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修真 > 仙武帝尊(神武仙踪) > 第一千一十章 恍若隔世的重逢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空深邃,碎星如尘。

    红尘雪拉着红尘来到了恒岳宗,便直奔关押楚灵玉的那座地宫而去。

    红尘一路都在扭动着僵硬的脖子,看着这片恍若仙境的灵山,那一山一木、一殿一阁,是那般的熟悉又陌生,就如红尘雪给他的感觉一样。

    不知何时,他驻足了,任由红尘雪如何去拉,却如何也拉不动了。

    他僵硬的抬首,静静仰望着面前的山峰。

    此山峰秀丽,如玉女般娟秀,在层层云雾的迷蒙之下,给人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玉女峰!

    红尘第一次开口,声音沙哑而沧桑,连他自己都不知,竟会说出这三个字。

    “师尊?”红尘雪试探性的呼喊了一声。

    红尘未曾答话,依旧仰看着玉女峰,似若能看到玉女峰顶伫立的众女。

    “那人,好奇怪。”玉女峰顶,上官寒月等人似也能看到山下仰望的叶辰,纷纷诧异了一声。

    “感觉好熟悉,好似在哪里见过。”

    “真巧,我也是。”

    山下,红尘已经挪动了脚步,但却不是被红尘雪牵着,而是自己在行走,每到一处,都会僵硬的扭动着脖子,看着四方的事物。

    他的怪异,让路过的长老和弟子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更诧异的是,红尘便如一尊雕像伫立在那里了,每每有人路过,他都会用空洞的双眸去看一眼,就如一个傀儡一般,没有情感。

    走了师尊!

    红尘轻语一笑,拉着红尘离开了。

    “把他带来,真的没问题吗?”身后,紫萱现身,看向了一侧的太虚古龙和叶辰。

    “有人在等他。”叶辰笑了笑,“她是一个苦命之人,当是了他一段心愿。”

    “人哪,就是奇怪。”太虚古龙无奈的摇了摇头。

    “叶辰。”玉女峰下,楚灵儿她们下来了,也看了一眼红尘雪他们离开的方向,“那人谁啊!”

    “红尘。”

    “红尘?”众女一愣,似是也听过红尘大名,“他...他不是死了吗?”

    “还活着。”叶辰一笑,扫了一眼众女,“楚萱呢?为何不见她。”

    “她呀,她闭关了。”

    这边,红尘雪已然带着红尘走进了地宫,却是先把红尘放在了门口,独自一人走了进去。

    “师娘。”她笑的嫣然,看着被封在祭坛上的楚灵玉。

    “别这么叫我,不习惯。”楚灵玉美眸开阖,却是笑的有些不怎么自然。

    “在这可枯燥?”红尘雪笑了笑。

    “你说呢?”

    “那莫不如我找个人跟你聊聊天儿?”

    “堂堂人黄圣主,何时也学会俏皮了,我....。”楚灵玉轻语一笑,但话未说完,便卡在了那里,神色怔怔的看着红尘雪那边。

    红尘雪身边多出一个人来了,脸上满是胡茬,浑身都刻着岁月沧桑留下的痕迹,一双眸子漆黑,但却空洞,神色沧桑却也迷茫。

    “你...红...红尘。”楚灵玉娇躯一颤,美眸中的水雾,瞬时化作了泪霜。

    随着那两行泪光划过脸颊,一道神光落在祭坛之上,她的封印被解开了。

    她缓缓站起身,一步步走下祭坛,目不斜视的看着红尘,那灵澈的美眸,被眼泪所迷蒙,红尘的身影,在朦胧中变得异常的清晰。

    “该死的岁月,竟把我的红尘,折磨成如此模样。”楚灵玉泪眼朦胧,颤抖的玉手,不停的抚摸着那张刻满沧桑痕迹的脸庞,久久不肯拿开,生怕这是一场幻梦,也似是要把这张脸庞,一刀一刀的刻在灵魂里。

    “你不老,天不荒。”她轻轻依偎在他的怀里,脸颊贴在了他的胸膛,有那胸膛的温存和心跳,让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逸。

    红尘神色依旧木讷,僵硬的低下头,迷茫的看着依偎在他怀里的楚灵玉。

    一旁,红尘雪轻语一笑,亦是水雾弥漫。

    她未曾上前,如一抹清风,缓缓退去,她的师尊归来,最想见到的人,是他的妻子吧!

    恍若隔世的重逢,最是让人敢动!

