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 > 第两千七百八十六章 天尊VS神将
    叶辰再出不周山,夜幕已降临。

    月下,大楚皇者的心情,还是极好的,前后两次来不周山,皆有造化,上次得了凤凰花,此次得了帝道神蕴。

    他未再逛游,直奔下界而去。

    比起天地间残存之帝蕴,他更看好五岳与华山的,那里的帝蕴,才是真的多,皆出自道祖,这若能吞了,才是真的逆天。

    自然,也因时间问题,已无太多时间。

    夜里的华山,祥和宁静。

    而夜里的华山之外,却是轰隆声漫天。

    远远,叶辰便瞧见了毁天灭地之景象,虚无电闪雷鸣,苍穹成片成片的崩塌。

    是有人大战,且动静不小,不知多少山岳,被碾的炸碎。

    再看斗战者,竟是修罗天尊与第一神将。

    对此,叶辰并不意外,天清不好战,可天尊却是个不安分的主,恢复了全盛状态,整日都闲的蛋疼,先前拉混沌之体博弈,如今,又找第一神将干架。

    有大战,自有观战者。

    遥望而去,一座座山巅,都杵满了人影,有华山的,亦有四方来客,皆扬着脑袋瓜,看的眸光熠熠,也瞧的神色忌惮。

    “那俩货,真不是一般的猛啊!”

    牛魔王唏嘘,蛟龙王那帮大妖大魔也在,平日都好战,但今日,却都如温顺的小绵羊,同级别同境界,他们差远了。

    他们尴尬,老家伙们也尴尬,如四岳掌教、如昆仑掌教、如各派圣主,都啧舌不断,真要打,他们也差了十条街。

    “不晓得叶辰在此,他仨孰弱孰强。”

    “你这是句废话,荒古圣体霸天绝地,能顶起大帝一掌的。”

    “这倒也是。”

    议论声此起彼伏,看客们不闲着,在观战之时,也不忘把叶辰的光辉事迹,拎出来遛一遛。

    纵观整个天界历史,叶辰绝对是万古无一的存在,谁有他搞的动静大,谁又有他的战绩逆天,一人之力,杀的天庭尸骨成山,天庭巅峰强者近乎全灭,连手持三尊帝器的太公都败了,无人能镇压他,若非有大帝,上仙界多半已被踏平。

    轰!砰!轰!

    世人仰看下,虚无的斗战,越发猛烈。

    一尊神将,一尊天尊;一如仙王,一如魔神,将苍穹分成了两个大界,一方如浩渺仙域,一方如无妄魔土,一次又一次的碰撞,每有碰撞,必有寂灭光晕蔓延,碾的乾坤都崩塌。

    噗!噗!

    斗战动静大,同样也惨烈,血雨如光雨,凌天而下,勾勒出了一副美妙的画面,神将喋血,天尊亦喋血,施的皆是帝道仙法,都有毁天灭地之力,世人仅仅望着,都觉心神震撼。

    叶辰也在看,轻轻的摇着头。

    他的摇头,是对第一神将。

    看得出,神将非天尊对手,全盛状态的修罗天尊,极其的霸道,有稳稳压着神将打的架势,有一种无敌的战意,连他心境都受感染,鲜血忍不住沸腾。

    有那么一瞬,他心神是恍惚的,自天尊的身上,望见了赵云的影子,能与赵云齐肩,修罗天尊的确不是盖的。

    也正是在这一瞬,他灵魂之中,刻下了狂英杰这三个字。

    那是天尊的名,也是人如其名,够狂够霸道,一把神刀破万法,对道的参悟,比想象中更高更玄奥。

    感受最真切的,还是第一神将,真正对上天尊,才知那尊魔神的可怕,平日看起来不靠谱,干起仗来,梦到让人骇然。

    这一点,倒是与叶辰有些想象,不正经时,如一个痞子;正经起来,便如一尊战神了,无敌的战意,已成了某种信念。

    “叶辰的师尊,竟落了下风。”

    世人喃喃自语,至此,都还不知叶辰与神将的关系,依旧把神将,当做叶辰的师尊,能教出叶辰那等妖孽,在与天尊的大战中,竟是不敌修罗天尊的攻伐。

    “搞不好,叶辰会出来找场子。”

