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77章周二能上门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我,晚秋,你开门,我有事儿跟你说。”周二能在门外东张西望,生怕被人发现了。



    “有什么话你赶紧说吧,孤男寡女的不好共处一室。”对于周二能……林晚秋心中只有冷意,这个人就是帮着林夏至一起给原主泼脏水,明明是他拉扯的原主,却在林夏至领着人来的时候诬陷是原主勾引他!



    “晚秋,你咋这样呢,我可是为你好,我有要紧事儿要跟你说,赶紧的开门,否则你会后悔的!”周二能有些急了,言语间有些不客气了。



    林晚秋冷笑:“你若不说就别堵在我家门口,你也知道我男人的脾性,若是等他回来知道你一直在我家门口不走……周二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周二能闻言一哆嗦,哎呦喂,他咋就把这茬给忘了,还是莽撞了些,他该等着林晚秋出门的时候再找机会来找她。



    “那我走了,这几天约莫太阳落山的时候我都会去火麻坳晃悠,你瞅着过来一趟,我真有重要的事儿跟你说。



    林家两个老东西要害你,具体的一时半会儿我也说不清楚,你记得来……”



    “好,我明儿夜里来。”林晚秋想了想就道。



    “明儿夜里?”周二能听了就激动起来,若是夜里,那他是不是就……



    是了,这江猎户是啥人,在床榻上必定只顾着自己不知道疼人的家伙,晚秋肯定是受不了他,相比起江猎户,自己可是很温柔的。



    这人啊,得有对比才知道谁好谁赖。



    当初晚秋这丫头要是知道自己要被卖进这个糙汉子家里头,搞不好早就从了他。



    真是可惜啊,这么水灵的一朵子鲜花儿已经被将猎户给受用过了。



    “姐夫……你有难处?”



    正想着呢,林晚秋娇柔的声音就响起了。



    周二能的骨头都酥了。



    “能,能来!”他一咬牙就答应了,“就是会晚些。”他得等那凶婆子睡着了之后才能溜出来。



    “只是你能出来么?”周二能有点儿担心,林夏至这个恶婆娘到底是个女人,夜里没有那么警醒,可是江猎户可不一样,他长年打猎,可警醒得很。



    “他明天有事儿,晚上不回来。”林晚秋扯了个谎。



    这个周二能,若是真有啥事儿,跟自己磨叽这会儿能不说?



    他就是想占便宜!



    她还没找上门帮原主报仇呢,这人就迫不及待的送上门来了,林晚秋岂会有放过的道理?



    没了讨厌的人在门外嗡嗡嗡,林晚秋就泡了一壶花茶坐在阳光下,一边儿喝茶一边儿逛闲鱼,同时把之前买的布匹和棉花放进闲鱼作坊中又做了两床被子,这都要冬天了,越来越冷,鸿博两兄弟要一床,她这边儿也要一床。



    然后又给一家人做了几套衣裳,马甲,护膝等物,林晚秋依旧打算过些日子再拿出来给他们。



    除了衣裳辈子这种大件儿,林晚秋还用剩下的布料做了些袜子帕子和鞋子桌布窗帘等等,反正弄了一大堆。



    “叮咚,作坊可升级,请问是否升级?”



    脑海中响起一道提示音,林晚秋果断选择升级。



    升级之后的作坊原料格增加了五个,还是属于低级作坊,不过除去原料格子多了五个之外还多了一个复制的选项。



    复制?



    林晚秋疑惑着,便决定试试,她想了想,就把一本《论语》放到样品栏中,再将笔墨纸等材料放进去,选择复制一件之后,立刻便又出现了一本论语,笔墨纸瞧着也少了些。



    “除去材料不同的外在因素,复制后的成品和样品的相似度为百分之百。”



    林晚秋迫不及待的把两本书拿出来比较,一看,忽略纸张和墨,其它便是一模一样!



    她高兴疯了!



    哈哈哈哈……



    以后直接靠复制就能挣钱了,不用她一天天的苦逼抄写了!



    “扣除软妹币十块。”



    我擦咧,还花钱啊,早不提醒,复制完了才提醒这不是钓鱼执坑麽?



    (系统:十块钱,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去不了香港也去不了新加坡……)



    林晚秋算了算成本,觉得拿到书店卖还赚得还多,所以心中吐槽一下便开始计划上了。



    她忽然有些后悔先把刘掌柜的东西给交了,要不然直接复制多好啊!



    得,还得写,把给杜修竹的写出来,她用不同的原材料复制几套再去送货!



    林晚秋打定主意,便把这件事情丢开了。



    瞧着天色还早,就将自己屋里和江鸿宁他们屋里的窗帘挂上,又在破烂桌子上铺上桌布,屋子规整得干净整洁,看着就舒服多了。



    她把之前在城里买的两个土陶花瓶拿出来,一个放在两个孩子的屋里,一个放在自己屋里,打算一会儿出去丈量土地的时候顺便采些野雏菊插进去。



    心情舒坦了,林晚秋就拿出书本来抄,因着闲鱼的作坊升级了,她便想着赶紧将书抄出来复制,赚钱这种事儿,得赶早!



    毕竟谁会嫌弃钱多!!!



    能躺在钱堆上睡觉是她上辈子加这辈子的梦想好伐!



    村口,两名衙役和一名文士打扮的中年人从马车上下来,问附近田里的农人:“老汉,这江鸿远家咋走?”



    村里人看见衙役就腿软,一瞧这阵仗差点就跪了下来:“大人,他家在那头……”看来传言是真的了,江老大必定是勾结了土匪,要不然官差咋能找上门来?



    “幺娃,赶紧跑一趟村长家,说村里来了官差,往江猎户家去了!”



    “哎,我这就去爷爷。”



    一个小孩子疯似的往村长家跑去,田间地头的人都放下手中的活计,远远的跟在衙役后头,低声议论着。



    县衙的小吏跟衙役见这帮泥腿子见着自己被吓的脸都白了,心里可舒坦了,瞧瞧,这就是官威!



    他们点了老汉给他们带路,自己上了马车跟在后头。



    随着他们进村,村里可是炸锅了。



    老林家听到消息,可高兴得够呛,忙跟着村里人往江家去了。



    林夏至心道,一定是江鸿远勾结土匪的事儿传了出去,所以衙门来拿人了。



    哼,你个丑汉子敢欺负老娘,等着蹲大狱,等着被砍头吧!



    至于林晚秋那个贱丫头,现在长得那么水灵,卖进窑子里五十两银子应该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