    夜里的恒岳,很是平静,有柔和光华萦绕,给这片仙境增添了一分祥和。

    玉女峰上,叶辰静静坐在那里,手里还握着一个酒壶。

    不远处,星辰道身也坐在那里,身侧乃是星月圣女,两人如叶辰一般,默不作声。

    此一幕,看的楚灵儿她们有些错愕,这是怎么了嘛!怎么去了一趟北楚,都跟变了个人似的,一句话都不说,这是怎么个意思。

    “最近一些时日,都待在恒岳宗。”不知过了多久,叶辰才开口了。

    “为...为何?”众女很是疑惑。

    “待在这里便好。”叶辰一笑,对那个白发女子的事丝毫不提。

    那白发女子真是太过强大了,纵观整个大楚,除了红尘,没有人可以制衡她,盖世的王也不行,那神玄烽便是血淋淋的例子。

    大楚虽然统一了,但危机依旧存在,列代诸王随时都有可能报复。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等事最是让人防不胜防。

    夜深了,众女纷纷离去,星辰道身和星月圣女也拜别了,一个蜜月度的稀里糊涂的,接下来便是准备成亲事宜,正如神玄烽那句不知是不是祝福的话语说的那般:天荒地老,矢志不渝。

    叶辰也离开了,望了一眼楚萱闭关的地方,便走下了玉女峰。

    恒岳大殿前,他再次落下。

    红尘雪也在那里,面带微笑的看着恒岳宗最深处了一座宁静竹林。

    叶辰也看了过去,隔着很远,都似是能看到楚灵玉和红尘两人,红尘就一尊雕像一般伫立在那里,纹丝不动,楚灵玉在为他梳理头发,就如一个温柔的妻子。

    “多谢。”红尘雪看的美眸痴醉,蓦的一句话,让叶辰不由得一笑。

    “谢我什么。”

    “谢你把师尊带回来。”红尘雪侧首轻语一笑。

    “巧合而已。”叶辰深吸了一口气,“若非他的妻子在苦苦等他,我们是不会把红尘带回来的。”

    “就算没有师娘等师尊,不是还有我吗?我也在等师尊,你不忍心楚灵玉,就忍心我红尘雪?”

    “你就忽略不计了。”叶辰干咳了一声。

    “你这是什么话。”红尘雪没好气的瞥了叶辰一眼。

    “说正事。”叶辰玩笑之色顿时散去,问道,“北楚那边的事进行的如何了。”

    “如你所想。”红尘雪轻语道,“天庭明面上是统一了大楚,但依旧有那些个势力在暗自对抗,已经不止一次捣乱,期间不乏噬魂王他们的影子,想要彻底让大楚平定,便要荡平列代诸王。”

    “谈何容易啊!”叶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连大楚皇者都寻不到他们的踪迹,更何况是我们。”

    “太古星天正逐步囊括整个大楚,希望能窥看到他们的踪迹。”

    “希望如此。”叶辰淡淡一声,转身离开了。

    再次出现,乃是一座庞大的地宫。

    地宫四周,布满了繁琐的符文,其中还隐藏着诸多恐怖的法阵,皆是不凡,饶是他这个天庭圣主一不留神儿也会被卷进去。

    地宫之中,伫立着两道人影,一是太虚古龙,一是紫萱。

    两人立在一座祭坛前,祭坛之上,交织着符文链条,锁着那个被带回来的紫袍人。

    “可看出什么。”叶辰看了一眼沉睡的紫袍人,便看向了太虚古龙和紫萱。

    “很诡异。”太虚古龙沉吟一声,“根本看不出是何等血脉,也看不出是何等来历,只知他体内潜藏着一股让人厌恶又恐惧的力量。”

    “值得肯定的是,他并非是大楚之人。”紫萱也开口了,“至于来自哪里,不得而知。”

    “没对他用搜魂?”

    “试过。”太虚古龙说着,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灵魂之上,有恐怖封印,贸然对其搜魂,必定触动禁制,他的灵魂,瞬间便会湮灭。”

    “莫不如让夕颜来试试?”叶辰试探性的看着太虚古龙,“她的万花瞳,搜魂正合适。”

    “行不通。”紫萱叹息了一声,“此人先天免疫幻术,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的记忆,也有封印,贸然触动禁制,灵魂一样会崩溃。”

    “两位对那白发女子来历可曾有看法。”叶辰自紫袍人身上收回了目光,看向了两人。

    “她带的白色面具,乃是用修为之力所化。”太虚古龙沉吟了一声,“这点你最清楚,连你的六道仙轮眼都无法看破,她的真容必定不简单。”

    “我有一种熟悉感。”太虚古龙悠悠一声,话语充满了深意,“好似在哪里见过。”

    “我也一样。”紫萱轻语一声。

    “不瞒二位说,我也是这种感觉。”叶辰狠狠吸了一口气。

    “我等更诧异的是另一件事。”太虚古龙和紫萱纷纷看向了叶辰,“红尘与你长得一模一样,与你有诸多相似,神王也与你长得一模一样,还为你当下诛仙绝杀一剑,你有没有想过这是为何。”

    “不知。”叶辰轻轻摇头。

    “你还是对我们有隐瞒。”太虚古龙目不斜视的看着叶辰。

    “我在那个意境中看到了诸天万域,却是一片血淋淋的天地,大帝都战死了,尸骨成山,血流成河,八荒战神背着东凰太心,在末日的夕阳下踉跄前行,要在绝望中,为后世博出一个未来......。”