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43章被拒绝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鸿远有自己的道德底线。



    他自认为不是个好人,他也能对人下狠手。



    只是,为了要账而逼人卖儿卖女卖妻卖妹,他宁愿弄死这赌徒。



    “你分了八十多两银子,那人到底欠多少啊?”



    “快两千两了。”江鸿远说。



    那家人为了给儿子还赌债,把田地屋宅铺子抵了不少,家里攒着的金银首饰等等也都拿出来了。



    老两口也是舍不得银子,还想着把家里的媳妇姑娘孙女全弄去抵债,也不想想,这几个人能抵几个银子,他们儿子可是欠了两千两!



    “两千两?”林晚秋倒吸一口凉气,输这么多?



    江鸿远道:“这户人家大大小小也算个地主,只是家里就一个儿子,从小惯大了。



    这小子被人勾着迷上了赌博,把家里的银钱霍霍得差不多了,没钱了就跟赌场借,他也就借了两百两银子,一直还不出来,利滚利的就滚成了两千两。”



    “赌场真是个吃人的地方。”林晚秋说。



    江鸿远道:“谁也没有拿刀逼着他们进去赌,也没人逼着他们借,那些个进赌场的,哪个不是想着以小博大,赢了钱吃香的喝辣的。



    也是太贪心了,也不想想,赌场能让他们赢了钱?



    东家又不是傻子,钱都让人赢走了,他还开个屁的赌场。”



    林晚秋点头认同江鸿远的话,说到底,还是要管住自己。



    “银子你收起来,想干啥就干啥。你那屋我住,你住我这屋。”江鸿远说。



    过两天赌场开门了,他这晚上就回来得晚了。



    太晚就不好打扰小媳妇困觉。



    “放心,老子还能陪你睡两天。”江鸿远又说。



    “好。”林晚秋的眼睛湿润了,汉子有多想跟她一起睡她心里明白,可他就因为怕回来晚了吵着自己,宁愿放弃自己的福利。



    这汉子,人比砂纸糙,心却比针尖细。



    “一会子吃了饭你自己收拾,我带鸿博去找褚老先生说拜师的事儿。”江鸿远又道。



    “嗯,你们忙。”鸿博拜师,这可是大事。



    吃完饭,鸿博高兴的跟着江鸿远赶着骡车出门了,骡车里装着两捆皮子,还有一张虎皮。



    两兄弟先去了皮货行,如同江鸿远所想,这个时节的皮子好,价格也高,主要是冬天了,要做皮袄的人多了起来。



    加虎皮,一共卖了四百二十两银子。主要是虎皮值钱,狼皮要便宜很多,可也架不住狼皮多啊。



    卖完皮子,兄弟两买了点糕点果子,就去了褚老先生家。



    门房听说江鸿远是带着虎骨膏来的,忙帮他们通报,很快就带着两人进去了。



    见面寒暄了两句,江鸿远就将虎骨膏拿了出来,褚老先生一瞧,就笑了起来:“是好东西,不错不错!老陈,去给江兄弟取银子。”



    “不用银子!”江鸿远忙道。



    褚老先生不解的看向江鸿远,江鸿远开门见山的道:“我弟弟喜欢医术药理,想拜您为师。”



    闻言,褚老先生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



    无比紧张期待的江鸿博见状心里就是一个咯噔。



    “我不收徒弟了。”他说。“这虎骨膏是好东西,若是你愿意卖,我给你一百八十两银子,若是不愿意就算了。”



    “那成,虎骨膏就卖给您,不过也用不了一百八十两,您就照着市面儿上的价格给我就是了。”



    人家不愿意,江鸿远也不勉强。



    褚老先生没想到江鸿远这么容易就放弃了,他还以为江鸿远要纠缠几句呢,遂对江鸿远又有了几分好感。



    再看江鸿博,这孩子明明进来的时候一脸期待,现在虽然神色间露出失望,但也没有失态,也是个好的。



    只是,他真的是不想收徒了。



    想着前头三个糟心的徒弟,他看了看自己搭着毯子的腿,眼眸黯淡了下来。



    江鸿博将褚老先生的神色尽收眼底,等从褚老先生家出来,他就跟江鸿远说:“大哥,我觉得褚老先生说起收徒的时候,神色不对,好像很痛心的样子。”



    江鸿远闻言就道:“咱们今天也是来得仓促,我去打听打听,这事儿你也别放在心上,褚老先生不收咱们就找别人先学着。”



    “嗯。”江鸿博应道,他是想学医,但是学医是为了给家里减少负担,而不是给家里增添负担。



    但到底是被拒绝了,褚老先生他们知道,可是太医院出来的,要学医,谁不想跟着医术高明的?



    到家林晚秋知道这事儿之后,就回了为屋,她去闲鱼买了人体构造图、人体解刨图、人体各个脏器详细图解、人体血管儿图、神经图等等,买了一大堆,然后扔到闲鱼作坊复制,再选择手绘效果,字体选择繁体……得到的成品让她非常满意。



    她相信,如果褚老先生是个热爱医学的,一定拒绝不了这一沓图纸!



    等江鸿远打听清楚褚老先生不收徒的原因,她就出马带江鸿博去找褚老先生。



    靠山村。



    徐家。



    徐福瞪大了眼珠子,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啥……五百两银子?”



    徐德胜一脸愁苦的点头:“是啊爹,有人在背后整我,太爷那里要一千两银子才肯把这事儿平下去,那五百两我岳父帮我想办法,这五百两就只能咱们家凑一凑。



    爹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要我当着这个衙役,就有来钱的路子,老二也能在赌场把活儿干稳当了。



    您也知道,不敢是我的活儿还是老二的活儿,都来钱。



    若我这次栽了,老二的活儿必定保不住。



    您这村长的位置也玄乎。”



    可不是咋的!



    所以徐福才愁啊!



    五百两啊!



    自家谋算江家的屋宅还没谋算下来,就先搭上五百两银子,这是要他的命啊!



    况且,他手头也没有这么多的现银啊!



    “爹啊,您能拿出多少来?就当是儿子借的,这事儿不能拖啊,最迟明日就要把银子给太爷送去,毕竟这银子不是太爷那边儿一个人得,还得送去卫所,去堵百户大人的嘴。



    这事儿太大了,把卫所也牵扯进来了。



    死了六个人,这六个人都跟我熟,私下也是给我办事儿的。



    爹,我若是有半点办法,也不会回来找您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