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126章他竟然没问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干啥呢!”林晚秋好不容易把汉子推开,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亲你。”江鸿远得意的道。



    “大白天的,院子门都没关!”万一进来人咋整?老脸都丢尽了!



    (已经进来人了……)



    “那我去把门关上。”行动派的汉子跑去关门,“你的意思是……关上门就可以随便了!”



    林晚秋目瞪口呆!



    这也太不要脸了!



    只是没等她发作,汉子就黑了脸,郁闷的看着在门口杵着的江鸿博和徐婆子。



    徐婆子一副我是过来人,我理解的模样让江鸿远想一脚将她给踹飞了。



    “大哥。”江鸿博也淡然的笑着,仿佛他刚走到门口,并没有听到江鸿远不要脸的话。



    “杵在外头干啥,回来了就进屋。”



    林晚秋:……



    江鸿远,老娘再让你大白天的占便宜就不姓林!



    自觉脸皮不厚的林晚秋转身就回了屋,把门关得严严实实的。



    直到江鸿远敲门:“媳妇,我要走了。”



    汉子杵在门口,把木门挡得严严实实的。



    门里没动静,江鸿远又啪啪敲了起来:“媳妇儿,老子要走了。”



    赶紧开门啊。



    不看看你老子不心安啊。



    当他再拍门的时候,门忽然开了,汉子慌忙收手,妈呀差点就一巴掌扇到小媳妇身上了,这小身板儿可禁不住他一巴掌,吓死了。



    小媳妇气呼呼的瞪着他,啥话也没说,塞给他一团东西“哐当”一声就把门给关了。



    江鸿远抬手揉了揉被撞红的鼻头,讪讪的。



    小媳妇生气了。



    可这会儿家里有人,他又说不出哄人的话来。



    只抱着东西闷闷的转身。



    才走几步就听到身后的开门声,接着便是小媳妇的声音:“注意安全!嘭……”



    江鸿远忍不住咧嘴笑了。



    不小心看到这一幕的江鸿博惊悚了,竟把手中拿着的书卷都吓唬掉了。



    他……是见鬼了么?



    江鸿远赶着骡车走了,他才回过神来。



    汉子走了,林晚秋才发现汉子并没有问她弓弩和匕首的来历,不过她很忙,很快就将这件事抛到一边儿去了。



    她跑到书店去选了十来本字帖,又选了些诗集和画集,花了她一百多两银子。



    不过她不心疼,这些东西扔进闲鱼就可以立刻变现。



    她逛了这么久的闲鱼,发现了,凡是古代书画,只要画工和字迹过得去,卖的价格都老好了!



    几千到几十万几百万的都有。



    当然了,几百万那是人家名家手笔。



    这个时代就没有一个她认识的名家,所以林晚秋就想都不要想了。



    几千一万的她倒是可以想一下。



    哎呦,缺钱啊,给江鸿远买东西,加上买做珠花的原料,买装修铺子的软装饰……她的开销真的是大……



    超大……



    回到家,将这些东西先扔十样进闲鱼先卖着,别的就先放在储物格。



    经过她无数次的买卖,闲鱼终于升级了,不但作坊增加到十个原料格和可选复制的相似度,就连店铺的摊位也增加到十个,储物格亦是增加到十个。



    闲鱼上的鉴定价格在林晚秋的预料之中,字帖基本是一两千块钱一本,不过有一本小的花卉画册竟然给出了两万八千八百八十八的高价,这个就是意外之喜了。



    别看林晚秋这把花了一百多两银子,可架不住她买的数量多啊,这一本画册就能卖如此高价……她的储物空间中还有好多本类似的画册呢!



    林晚秋觉得自己这把要发财!



    要发横财!



    乐死了都。



    美滋滋的跑到店铺里瞧,装修已经差不多了,基本上就这两天就可以验收结账了。



    万事都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林晚秋睡觉都带着笑。



    天天变着花样给兄弟两个弄好吃的。



    被她养猪似的养了两个多月,江鸿宁这小家伙的身材跟吹气球似的鼓胀了起来,成功的变成了白白嫩嫩的小胖砸。



    江鸿博也变得圆润了很多,下巴壳子不再是一低头就能把胸口戳破的锥子了。



    等着把店铺验收了,林晚秋就忙着布置店铺。



    窗帘儿一挂,软装饰一上,整个店铺的感觉瞬间就变得温馨起来。



    林晚秋采用小咖啡厅似的装修,沙发是她在闲鱼上买的,不敢用太现代的款式,是用的中式仿古沙发,里面崩了弹簧,坐起来可比硬板凳舒服。



    货架都是靠着墙的,不多,跟装饰的花卉摆设等物相间摆放。



    林晚秋想卖的东西就不多,她这个店是走精品路线。



    把在闲鱼上复制好的绘本在货架上摆放好,每样货品下都铺着黑色的绒布,将货品衬托得很高级。



    进门的一面墙上她也订了一块黑色的绒布,绒布上挂着一些从闲鱼上买来的水晶饰品等等。



    总之,她这家店,不但卖绘本食谱、绘本启蒙书籍以及绘本儿童故事之外,还卖一些胭脂水粉和跟银楼不同风格的珠宝首饰,小巧的怀表,音乐盒等等。



    胭脂水粉都是那种用掐丝珐琅盒子装的,也是西洋货的风格,很精致,也非常便于携带。



    这些全是她在闲鱼上淘的。



    保质期还算是新鲜。



    她打听清楚了,大周没有禁海运,所以她这些货物的来源是说得通的。



    万事俱备,就差开业了。



    问题来了,开业还需要营业员呢!



    实在不行,只有她自己先抵两天了,赵水生是送来连个小丫头,已经被徐婆子收拾干净了,徐婆子这些天在教导两个小丫头规矩,可两个小丫头不识字,到时候只能让徐婆子先带着在铺子里打杂。



    “太太,开业的时间还是要请风水先生算一算的好。”徐婆子帮林晚秋收拾打扫店铺,见林晚秋在琢磨开业的时间,便提议道。



    林晚秋想想也是,开业嘛,讲究万事顺遂,让人挑个好日子也能讨个好兆头。



    “成,那咱们去找风水先生!”林晚秋跟徐婆子把铺子归置好了,就带着她往城东去了,那边儿有条街满街都是摆摊儿的风水先生。



    久泰书院也在城东,林夏至把林金宝送进去念书,一出来就看到了林晚秋的背影。



    林夏至眼珠子一转,她知道林晚秋跟着江鸿远上县城来住了,可是没打听出来住在啥地方,嘿,没想到就碰上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林夏至悄悄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