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正道潜龙 > 第一零五五章 三十多岁的愣头青
下午一点,嘉阳地产办公室内,二胖,陆涛,沈天泽三人正在商量尹秘书昨晚说的事儿时,秘书静涵就急匆匆的走了进来,脸上表情很难看的说道:“沈总,浙J的吴寒来了,中午吃完饭就进财务室了,要查冯经理的账。”

沈天泽一愣后,脸色极为难看的问道:“他带来了多少人?”

“七八个。”

“一块去的财务室吗?”沈天泽又问。

“对!”静涵点头:“这个吴寒态度有点恶劣,说话挺刺耳的,所以冯经理不爱搭理他,就直接下班回家了。”

“妈的,嘉俊怎么整这样一个愣B过来呢。”沈天泽烦躁的骂了一句后,摆手就冲静涵吩咐道:“告诉财务那边,把所有账本都拿出来,让他可劲儿查。”

“明白了。”静涵点了点头,表情略显犹豫的问道:“那您用过去看他一眼吗?”

“看什么,他算什么东西?!”沈天泽阴着脸骂道:“要不是嘉俊给我打电话,说最近他那边的声音比较大,必须得派个人过来走个过场的话,那就像吴寒这样脑袋跟后脚跟连线的人,我他妈连公司大门都不让进。”

静涵很少看见沈天泽发这么大的火儿,所以她也就没敢再劝,只点头说了一句:“行,那我先出去了。”

“恩。”

话音落,静涵迈步就离开了办公室,而二胖则是面露愁容的说道:“骆文涛借着明年省里的项目要搞咱,现在嘉俊又派了这么一个愣头青过来监管……艹他妈的,咱最近诸事不顺啊。”

“因为杨鑫,乔帅他们的事儿,已经耽误我去北J见吴相浩了,而现在咱又知道了老骆要在背后出招,所以我无论如何也得去北J取取经。”沈天泽皱眉吩咐道:“公司的正常运营,还有这个新来的吴寒,和市里的专案组,你俩都要盯好喽,管好喽。”

“明白!”

“知道了。”

二胖和陆涛闻声后点头。

“小吉,给我订今晚去北J的机票。”沈天泽回头喊道:“越快越好,咱俩一起走。”

“妥。”小吉点头起身,迈步就往办公室外面走。

“小泽。”二胖在一旁思考半晌,皱眉就冲沈天泽问道:“晚上你真不准备见这个吴寒了?”

“不见。”沈天泽摆手回了一句。

“毕竟嘉俊那边过来的人,你如果连个面都不漏,那个吴寒晚上不得打电话在嘉俊那儿告你刁状啊?回头再让嘉俊以为,是你对他派人的事儿有情绪,那是不是不太好啊?”二胖考虑全面的劝了一句。

沈天泽闻声后,直接摆手回应道:“我已经够照顾各方的想法了,但他妈谁照顾我的情绪了?!这个吴寒办的事儿就傻B,还以为嘉俊真是让他来监管的,他摆不清楚自己位置,那就别怪我拿他不当人了。”

二胖听到这话,也没有再劝。

“你们接触吧,一会我就走。”沈天泽起身指着办公室旁边的休息室说道:“我去冲个澡。”

话音落,沈天泽迈步就奔着休息室内走去,随即陆涛扭头就看着二胖问道:“晚上怎么安排,谁去招待这个新来的吴寒啊?”

“一起吧,我怕我自己去,喝点酒,再弄出条人命。”二胖十分上火的搓了搓脸蛋子。

“呵呵。”

陆涛闻声一笑,将头靠近二胖小声问了一句:“夹在老骆和小骆之间累不?”

二胖一愣:“累有啥办法?”

“……什么有啥办法?干的舒服就干,不舒服就不干。”陆涛话语简洁的回应道:“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明白!”二胖思考许久后,才点头回应道:“但想不干,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你也在公司这么长时间了,比谁都清楚,我们和浙J已经绑在一块了。咱不论是从经济上,公司持股上,还有业务上相互帮衬,那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你想不干了,得有大契机啊!更何况,除了利益上的捆绑外,嘉俊也帮过咱们不知道多少次。有的时候钱好分,但人情往来不好分啊!”

“我同意你说的契机问题,所以我现在才没有跟小泽提这事儿。”陆涛喝着茶水,非常冷静的冲二胖回应道:“但这个契机要是来了,我不管别人怎么想,可我自己一定会这么劝小泽的。”

“一人有一个想法,这正常。”二胖扭过头,原本想劝陆涛一句,让他少点理性,多点感性,但当他注意到陆涛阴郁的眼神后,就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

晚上九点多钟,沈Y市区某会所门口,陆涛,二胖,张鸿威,孙智等人见到两台公司的奔驰轿车停滞后,就立马下台阶迎了过去。

“咣当。”

领头汽车后座车门被推开,一位身高一米6.8左右,身材壮硕,略有些秃顶的三十岁左右男子,挺着啤酒肚就下了车。

“吴寒先生是吧?”陆涛笑着伸出手掌说道:“我是嘉阳项目部经理,陆涛。”

“我是公司副总经理,郭佑礼。”二胖也伸出了手掌。

吴寒冲二人微微点头示意,用领导口吻说道:“辛苦了,辛苦了。”

“呵呵,不辛苦。”二胖愣了一下后,表情无奈地一笑。

“沈总呢?”吴寒率先迈步往台阶上走去,背手问了一句。

“哦,他出差了,昨天走的。”陆涛顺嘴回应了一句。

“出差?哈哈,我看他是躲着我吧?!”吴寒用前辈的口吻评价道:“这个沈天泽啊,我虽然没见过,但也能感觉到这个人爱折腾,心眼多!”

孙智听到这话,顿时在一旁撇嘴骂道:“这王八蛋谁啊?啥身份啊,说话这么冲?脑袋有病啊?”

“刚刚我在车上听二胖哥说,他好像是嘉阳地产的股东之一,股份是之前董文远吐出来的,然后他在俊哥手里拿的。”张鸿威轻声解释了一句。

话音落,走在旁边的陆涛,突然很好奇的问了一句:“你说吴寒是嘉阳的股东之一?”

“对啊!”张鸿威点头应道:“是二哥说的。”

陆涛听到这话,顿时陷入沉思,半晌后嘴角才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