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71章扭转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都想知道林晚秋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几个男人走了出来,高矮胖瘦年纪大小都不一。



    当然,这个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识字就成了。



    这个时候,林晚秋就当众将狐裘翻了一面,露出里子来,接着,她指着领子上的一块儿缝上去的小布条对几人道:“还请几位大哥叔伯帮我念念上头的字。”



    几人凑上去瞧,徐滔拧紧了眉头,感觉越来越不好。



    “晚秋,鸿远。”其中一人念了出来。



    “晚秋,鸿远。”又一人年了都出来。



    接着,剩下的人也念出这几个字来。



    真相顿时大白了。



    怪不得这小媳妇要当众问那两个女人她叫什么名字,她相公叫什么名字呢。



    人家把名字绣在衣服上,你还敢说这狐裘不是人家的?



    “多谢诸位了。”林晚秋跟几人行了一个礼,然后看向徐滔等人:“几位官差,您来判一判,这狐裘是谁的?”



    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徐滔更是脸黑得跟锅底似的。



    他们刚刚才断了这狐裘是这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的,徐滔还打算抓了人家,转眼就被现实打脸了。



    没等他们开口,敬业的围观群众们就嚷嚷开来:“那还用说,肯定是你的呗。”



    “这才叫特征嘛,白算啥特征啊,只要眼睛不瞎不是都能瞅见么?”



    “哎呦,难怪人家不着急,人家自己个儿的东西自己个儿还不清楚。”



    一阵阵议论声响起,林槐花和林琴羞愤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两人顿时就想溜了,奈何人民群众的眼睛雪亮着呢,那里能让她们溜啊,有些男人乘机去抓扯推搡,很是占了一把子便宜。



    林晚秋冷眼瞧着,又提醒徐滔等人:“诸位官差不是说要秉公办理么?怎么,理在她们身上的时候就秉公,理在我身上的时候诸位就不吭声了。



    难道说诸位与我这二姐和这小辈有牵扯不清楚的关系?”



    最后一句话,林晚秋故意吊着嗓子,说得意味深长。



    哼,一个劲儿的给老娘泼脏水,谁不会泼似的。



    她这么一说,围观群众们也非常敬业的指指点点的议论起来,一时间,让旭涛等人很是下不来台。



    “狐裘上既然有你的名字,那自然就是你的,我们镇公所的人自然也会秉公办理,把她们两个抓回去!”徐滔咬牙道。



    他还真是看错了眼前这个小女人,以前的她……懦弱胆小都是装的吧?



    一旦脱离了老林家,她就开始恢复本来面目。



    不过……



    这样的林晚秋,更吸引人。



    早晚他得弄到手。



    真是勾得人心痒痒。



    “晚秋,幺妹儿啊,我可是你姐啊……你可不能这么狠心啊!我这不是稀罕这白狐裘,跟你开个玩笑的么?



    都怪林琴这死丫头,狐裘是她偷的,跟你二姐我没关系啊!



    我真以为狐裘是她的,想帮帮她而已,我这……咋就把自己个儿给混进去了?



    幺妹儿啊……你赶紧跟官差们说说……”



    “二姨……二姨你咋这样,这东西不是你让我拿的么?”林琴这会儿反应过来了,林槐花把事儿都赖在她身上,她也下意识的推卸责任。



    “小姨……这都是二姨让我干的,她说这狐裘是她的,让我帮着给她拿回来……



    小姨你救救我吧,我不要去镇公所,我还没说亲呐……”



    “林琴你放屁,明明是你偷东西,这会子还敢狡辩,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骂完,林槐花就冲过去撕扯扑打林琴。



    狗咬狗,一嘴毛。



    “住手,还有完没完!”徐滔怒吼一声,上去把两人分开,然后他看向林晚秋:“你说,这若是家务事咱们就不管,若不是,她们就得跟我进镇公所!



    一家人的事儿就自己关上门来说,啥事儿都找衙门,衙门还不够闲的!”



    徐滔这么说也是在给林晚秋施压,他把这件事定性为家务事,也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林晚秋笑了:“哟,还真是的,之前要抓我的时候官差大人们咋就没说这是一家子可以关上门说的事儿?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呐……



    这会子说是一家人了,大家伙儿刚刚都瞧见听见的,这两个女人,一个没将我当长辈,一张口就是脏水,骂我勾搭这个勾搭那个。



    我这个二姐也是,一口一个我勾搭人,之前官差要抓我的时候她说啥?



    说让我做人不能太贪心。



    这些我都记得呢。



    大家现在瞧瞧,到底是谁勾搭了谁?



    话我撂下了,事实大家也瞧见了,她们两个,一个是偷了这狐裘,一个是颠倒黑白说这狐裘是她的,还要害我去蹲班房。



    事儿就是这么个事儿,别跟我说一家人,我是老江家的人,跟她们八竿子打不着。



    至于咋处理,是秉公处理,还是徇私枉法,端的就看官差们咋做了。



    反正我们小老百姓胳膊也拧不过大腿,最多也就是各位叔叔婶子,大哥大嫂,小姑娘小小子们茶余饭后议论议论,最多也就是名声臭点儿。



    格外就没啥了!



    讲道理,也不是我得理不饶人,我家也不是啥宽裕了,我男人是个猎户,他专门挑入冬的时候进山打猎就为了给我弄件狐裘。



    他买不起,就自己去打。



    冰天雪地的在深山里呆了大半个月……回来的时候身上有伤不说人还去了半条命……”说到这儿林晚秋就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这话她一半真一半假,纯色的狐裘不便宜,她这是在告诉这些人,这狐裘她买不起,都是她男人用命换来的。



    在博取同情的同时也是避免招来妒忌。



    她来这么一出,果然就博得了大家伙儿的同情,纷纷咒骂林槐花等人不是人,人家男人拿命换来的东西她们想偷就偷,想抢就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