋想了想,还是决定再给江鸿远打一针强心剂:“远哥,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人是你,最不能割舍的人也是你,除了你……这个世间……我什么都能割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