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 > 第两千七百八十五章 小葫芦的秘辛
    “这小葫芦,究竟什么来历。”叶辰擦了眼角鲜血,望向了道祖,并非扯淡,是真心求教。

    紫金小葫芦单个分开,没啥特别的。

    当年,他得第一个紫金小葫芦时,是用来吸收天地灵气的,谁曾想,九个小葫芦合成一个,竟潜藏着如此可怕的力量。

    “那在你看来,它是何等来历。”道祖笑道,轻轻拂了手。

    下一瞬,躲在叶辰体内小界的紫金葫芦,被轻松摄出,大帝之下,无人能从圣体的小界拿出宝贝,但大帝级就例外了。

    小葫芦被取出,便悬在了半空,沐浴着星辉月光,竟也在吸收星辉月光,有奥妙仙气垂落,甚是不凡。

    “不知。”叶辰看了三五瞬,轻轻摇了头。

    道祖悠悠一笑,一指弹开了葫芦塞。

    登时,便见紫金小葫芦的葫芦口,有异彩喷薄,乃是一缕缕气蕴,各色的皆有,不止沧桑古老,还玄奥无穷,静心去聆听,还能得闻缥缈的天音,更有一抹无法掩饰的极道气息。

    “帝蕴?”

    叶辰不由挑了眉,自认得小葫芦喷薄的是啥,可不就是帝道神蕴吗?与其他帝蕴不同的是,小葫芦喷出的帝蕴,并非一种,是很多种,一瞧便知,那是来自不止一尊帝的帝蕴。

    此刻,他方才明白,那股的可怕的力量,出自何处了。

    道祖未言语,又一次微笑,能见他体内,有一缕紫色的神蕴飞出,乃是道祖的帝蕴,如一道神光,徜徉在天地间。

    嗡!

    紫金小葫芦嗡的一颤,葫芦口顿有漩涡呈现,而道祖祭出的那一缕帝蕴,竟被它吞了。

    “能吞帝蕴?”

    叶辰一声惊异,神情颇多怪异,只知小葫芦能吸收天地的灵气,不成想,竟连帝蕴竟也能收,且无人御动,自行吞吸。

    “每一尊大帝葬灭,其生前之帝道气蕴,或多或少都会残存世间,无形亦无相。”道祖悠悠道,“如帝道烙印,那帝道的气蕴,也会伴着无尽岁月,被无限的削弱,但它绝不会消失,而这小葫芦,便是一尊收集帝道气蕴的仙宝。”

    咕咚!

    叶辰暗自吞了口水,如此霸道的能力,它可不就是仙宝吗?

    试想,若将小葫芦摆在星空,自行吸收帝之气蕴,长年累月的收集,那得吞多少啊!那些帝蕴若能收为己用,必能造出无数的强者,帝蕴的威力,他还是知道的。

    “多谢前辈馈赠。”

    叶辰嘿嘿一笑,麻溜收了小葫芦,重新盖上了葫芦塞,就抱在怀里,哈了一口气,用衣袖狠狠擦拭着。

    他这一句话,把道祖给逗乐了,你个小东西,老子说给你了吗?还馈赠,这特么是你偷的吧!咋这般自觉嘞!

    不过,他并未强行夺回。

    或者说,这就是给叶辰准备的,也算变相的帮诸天了,若叶辰能成功闯过混沌海,有这紫金小葫芦,于人界而言,也算是一种造化。

    “不错,真是不错。”

    叶辰还在埋头直笑,一边擦拭着,一边轻轻拔开了葫芦塞,往里瞅了一眼,里面氤氲一片,极道气蕴缭绕,潜藏的帝道力量,颇是庞大,这若放出一片,碾死一尊巅峰准帝境,跟玩儿似的,帝蕴的威力,可不是说说那般简单。

    能收集帝蕴的仙宝,自有它的乾坤。

    其内,刻有帝道仙阵,如聚灵阵一般,不同的是,聚灵阵汇聚的是天地灵力,而这小葫芦内的阵法,吞吸的则是帝蕴,就是不知,紫金小葫芦为嘛一分为九,如今九个合一,才是完整的仙宝,唤醒了帝道仙阵,也唤出了潜藏的帝蕴。

    抱着小葫芦,叶辰那叫一个唏嘘感慨。

    遥想昔年,得小葫芦时,便觉是一场造化,如今得宝,果是不假,一场机缘,纵横前世今生,来是来的迟了些,却恰到好处。

    “还有两日,交代一下后事。”道祖拂了袖,转身消失。

    这句交代后事,颇有深意,进去那混沌海,就未必能活着出来了。

    叶辰倒从容,怀抱着小葫芦,颠颠儿走了,得了一宗仙宝,心情倍儿好,俨然已把道祖绑他的事儿,忘到九霄云外。

    仔细想想,道祖还是很爱他的,知道他偷了长生果树和仙域诸多宝贝,却并未索回,如今又送他仙宝,机缘是一场接着一场啊!

    “哟,被放下来了?”

