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 > 第39章你就是错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揍他!”



    徐多宝等人把江鸿宁从林金宝身上拽下来,几个孩子对他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给你脸了,还敢回嘴。”



    “揍不死你丫的!”



    “妈的,你嫂子不是卖屁股的你哪儿来的新衣裳穿?”



    “多少年了都没见你穿新衣裳,你嫂子一来你就有新衣裳穿,这钱就是脏钱!”



    “你们娘才是卖的,你们全家都是卖屁股的!”



    江鸿宁抱着头,卷缩在地上回嘴,不管他们怎么骂,就这一句话。



    到最后,他的声音渐渐小了,这帮小子才住手。



    “咱们不会把他打死了吧?”赵三娃有些心虚,虽然以前他们也常揍江鸿宁,抢他的猪草还抢他的野菜,但从来没有下手这么狠过。



    “没死,还有气儿。”钱有根拿手探了探江鸿宁的鼻息,然后眼珠子转了转就道:“那啥林金宝,咱们是帮你才揍他的他有啥事儿可跟咱们没关系!我娘还等着我扫猪圈呢,我走了。”



    “对对,我们是看到这小子揍你才出手的……我也走了,家里活儿多。”赵三娃也撒丫子跑了,心里还是怕把人打个好歹来,到时候江猎户找他们算账。



    赵三娃和钱有根怕江猎户,徐多宝可不怕,他堂哥可是捕快!



    “咱们也走!”徐多宝道。“晚了夫子要打人。”村里就他们两个孩子在隔壁村上私塾,平常都是同路。



    “等等。”林金宝去将江鸿宁一脚踹开,他怀里就掉出来两串钱。



    他伸手去抓,江鸿宁却死死护着前。



    “快来帮忙,这没爹妈的货手劲儿还挺大。”林金宝一吼徐多宝就忙去帮他掰江鸿宁的手。



    “说好了,这钱是咱们俩的!”两人又搜了一遍江鸿宁的身,确定只有这两串钱之后就把钱分了扬长而去。



    虽然少……但在村里,一个铜板都能买一块儿麦芽糖,一串可是有十个铜板呢,大肉包子都能买两个!



    徐多宝笑了:“自然是咱俩的,这个穷鬼哪儿来的钱,说出去旁人都不信。”



    “赶紧走,再不走就迟了!”



    “我的钱……”江鸿宁瞧着两人跑远了,痛苦地嘶吼。



    他鼻青脸肿,嘴角和鼻子都在淌血,浑身疼得厉害。



    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但心里却只有一个念头,嫂子给的钱被抢走了。



    “呦,这孩子咋的了?让人给揍了?”恰巧,一个村民扛着锄头路过,瞧见了忙把锄头放在田埂边儿上,抱着江鸿宁就往他家走。



    “远山家的,快,你小叔子给人揍了!”还没走拢江家大门,这汉子就嚷嚷了起来。



    林晚秋正在屋里抄书,听到动静了就忙放下东西跑了出来,那村汉就将人给抱进了院子。



    “这孩子让人给揍了。”



    “多谢大哥了。”林晚秋扶着江鸿宁,上下打量他,脸色难看得很。



    “那成,我走了,有啥事儿招呼一声。”



    “哎,谢谢您。”江鸿宁这个样子林晚秋也没工夫招呼别人,她只把人给记住了,想着等江鸿远回来再去道谢。



    “嫂子,老三咋的了。”



    听到外头的动静,江鸿博竟然从屋里挣扎着出来了。



    “被人打了,鸿博你快进去,嫂子去请郎中。”林晚秋抱起江鸿宁就往屋里走,“别动!”江鸿宁不好意思,要挣扎着下来,结果被林晚秋一吼就老实了。



    “嫂子不找郎中,我不要姓徐的看。家里有药酒,我擦点大哥的药酒就行了。”



    “你真的没事儿?”林晚秋很严肃的看江鸿宁。



    江鸿宁下来站定,忍着疼走了几步。“嫂子你放心吧,他们打我的时候我抱着头,身子卷着,他们没打到要害。”



    江鸿宁的身上全是脚印儿,胸口倒确实没什么痕迹。



    只是……这孩子知道挨打的时候保护住要害,难道说……



    “他们总是打你?”林晚秋黑着脸盯着他瞧,江鸿博亦是着急的看着他。



    “没……没有……”江鸿宁有些心虚。



    他这个表现林晚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想起自己刚到江家的时候,江鸿宁被徐郎中欺负,讹银钱也是不敢吭声……这孩子是被欺负惯了。



    “你等着!”



    林晚秋去灶房给他倒了些热水,然后拿出一粒洗髓丹来,用刀切成四份,拿出一份混进水里端给江鸿宁:“把水喝了!”



    洗髓丹能让她的病好了,想来也能让江鸿宁的伤好一些。



    总比赤脚郎中开的药强。



    江鸿宁乖乖的喝了水,林晚秋就让他先歇着,然后就去烧水。



    结果她刚烧好水,江鸿宁就去茅房拉去了。



    林晚秋把洗澡水弄好,江鸿宁就扶着墙从茅房出来了。



    浑身那个臭啊……



    “过来洗澡!”林晚秋没好气的招呼他,这小子,在外头被欺负了就忍着,也不回来吭声。



    “嫂子……我自己洗。”见林晚秋杵在哪儿不打算走,江鸿宁踌躇道。



    林晚秋转身就出了门。



    江鸿宁脱光了泡进浴桶中,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只是……



    门忽然就被推开了,林晚秋拿着一套衣裳走了进来。



    江鸿宁下意识的就捂住了小雀雀,林晚秋抽了抽嘴角,这孩子,好像她稀罕看他的豆芽菜一样。



    “这是我给你做的衣裳,洗干净了就换上。”



    “好。”江鸿宁窘迫的答应着。“谢谢嫂子。”



    林晚秋站在浴桶旁一点儿离开的意思都没有:“说,今儿到底什么回事儿,是谁打你,又是为什打你?”



    “嫂子……”江鸿宁局促的垂下头,他不想说。



    也是江鸿宁的脸青一块紫一块,否则这会儿脸一定红透了。



    “老三,告诉嫂子。”躺在床上的江鸿博出声了,声音不大,但却很严肃。



    “大哥不在,嫂子当家,听嫂子的。”江鸿博又补充道。



    “林金宝和徐多宝他们骂嫂子……我气不过就去揍林金宝,然后他们四个就一起打我,最后林金宝还把嫂子给我的买菜的钱给抢走了。”



    江鸿宁越说声音越低,嫂子挣钱不容易,他当时为什么不忍一忍……都是他不好,是他闯的祸。



    “嫂子我错了,以后我不跟他们打架了,那钱我打了猪草卖,卖够了就还给你。”



    “你是错了!”林晚秋的口气不太好,江鸿宁就更加自责了,他的眼泪一滚就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