    大妖大魔们摸着下巴,又不怎么安分了,颇想看叶辰与天尊干架。

    他俩,不是没打过,昔日受殷明要挟,就曾干过一场。

    奈何,他们那时被堵在南天门,未曾得见,也颇想瞧瞧,是修罗界出来的天尊可怕,还是诸天来的大楚皇者更强。

    叶辰拎了酒壶,神色淡然,修罗天尊虽强,但跟赵云比起来,还是差一丝火候的,天尊战不过赵云,同样战不过他。

    这点信心,他还是有的。

    轰!

    他看时,苍穹又崩塌,波及下方,十几座山岳炸灭。

    至此,大战停歇。

    “吾输了。”

    第一神将说道,难得露了一丝微笑。

    帝尊的神将,不服老不行了,后生真真可畏,叶辰是一尊妖孽,修罗天尊一样是逆天的,如此修为、如此年纪,对道便有这等感悟,让他汗颜,那是一尊货真价实的少年帝级。

    天清收了仙剑,一步步踏下了虚天。

    神将还是输得起的,拼了老命,能见天尊打个半死,但却赢不了他,这场大战,自一开始,他便知有这个结局,天界卧虎藏龙,可怕的老仙尊颇多,吓人的妖孽,也是比比皆是。

    神将下来了,可修罗天尊却未下。

    虚无之上,他一手扯掉了血色外衣,一手拎着神刀,一手拎着酒壶猛灌,一壶酒下肚,随意扔了酒壶,气息霸烈,尽显狂傲不羁,玄奥的道则绕身,融有亢浑的龙吟声。

    世人皆沉默,神色怔怔,那好似真就是一尊魔神,立在时光的长河上,睥睨着天地,傲视着八荒。

    “有如此相公,你这身子骨,撑不撑得住啊!”

    太乙揣着手,侧眸看了一眼月心,干仗猛的人,在床上的功夫,都不会差了。

    月心脸颊一红,狠狠瞪了一眼。

    而太乙,还未等露出猥琐的笑,便被一人踹翻了出去。

    踹他者,自是法.轮王,一脚的力道还贼猛,差点儿把太乙的神位踹出来,若非场面不合时宜,大楚的转世人们,必会把太乙拽走,找个没人的地儿,让他好好瞧瞧,啥叫民风彪悍。

    “莫看了,上来。”

    天尊狠狠扭动着脖子,一话如雷霆,震颤万古仙穹。

    此话,自是对叶辰说,早知叶辰来了。

    “好说。”

    叶辰手中的酒壶,也随意扔了,一步步扶摇直上,通体笼暮着仙辉,如一轮骄阳,神芒万道,照耀这昏黑的夜,也慑的世人的眸,若说天尊是一尊魔神,他便如一尊战神,一条金色的战龙,环绕其身,那是战意外现的一种异象。

    “哇擦,叶辰还真来了。”

    “师尊被人打败,做徒儿的,那得找回场子。”

    “吾未看错的话,已到九重天。”

    “对他之进阶速度,老夫已习惯,是一个开了神级挂的妖孽。”

    叶辰的出现,惹得天地沸腾。

    太多人的眸,都绽放了锃光瓦亮的仙光。

    今夜注定不凡,真要见证一场巅峰大战,修罗天尊与大楚皇者,孰弱孰强,会在他们瞩目下,给出一个结果了。

    “你,希望谁赢。”

    下方,太乙扯了扯月心衣角,一脸笑呵呵的。

    “这.....。”

    月心玉口微张,却是说不出,一个是她的爱人,一个是护她的圣主,乃她平生最重要的两个人,着实让人纠结。

    “小子,你很狂啊!”

    虚天上,叶辰已定身,以混沌鼎化了铁棍,对铁棍哈了一口气,狠狠擦拭着,得擦的亮堂堂的,待会是要见血的,把我家的神将打败了,那我这帝尊轮回身,得找个场子回来。

    “咱就姓狂。”

    天尊耸着肩,还在狠狠扭动着脖子,战意正高昂,似火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