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212章啥秘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发才都要气死了,林槐花这个蠢货!



    说啥自己有病!



    村长徐福开口了,林槐花跟林琴吓得跟鬼在撵似的,一溜烟儿就跑不见了。



    林夏至也跑不见了。



    就林发才和许氏顶着村民们的嘲笑非常不甘地往家走。



    一回到老林家,瞧着冷锅冷灶的灶房,林发才气不打一出来,甩手就给了许氏一耳光。



    “没出息的东西,拿盆儿装你也想得出来,这下好了,被人赶出来了,你得意了?”



    明明可以体体面面的坐在席桌上吃饭,结果让这没见识的老娘们儿给搅和了。



    “老头子你不是也是这么想的么?咱们当爹娘的拿点菜咋的了?



    咋就不应该了?



    要怪就得怪老二,那张嘴就知道喷粪,说啥自己有病,她不说有病,林晚秋那死丫头敢赶咱们?



    给她十个胆儿!”



    许氏捂着脸哇哇地哭着,委屈得不行。



    “林槐花,你个死丫头,给老娘滚出来!”许氏大骂,“你给老娘滚,老娘没你这个不要脸的闺女!”



    又是被江鸿远踹,又是被老林头打,她肚子里的邪火发都发不出去。



    自然是不会放过罪魁祸首林槐花的。



    许氏冲进屋里就拽着林槐花的头发往外扯,林琴吓得缩在角落瑟瑟发抖,林槐花尖声道:“娘,你要敢赶我走,我就把那事儿嚷嚷得全村都知道。”



    “好了,别发发疯了,去弄晌午饭去!”这时,林发才的声音从外头传来进来,许氏只好松手,怨毒地看了眼林槐花。



    什么母女情分,早就磨光了。



    “吃啥吃,在江家气还没吃够?”许氏推了一把林发才就回屋了。



    林发才黑着脸站在院子里杵了一会儿,转身就出了院门,他往江家的方向看了看,怨恨地道:“你们此番得意嚣张,要不了多久就该你们哭了。



    到时候,林晚秋,你可别回来求我!”



    扔下这句狠话,老头儿就往村外走去。



    “二姨,你……拿啥拿捏的我奶?”屋里没别人了,林琴就悄悄地问林槐花,她也怕被扔出去,所以很想知道这个秘密。



    “想知道?”林槐花斜了眼儿看她,嘴角勾起,笑得有些渗人。



    林琴拽着衣角,点了点头。



    “拿东西来换。”林槐花盯着林琴,林琴想了想,一咬牙,就成了个怀里拿出一个布包,打开从中挑了一根银簪子递给林槐花,可一个不留神布包却被林槐花劈手夺了过去。



    “你还给我!”林琴急了,扑过去抢,这是她唯一的家当了,就是怕被偷了所以才贴身藏着。



    是她从小攒下的。



    林槐花背过身去背对着她:“还想不想知道这个秘密了,没老林家的把柄小心他们把你卖进窑子。”



    林琴闻言顿时就僵了身子,良久,她才咬牙问道:“啥秘密?”



    林槐花慢条斯理的转身,她查看了一遍林琴的东西,笑道:“没想到你还攒了这么些东西。”



    林琴闭眼吸气,强压着心中怒火和不舍:“赶紧说,啥秘密?”



    林槐花将手中的东西包好放进怀里,然后慢慢地道:“林晚秋是镇国公府的嫡出姑娘,镇国公府犯了事儿,镇国公一脉被皇帝杀光了,她爹是个啥地方的知府,被皇帝流放了,在这之前,她爹将她偷偷送了来,让爹娘代为抚养,当时一起送来的还有一块玉佩和一千两银子。



    玉佩被你娘拿走了,银子被爹花用了。



    咱们老林家的田地和房子都是用那些钱置办的,在这之前,老林家就三间草房,没有田地……”



    原来林晚秋不是亲生的呀,难怪爷奶没拿她当人呢。



    “你咋知道的?”林琴问。



    林槐花用看二傻子的目光看她:“还能咋知道的,自然是偷听的啊。”那个时候她还小,不过却已经记事了。



    林琴:……



    好吧,她傻了。



    说起玉佩,那块玉佩应该很值钱吧,毕竟是啥国公府的人,东西不可能便宜了。



    真是巧了,她正好知道她娘把玉佩藏哪儿的。



    她记得有次她发烧,那个时候她娘还很疼她,把她弄自己屋里贴身照顾,半夜的时候,她瞧见她娘刨墙洞,从墙洞里拿出的包袱里有银子好像隐约还有一块玉。



    “赶紧的找点儿吃的去,老东西扛饿咱们没必要跟着饿。”林槐花道。



    林琴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你不说有病,咱们今天就能吃口好的。”



    林槐花:“你个死妮子敢说老娘,老娘不那么说,咱们根本就挤不进去桌子,要说还是林晚秋太不是东西,一点儿姐妹情分也不讲。”



    “你们本来就不是姐妹。”林琴嘲讽道。



    林槐花道:“这事儿你捂着,这可是拿捏你爷奶的把柄,要是都知道了,咱俩也就完了,肯定被赶出去。



    再说了,这事儿林晚秋不知道。



    其实要说那家也败了,你爷奶根本就不怕,不过呢,他们花干净人家一千两银子,还对人闺女不好,说出去要被人戳脊梁骨是小事,最怕就是江鸿远带着林晚秋来要银子,他们拿啥给?



    你啊,可得把嘴巴闭紧了。”



    林琴点头,表示知道了。



    江家,客人们都坐上了桌,一个个的都忙着吃,满桌子的肉菜啊,分量足,油水足,味道好吃得不得了。



    他们一辈子都不一定能上醉仙楼吃一顿,这回江家请的醉仙楼的厨子……他们可得好好吃一顿,可没下顿了……



    呸呸……不是没下顿,是在吃不上这么好吃的席面了。



    “爹!”大家正吃得热闹的时候,徐德胜带着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