    正走间,迎面便见太上老君,好好一仙人,到哪都揣着手,看叶辰的眼神儿,有些不怎么正常,不知咋回事儿,总想笑。

    “来老官儿,找地儿聊聊。”

    “今日没空。”

    “哪能啊!有空。”

    叶辰收了小葫芦,一手揽着老君肩膀,也不管老君愿不愿意,便直奔一方而去了,自后看去,那就是哥俩好的桥段。

    啊....!

    很快,一个山旮旯里,便传出一声惨叫,霸气侧漏的,太多未睡醒的人,都被惊醒了,以为谁家杀猪嘞!

    再去看叶辰,就是一道流光了,一路风雷挂闪电,跑的贼快。

    他之后,便是老君,拎着他的白拂尘,一路追一路骂,身形狼狈,头发乱蓬蓬的,两个熊猫眼,颇是板正。

    一瞧便知,被人揍了,而那个人,便是叶辰了,说好的聊聊,进去就打,九重天的荒古圣体,那一巴掌呼过来,不是一般的酸爽,若非有帝器撑着,能给他打成一坨。

    前方,叶辰已出仙域。

    噗!

    待老君追来时,叶辰那厮已不见了身影,这老头儿一口气没喘顺,当场喷了血,好歹是道祖的大徒弟,被人领到山旮旯揍了一顿,没天理啊!

    道祖揉了眉,看的是真真的,帝的面子,也不怎么挂得住了。

    他家的传承,貌似除了混沌体,谁上去都得挨锤。

    这边,叶辰已祭了域门,直奔不周山,两日后将走,找玄帝拜别。

    再来不周山,他就格外勤奋了,手握着小葫芦,一路走一路扫。

    不周山是古天庭大战的一处遗址,曾有帝参战,必有帝之气蕴,难得有这仙宝,不收白不收。

    如他所料,这片禁地中,的确潜藏帝蕴,无形无相,但被紫金小葫芦吞吸时,越能隐约望见,赤橙黄绿青蓝紫,真各色的都有,皆如头发丝,细微不可见,道祖未骗他,无论岁月有多久远,存在便是真,抹不掉冥冥中的气蕴。

    “宝贝,正是宝贝。”

    叶辰笑了,待回了诸天,便将帝蕴分出,人手一丝,诸天战力必增强。

    这般笑着,他直奔深处。

    还是那座山间裂缝,未见玄帝虚影,又猫在了岩壁中。

    He...tui!

    叶辰上前,就来了这么一口,知道我来了,还不出来,找喷。

    玄帝出来了,那张大脸,奇黑奇黑的,每逢见口水,便不自觉的忆起叶辰走时,那一口浓痰,直接喷他嘴里了,至今想起,还有一种干呕的冲动,会是他一生的阴影儿。

    “两日后便走,来道个别。”

    “此一走,怕是再难相见,道友珍重。”

    “切莫想我才好。”

    叶辰一言接一语,说的那叫一个怅然,竭力营造了一种离别的惆怅,看那架势,情到深处了,还准备给玄帝一个拥抱。

    玄帝不语,也是揣着手,斜着俩眼,上下扫量着叶辰,算是看出来了,这货是跑这煽情来了,方才吐了老子一身,如今又来煽情,这特么合适吗?

    “前辈恩情,没齿难忘。”

    玄帝在看,叶辰还在说,演技依旧精湛。

    说着说着,他顺手便拎出了紫金小葫芦,一手握着,绕着玄帝转起了圈儿。

    那动作,就如一个保安,拿着一个扫描仪,上下左右的扫,且很敬业的说,不落下任何一个地方。

    玄帝的脸,瞬时又黑了,看叶辰的眸,都是冒火的,很好的诠释了一句话:整一套一套的,煽情都用上了,收集帝蕴,这才是你的目的吧!

    别说,叶大少就是奔着这个来的。

    玄帝的虚影,自与帝有关联,其身上,没有帝之气蕴才怪。

    事实也正是如此,仔细去凝看,能见一丝玄奥的气蕴,自玄帝身上溢出,被小葫芦收入了其中,但也仅有一丝。

    可叶辰敬业啊!扫描了玄帝虚影,又在这片山间裂缝,一寸寸的扫,力求把残留的帝道气蕴,都被装进小葫芦。

    啊.....!

    蓦的,玄帝虚影一声狼嚎,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本来就有这嗜好,每隔一段时间,便来那么一嗓子,这些时日,还就属这嗓子嚎的响亮。

    去看叶辰,跟没事儿人似的,还在兢兢业业的找帝蕴。

    遗憾的是,除了先前的一丝,再未找到第二丝。

    至此,他才收了小葫芦,又是一脸怅然,又准备煽情了。

    “滚。”玄帝一声大骂。

    “肝火太盛,容易伤身。”

    叶辰语重心长道,拍了拍玄帝肩膀,转身走了,本想问问玄帝,为嘛有事儿没事儿便狼嚎,不过,那貌似已不重要了。

    望着叶辰离去的背影,玄帝不由捂了胸口,着实被某个贱人,气的浑身上下都疼。

    若道祖在此,必定欣慰。

    同属帝道F4,貌似帝尊的轮回身,比玄帝的虚影身,更出类拔萃,也间接的证明,玄帝在某个领域的道行,跟帝尊还差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