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292章瞒不住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秦月峥一愣,仿佛没遭遇过这样的对待一般。



    也是,人家都是秦大家了,走到哪儿都是被追捧的份儿。



    若是他去别的包厢,说不定包厢里的人早就惊喜交加、痛哭流涕地激动相迎。



    那里像她,上来就是怼。



    秦月峥当然知道林晚秋不是他的拥趸,不过除了上头的人,他从未对平民讲究什么礼仪。



    在他眼中……林晚秋这种妇人,根本就上不得台面,根本就不配让他尊重。



    他虚了虚眼。



    外头的小二也尴尬地不行,客人不能得罪,秦大家也不能得罪。



    “不好意思,我以为杜公子在里面。”他盯着林晚秋,笑容轻佻。



    杜修竹咋就看上了这么个货?



    被他看得不自在的林晚秋暗自吐槽。



    “他没来。”林晚秋冷冷地说,她对这个秦大家一丁点儿好感都没有。



    说完,她起身就走。



    “您……是位姑娘吧,是杜公子什么人?”秦月峥跟着她,接连追问。



    林晚秋没说话,她不想理他,杜修竹喜欢的人又不是她喜欢的人,没必要惯着。



    再说,这人这德行,配不上杜修竹。



    当然了,她也不会去棒打鸳鸯,感情的事儿,如饮水冷暖自知。



    “秦大家……原来你在这里!”



    秦月峥跟着林晚秋下楼,就被一群妇人给瞧见了,转眼,这些女人就追了上来,把秦月峥给围了起来。



    那阵仗,跟现代的追星族没啥区别。



    林晚秋撇了撇嘴,快步离开了戏园子。



    被人群淹没的秦月峥盯着林晚秋的眼渐渐的冷了起来。



    那天晚上,江家树林里,他们对付林夏至的手段,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既没有对林夏至下蛊,又没有做别的事儿,只蒙了眼睛,用了一些小伎俩,就能蛊惑住林夏至的心,以至于她问什么林夏至就答什么。



    而且,那个江鸿远的功夫……并不在他和杜修竹之下。



    那么快就被他发现了不对劲……



    这样的警惕心,还有身手根本就不是一个山野猎户能有的。



    偏生从江鸿远身上查不出任何破绽来。



    可越是没有破绽,问题就越大,只能说明,江鸿远的来历有可能非常的惊人。



    倒是林晚秋……是他疏忽了,这个女人竟然是林健荣的女儿。



    林家……



    皇上一直没将林家杀光,别人道是皇上念旧,可他这种给皇帝卖狗命的人知晓,他们大周的皇帝跟仁慈一点儿边儿都沾染不上。



    他不把林家斩尽杀绝一定是有原因的。



    林家,皇上还有用。



    现在田家也掺和进来了,虽然皇上没命令,但是他们也得暗中调查着,有啥情况还是得往京城报。



    杜修竹没来戏园子,说明……京城那边儿收到消息之后就派人来了。



    江鸿远有秘密,林家有秘密,林晚秋也有秘密。



    这些秘密……他寒星迟早要挖出来。



    杜修竹回到宅子,书房中个,一名老太监笑眯眯地看着从外头进来的他。



    他撩了袍子就跪下了。



    “十一拜见义父。”



    来人是司礼监秉笔太监洪均,也是他杜修竹认的义父。



    杜太师就是死也想不到,他没放在眼中的外室子竟然认了个宦官当义父。



    “你做得很好!”洪均走了过来,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起来吧!没想到田家竟然也把手伸过来了,不过你还是够机灵,知道提前去接触林家那闺女。”



    洪均的眉眼里都是笑,但这笑却让杜修竹心底发寒,冷汗已然打湿了他的脊背。



    “义父千里迢迢赶来……”



    “我来就是要告诉你,看好林家那闺女!不要让田家的人把她给宰了,这边儿有什么动静立刻送信回京城。



    皇上留了林家一脉人,可不是心怀仁慈,林家人还有用。



    咱家……



    这次能不能压姓刘的一头,就看你了。”



    说完,他转身走向窗边,看向窗外:“没想到那些个蠢货竟然拿她换了山猪,否则……



    十一啊,你跟她接触了这么久,有没有可能把她拐走?”



    杜修竹垂眸拱手:“义父,十一试过了,她对那猎户死心塌地。”



    “罢了,既如此,就保持现状吧,我走了!”



    “义父,您一路车马劳顿,还是歇两日再回京吧。”



    洪均摆摆手:“不了,咱家是出门帮皇上办事,特意拐到这儿来见你一面,没时间总耗在这儿。”



    “十一恭送义父。”



    杜修竹弓着身垂头,恭顺地将洪均送走。



    洪均到底是知道了……



    杜修竹的心在颤,他在害怕。



    他后悔,后悔不该……不该忍不住去靠近她。



    寒星回来之后,杜修竹将他叫进了密室。



    密室的门一关上,杜修竹挥拳就揍在寒星的肚子上。



    “寒星,我以为我们是兄弟!”他咬着牙,漂亮的凤眸杀气四溢。



    他的牙咬地咯咯作响,似乎要碎掉了。



    寒星捂着肚子慢慢地站了起来,他笑了笑,抬手擦了擦唇角的血。



    他盯着杜修竹:“正是因为是兄弟,我才用你的名义上报的。



    督主,难道你以为你在这里的一举一动没有被人盯上?”



    “那是我的事!”杜修竹又给了寒星一拳头,寒星疼得卷缩在地,脸上的血色瞬间退干净了。“你不该……不该把她扯进来!”



    他已经在想办法遮掩林晚秋的身份了,失踪的林琴是个很好的替罪羊。



    可是……因为寒星的上报,他的一切计划都泡汤了。



    让洪均盯上了,以后……后果杜修竹简直不敢想。



    除非……除非林家重获圣恩,否则……



    “就算时光倒流,我还是会那么做!”寒星倔强地道。“属下……属下不能让一个罪臣之女毁了督主!”



    他红着眼看向杜修竹:“督主……您不要自欺欺人了,这样才是最好的结果,把什么都弄到明面上来。



    否则,一旦义父发现了你有私心,不管是她还是您……都保不住。”



    不但保不住,还会死得很惨。



    “正好田家掺和了进来,义父要跟刘公公别苗头,就会打压田家,会想办法截了田家的糊。



    只有这样,几方势力互相牵扯,她……才有在缝隙中活命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